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62章 Chapter62

    深夜未至, 不远处的居民区摇曳着人间烟火,似乎还有极轻的、嘈嘈切切的人声穿过玻璃,漂浮在盛卉耳边。

    一只滚烫的大手抚到她脸上, 轻轻掰过她的下巴,迫使她以一个并不自然的姿势与他接吻。

    男人灵活的舌尖卷入她口腔,在极深处扫荡,肆意点火。

    书桌后面的空间太狭窄, 还摆了一张巨大的旋转椅, 两个人有些站不开。

    只听哗啦一串脆响,实木书桌上的东西忽然被叶舒城扫开,有硬质物体坠落地面, 骨碌碌地滚远, 听得盛卉一颗心仿佛浮上海面,随着波涛剧烈地翻涌起来。

    空荡的桌面自然成了她的“位置”。

    盛卉终于被翻过来, 双手得以搂住他的脖颈, 像在海上抱住了救命的浮木。

    “太冰......”

    她躺了一会儿,忍不住抱怨道。

    “烘一会儿就热了。”

    叶舒城在做那事儿的时候, 比平日里强硬又无情许多。

    “还硌......”盛卉呜咽了两声, 继续抱怨。

    她身子骨柔弱,皮肤又细嫩, 真受不了反复在桌面上摩擦磕碰。

    很久之后才被抱起来, 背都搓红了。

    离开书桌后面的方寸之间, 她挂在叶舒城身上, 眼睁睁看着他走过去把书房的灯给关了。

    她有些紧张地缩进他肩窝:“干嘛?”

    “想被外面看见?”他眼神指向落地窗。

    “外面看不见, 玻璃是特制的。”

    “好。”

    她于神思迷乱间, 错过了男人微微挑眉的动作。

    很快, 盛卉深深懊悔起了自己的多话。

    她看见巷外的柏油马路上, 一辆又一辆车驶过。

    近一些,就在花园门外,三三两两的男女饭后散步,偶尔有人抬头向这边望来,视线似乎扫过她身前的这块玻璃。

    更近的地方......楼下花园里,黄阿姨和孙阿姨正在遛猫聊天。

    明净的玻璃,靠里一侧缓缓漫上一层雾气。

    似是有柔软的东西一下又一下杂乱无章地擦拭,不过片刻,又被白雾覆上。

    太刺激了......

    盛卉披着睡袍被抱出书房的时候,四肢酸软得一点劲儿也提不上。

    只有嘴巴还能叭叭,用媚而嘶哑的声音控诉某人不知羞耻。

    那人浑不在意,步伐甚至更轻快些,温声问她:

    “去你房间洗澡?”

    “嗯。”

    她舒舒服服窝在他怀里,时不时指挥,“抱稳点......衣服给我扯上来点......”

    来到二楼主卧,浴室就在跟前,盛卉依然不想下来:

    “走不动了。”

    他抱她进去,将人放在浴缸,忽然半跪下来,欺身吻住她。

    盛卉瞥见他肩颈处一抹清晰咬痕,有些难耐地别开头:“又干嘛......”

    叶舒城指腹摩挲着她脸侧,低声问:“我今晚睡哪?”

    “你爱睡哪就睡哪,关我什么事......”

    “嗯。”叶舒城微微直起腰,眼眸含笑,“那我就随意了。”

    ......

    直到近凌晨,叶舒城才舍得回到三楼书房,将他的笔记本拿下来。

    顺便处理了一下书房里的某些痕迹。

    他素来注重工作环境的安定和工作态度的专注,这似乎是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躺靠在床上办公。

    身旁的女人睡得不太安稳,时而卷到角落里缩成一团,时而又滚过来找他的手。

    叶舒城有项工作必须在今晚完成,但又不想错过她躺在身边的每一秒钟,最终只能这样折磨他自己。

    他用单手敲了一行字,另一只手被盛卉松松地攥着,一旦他想要抽出,她又会立马收紧。

    时间在静谧的空气中流淌。

    正当叶舒城处理完公事,准备关电脑睡觉的时候,那只攥着他的小手忽然松开,他借着电脑屏幕的微光,撞见她茫然睁开的眼睛。

    叶舒城不禁屏住呼吸。

    又要被赶走了吗。

    盛卉揉揉眼睛:“你干嘛呢?”

