榭依 作品

第八百九十八章:不速之客

    弟子试炼仍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转眼就到了最后一天的傍晚,昆仑山今天天气大好,晚霞的余晖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映着巍峨高大的雪山反射着璀璨绚烂的光芒,经过七天的激战,习剑坪剩下来的弟子也是各大峰的佼佼者,眼见着今年的角逐即将分出胜负,天澈的心思却完全无法集中,即使不停的有人和他说话,他还是一次又一次担心的凝视着远方。

    唐红袖至今未归,书信也没有传回来,连小倩都起了疑心跑来询问师父的下落,他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安抚过去,心底的担心却如越来越深的漩涡无法平息,不能再这么漫无目的的等下去了,今天弟子试炼结束后,他就必须亲自去一趟敦煌找人,敦煌天高皇帝远,是商路的重要枢纽,一直以来都有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商队往来,再加上时不时会有外敌进犯,师姐虽是昆仑弟子,毕竟孤身一人独臂难支。

    就在他心神不宁之时,萧千夜的声音传入耳畔,天澈下意识的扭头朝他走去,弟子试炼的第一天他矫健如鹰的从几十人的围攻中救下凌波,一剑逼退对手之后就立刻成了最受关注的人,然而第二天他就老老实实的坐在了连震送来的轮椅上任凭云潇嬉皮笑脸推着他在山上到处跑,那样巨大的反差倒是让人忍俊不禁,既然云潇愿意原谅他,自己这个做师兄的也不好多加责备,但现在他竟然是一个人来的,仿佛早就看穿了所有的忧虑开门见山的道:“师兄,现在昆仑山弟子众多,琐事也多,你留在这里,我去敦煌找师姐。”

    “你去?”天澈压低声音,两人一起并肩往人少的地方走去,他拖着下腮不放心的看着萧千夜,打量许久才抿抿嘴回道,“青丘师叔昨天还在问我你的伤是怎么来的,我怕几位师叔知道真相直接把你赶出去,还帮你找了借口忽悠过去,师叔说你全身骨骼松散,五脏六腑皆有受损,尤其是肩骨和胸口被阿潇的火焰洞穿之后,体内阴寒和烈焰之息反复窜动,这会让你元气受损,疲乏无力,这么重的伤你不趁机好好养着,还要跑去敦煌?别到时候师姐没找到又把自己搭进去,最后还不是得我去救你们?”

    萧千夜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解释:“没有那么夸张,我本来就愈合的快,喝了几天药之后就没什么大碍了,敦煌虽然偏远但也不至于冒出来什么凶兽魔物之类的东西,放心吧,我能对付。”

    天澈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反驳:“虽然没有凶兽魔物,但敦煌附近有骁勇的匈奴,还有那些装神弄鬼的波斯传教士,人心复杂,未必好对付。”

    “就是人心复杂才不能让你去。”萧千夜毫不迟疑的接话,无奈的勾了勾嘴角,嘀咕,“我自然不是担心师兄的实力,只是师兄自小生性善良,又常年住在昆仑之巅深入简出,敦煌是个天高皇帝远的法外之地,先不说盘踞在此的雷公默到底是何居心,单是外面那些个悍匪马贼,怕是几句话就能把你骗的团团转了。”

    “你要去,阿潇不得跟着你一起?”天澈还是抬眼瞄了一眼他的神色,这个师弟不仅是昆仑弟子中的佼佼者,更是在他自己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国家经受过长时间军旅生涯,那样刻苦的训练磨练出来的精气神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但显然现在的萧千夜并没有那种感觉,反而是透着一股病气公子哥的气质,让人情不自禁的会质疑他的能力。

    “师兄,我过来就是和你说阿潇的事情。”萧千夜一改刚才笑吟吟的样子,谨慎的扫了一眼四周之后才认真的将天火一事如实相告,天澈失态的往后倒退了几步,简直不敢相信这种天方夜谭般的过往竟然会真的发生在自己身边,半晌,他从震惊中晃过神来,立马追问,“昆吾山不远,御剑过去要不了半天就能到,这么近……阿潇岂不是很危险?”

    “嗯,所以我想借机把她带走。”萧千夜点点头,双目凝重的往昆吾山的方向远眺过去,用力握紧拳头,“她以前是混血之身,属于天火的气息并不明显,但是现在不一样的,我不敢让她留在山上,我要带她走。”

    天澈咽了口沫,略一思忖嘱咐:“也好,你的身手对付几个普通人应该不成问题,等敦煌的事情解决之后,你再找借口带她去中原的其他地方,反正她爱玩,肯定不会拒绝的。”

    萧千夜闭眼叹气,短短几分钟他的内心五味陈杂,帝仲的残影莫名在眼前白驹过隙般闪烁,让他痛苦又愤怒的抬手用力按住了额心,好一会他才将心底翻涌的剧烈情绪强行压制下去,又补充道:“另外飖草也有了线索,谷主已经命令昆仑山鬼到处找寻,想必有了下落之后会告诉你,现在不仅仅是飞垣,还有无数流岛饱受毒 品之灾,要是有所突破,也算是造福百姓的大事,还请师兄多加留心。”

    “好,你们也要小心……”天澈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话音未落就听见云潇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两人立刻收起情绪若无其事的转身,一抬眼,只见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划过一道弧线,精准的砸在了萧千夜的脸上,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东西飞了过来,云潇已经气哼哼的跑到了面前,她竟然还推着轮椅,瞪了一眼萧千夜之后提着衣领一把丢了上去,骂道,“难得我爹从西山墓园过来看我,才说了几句话回头你就不见了,你是怕他训你溜这么快?再这样我干脆打断你的腿,看你还乱不乱跑了!”

    萧千夜笑呵呵的抓着那个砸到自己脸上的靠背,装模作样的道歉,凤九卿一看到他就黑着一张脸,开口闭口都是冷嘲热讽,他自然是要赶紧脱身,免得被他们父女俩抓住肯定得数落半天。

    云潇冷哼着又是一脚踹过去发起了唠叨,他也不还嘴,就眯着眼睛逆来顺受的听着,晚霞慢慢散去之后,天澈嘱咐了两人几句之后就去了习剑坪,云潇推着轮椅退到一边,看着天澈落落大方的走上去主持大局,那样温柔里带着几分严厉的神情,颇有几分掌门师父的神采,不过一会,夜幕无声降临,晴空一轮皓月轻洒着银色的月光,为整个昆仑之巅平添一抹清冷,她的心里涌起了一种微醺的感觉,低下头看着萧千夜,忽然露出了一个简单坦荡的笑容,淡淡回忆着从前:“到最后的决战了呢,想当年那个地方从来都只有你们两个人,我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一边看着好羡慕,我也好想参加……”

    他也在看着云潇,异色的双瞳写满温情,就在他想要伸手将眼前心爱的人揽入怀中之时,倏然一股不合时宜的热浪顺着冷风幽幽吹来,他的瞳孔就在这一瞬间紧锁成一点,赫然映出了天际下流星般坠落的赤色光辉,一个意外的人影带着危险的笑颜,瞬移般出现在两人面前,惊得他从轮椅上一蹦而起,下意识的拉住云潇拽入怀中,严厉的看着来人低喝:“你来干什么?”

    云潇定睛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寒气——冥王煌焰?他怎么会好端端的跑到昆仑山来了?

    煌焰还是一如既往咧着天真的笑脸,只是眼眶深陷,有一抹看不到底的魔气在暗处涌动,他蛮不在意的摆摆手,指向习剑坪好奇的叨叨:“我去找紫苏赔礼道歉,感觉到你们的气息出现在附近,顺路过来打个招呼,那里好热闹呀,我远远看到几个人在比试,有模有样的剑术还挺锋利,有点你当年的感觉了嘛,害得我都跃跃欲试了。”

    不等两人回话,蚩王的声音也是凭空出现,他的脚步略显匆忙,显然是追着煌焰一路到了昆仑山,连忙一把按住了他皮笑肉不笑的解释道:“你少凑热闹欺负小孩子,那是他们门内的弟子试炼,是给入门不满十年的新人相互切磋比试的机会,好取长补短提升自己的修行,你又不是昆仑的弟子,一旁看看就好。”

    “哦。”煌焰眨了眨眼睛,忽然歪着头若有所思的看向云潇说道,“这很简单,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师父了,这样我就有资格参加了吧?”

    “啊?”风冥被他莫名其妙的话惊得呆了一瞬,反应过来的时候煌焰已经认真的对着云潇拱手作揖,云潇躲在萧千夜的身后,坦白说她对这个性格反复无常的冥王有着一种迷样的恐惧,就像一条冰冷的毒蛇吐着毒信子缠住全身,让她窒息到脸色豁然苍白,风冥尴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你要拜她为师?这、这不太好吧……”

    煌焰无所谓的甩开他的手,慢悠悠的转向习剑坪,赤色的神力在掌下汇聚,如一柄火焰的剑,就在他抬脚想走的刹那,云潇低呼一声顾不上内心的惶恐抓住了冥王的手腕,强行镇定的道:“你既然拜我为师,师父说的话你就必须要听,昆仑的弟子试炼是一轮一轮晋级的,到了最后一天大家的体力都会下降,没有你这样临时插入占便宜的,你要真想参加,明年……明年再来!”

    风冥被她逗得差点笑出声,还是立马捂住了嘴。

    煌焰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得她背后发麻冷汗直冒,嘴角挽起了淡淡的笑意:“见过自不量力的,没见过你这么自不量力的,随便喊你一声师父,这么快飘了?”

    他的眼睛宛如魔神附体,让云潇全身一紧下意识的松了手,不等她回神,萧千夜拦住煌焰,淡淡接话:“你要真想参加,我来陪你吧。”

    “哦?”煌焰讥讽的看着他,赤色的剑吞吐着光芒,目光渐渐变得阴鹜邪谲在他身上徘徊许久,“我倒是要看看你现在这幅片体鳞伤的样子,能抗的了我几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