    “加班。已经搞定了。”

    她有些不爽地扯过被子,转身背对他:“看电脑不开灯,当心瞎掉。”

    叶舒城:“下次不会了。”

    他缓缓掀开被她扯远的被子,温热的身体探进去,见她反应不大,这才放开手脚,将人捞到怀里。

    男人的身体结构和女人截然不同,盛卉困意正眷,冷不防贴到他热而坚实的肌肉上,微微皱了一下眉。

    “晚安。”

    他的声音像清沉的深潭水,带有显著的男性特征,滑进耳朵里的时候,却能激起一层暖意。

    盛卉的眉心渐渐松开了。

    她在他怀里找到最舒服的地方,枕好,然后懒洋洋地回应道:“晚安~”

    -

    翌日早,小杏房间。

    盛卉和叶舒城一人伺候小杏起床,一人在衣柜前给孩子挑衣服穿。

    小杏坐在床上,抱着玩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盛卉:

    “妈妈,你和爸爸今天又在我房间门口偶遇啦。”

    盛卉:“没错。”

    她挑好小杏今天穿的衣服,放在床边,转身将衣柜复原。

    一边动手,她想起某件事,一边问叶舒城:

    “你朋友的酒会在周五晚上?”

    叶舒城:“嗯,要不要我接你过去?”

    “不用,你也不顺路,到时候酒吧门口见吧。”

    盛卉停下手里的动作,扶着衣柜门,转身看他,故作随意地问,“对了,你那天晚上准备穿什么颜色?”

    这个问题着实把叶舒城问住了。他每天穿的衣服,都是早上临时挑的。

    他以前参加聚会从来没带过女伴,眼下大概明白盛卉的用意,反问她:

    “你穿什么颜色?”

    盛卉瞋他一眼:“明明是我先问的。”

    叶舒城:“那就......蓝色吧。”

    “好。”

    过了一会儿,叶舒城忍着笑,明知故问道:“所以你穿什么颜色?”

    盛卉捏了捏拳,走到他身边,一把将女儿抢过来,麻利地帮小杏穿上衣服,先骂他笨手笨脚,然后再回答:

    “我穿橙色,和你形成鲜明对比,亮瞎你朋友的眼睛。满意了吗?”

    叶舒城扬了扬眉:“满意。”

    小杏自己会穿衣服,却被妈妈折腾地抬手又抬腿,忍不住替爸爸鸣不平:

    “妈妈,为什么你和爸爸说话这么凶,明明对其他人都超级温柔的?”

    盛卉动作一顿,答不上来。

    叶舒城:“因为爸爸在妈妈心里最特别。”

    盛卉:......

    小杏觉得很有道理:“原来是这样!”

    “什么鬼。”

    盛卉吐槽了句,但她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也不想在女儿面前展现过于夜叉的气质,只能悻悻闭了嘴。

    吃过早饭,送小杏上学回来,叶舒城仍坐在餐桌边打电话,操一口流利英语,声音好听得像学生时代早读课前播放的外文广播,低沉有磁性,且催眠。

    盛卉在他身边坐下,没一会儿又被他拉到腿上。

    他最近对她搂搂抱抱得是越发顺手了。

    盛卉生怕被孙阿姨看见,忙不迭挣扎起来。叶舒城打完电话,手机放到桌上,按着她不让她乱动。

    “有话和你说。”

    他将她抱远些,免得蹭到某个不经蹭的部位。

    盛卉脸微红:“非要这样说?”

    叶舒城:“嗯。”

    他大概很清楚自己长得好看的优势,一双深邃眼睛近距离注视她,因为她坐在他身上的缘故,他的视线需要微微仰视。盛卉很快就放弃挣扎,左手绕到他肩后扶着,顶着一张发烫的俏脸,声音软了几分:

    “有什么事?”

    叶舒城低声说:“我想让我的父母见小杏一面,希望你能同意。”

    他不再像昨晚那样委婉含蓄,而是向她直接提出了自己的需求。

    盛卉垂了垂眼,双颊的热度稍稍降下去:“哦。”

    叶舒城静看着她,眼神笔直而真诚,喉间缓慢向下滚动,仿佛等待神祇审判的信徒。

    没过多久,盛卉抬起眼,轻描淡写道:“行啊。”

    她第一反应是想拒绝的,仿佛习惯成自然。

    但是转念一想,让叶舒城的父母见一见小杏,于她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损失。

    她脑海中构思出那个祖孙相见的画面,奇迹般的,竟不觉得抵触。

    察觉到搂在她腰上的手收紧了些,热度也有些上窜,盛卉不自在地扭了扭屁股,强调道:

    “记住你妈妈上次来找我的时候说的话。”

    “知道。”男人眼底的笑意渐渐藏不住。

    曾经她不愿意让小杏和他的家人见面,叶舒城能理解,因为他的家人于她而言全是陌生人,甚至是有可能打扰到她正常生活的陌生人。

    但是,现在她不那么排斥了,是不是说明,他这个纽带在其中发挥出了作用,他的家人在她眼里,已经不是全然的陌生人了。

    盛卉那只落在他肩头的手,手指百无聊赖地拎了拎他的肩角,然后问他:

    “什么时候?”

    叶舒城:“还没定。”

    盛卉:“要不就今天?”

    叶舒城:“你今晚不是要加班么?”

    盛卉点头:“是。我觉得我不在比较好。”

    叶舒城不解:“怎么会?

    “就今天吧。”盛卉决定。

    她信任他的人品,早已经愿意把小杏单独交给他,同时,她个人不是很想面对那个场面。那会让她感觉很奇怪。

    况且,他的父母应该也会因为她在场而产生顾虑。

    叶舒城想了想:“好。你别担心,我不会把小杏带走,会让我爸妈来这里见她。”

    盛卉有些诧异。既然她同意让叶舒城的父母和孩子见面,就无所谓见面地点在哪,而现在叶舒城让老人到她家来,她反而有点担心顾夕的身体。

    盛卉踟蹰了一会儿,最终没说什么,而是提起另一个细节:

    “小杏今天穿得......比较朋克,上衣还印着骷髅头什么的,老人可能不喜欢,你下午接她回家的时候,可以给她换一套学院风小裙子。”

    叶舒城眨了眨眼:“好。”

    气氛安静片刻,叶舒城毫无征兆地突然抱紧怀中娇躯,盛卉一不小心就扑到了他身上。

    她心跳忽地加快,双手抵在他肩上,含羞带怒地瞪他。

    男人直视她的眼睛,薄唇轻启,音色低如混响:

    “盛卉,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话音落地,盛卉陡然睁大眼:“你......你胡说什么!”

    她用尽最大力气推开他,一屁股从他身上跳下来。

    男人仍坐在原地,茶棕色眼睛淡定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那视线好像x光,照在盛卉身上,几乎能穿透她的外衣和皮肉,让她浑身都不舒坦。

    “人可以自信,但不能自恋。”

    盛卉丢下这句,自觉很有道理,然后快步走向客厅,拿走电脑包,匆匆遽遽地出门上班去了。

    叶舒城笑着拿起桌上的凉白开喝了口。

    或许是他的错觉,竟觉得这杯好像是糖水。

    等她的车开出大门,车尾气都看不见,他才慢悠悠地离开别墅,坐上了自己的轿车。

    -

    傍晚,周园别苑。

    偌大的花园,南侧,靠近红豆杉墙的地方立着一架秋千。

    此时,秋千上正坐着两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一边闲谈,一边照看园子里玩耍的孩子们。

    叶舒城抬手看了眼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

    叶聿洲的心情比他还紧张:“我和哲希要不要先躲一躲?万一爸知道了我和妈都帮着你瞒他,可能会更生气。”

    叶舒城:“哥,你觉得他今天来这里见到小杏之后,回想那天饭桌上的情景,会猜不到你和老妈的情况?”

    叶聿洲:“说的也是。”

    老爸只是人耿直了些,情商不至于低到被他们当猴耍的程度。

    兄弟俩心思各异,坐在秋千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花园草地上,两个小朋友开着玩具车碾来碾去,脑袋里几乎没有一点儿烦恼。

    不对,准确的说,是正在开挖掘机的那个没有一点烦恼。

    轮到小杏开挖掘机了,哲希虽然很不舍得,但他是哥哥,不好霸占妹妹的玩具车,只能忍痛爬下驾驶座,把挖掘机还给妹妹开。

    小杏开挖掘机的技术比他高超,工程车也能开出跑车那种速度,哲希跟在她身后跑,渐渐被她拉开距离。

    小杏转头看见哥哥没跟上,连忙踩下刹车等他。

    哲希呼哧呼哧地跑过来,撑着腿喘气:

    “呼.......为什么挖掘机没有两个座位呀,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开了。”

    小杏:“因为它不是用来载人的吧。”

    哲希喘匀了气,站直身子,看见自己左手扶着挖掘机结实的铲斗,突然心生一计:

    “小杏,你说这个铲子可以铲起多重的人来着?”

    小杏想了想:“好像可以铲起大班的哥哥姐姐呢。”

    哲希眼前一亮:“我才中班,要不我坐在铲斗里面,你把我铲起来看看?”

    小杏:???

    哲希感觉自己简直聪明绝顶:“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开了!”

    小杏喃喃道:“可是,爸爸说过,挖掘机不可以铲人的。”

    哲希干脆演示给她看,大着胆子一屁股坐进铲斗里,位置大小刚刚好:

    “我自己坐进去的,又不是你铲的。好了,你只要不要把铲斗升得太高就行,咱们在草地上开,摔到草地上也不疼。”

    小杏看到哲希稳稳坐进了铲斗里,她尝试性地将铲斗升高一些,铲斗牢牢地兜着哲希上升,一点也不晃,看起来非常安全。

    两个小朋友兴奋疯了,忍不住一起尖叫起来。

    哲希叫了一声,突然朝小杏挥手:

    “小点声,别被大人听到了!”

    要是被大人发现,肯定不允许他们这样玩。

    小杏连忙捂住嘴,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爸爸和伯伯。

    他俩不知道在聊什么,暂时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

    “哥,你坐稳了没?坐稳我就开啦。”

    叶哲希拿手指抵了抵额头,然后酷酷地松开:“坐稳了,快给我冲!”

    “冲!”

    小杏又将铲斗升高了一些,带着斗子里的哥哥朝着远离大人的方向高速开了出去。

    此时的提花巷口。

    夕阳笼罩之下,街区内外人来人往,喧杂热闹,充满了浓浓的生活气息。

    顾夕让司机把车开走,她自己领着老头子往巷子深处走。

    一边走,她一边摸了摸口袋里的速效救心丸,温声对丈夫说:

    “那家店就开在这里面,走两步就到了。”

    叶正钦四下张望几眼,有点质疑妻子那所谓的顶级私房菜馆是否配得上“顶级”二字。

    “聿洲和舒城他们都到了?”

    “是呀是呀。”顾夕挽着他继续往里走。

    约莫四五分钟后,两位老人停在一扇巨大奢华的铁艺大门前。

    叶正钦满脸震惊,难以置信在这深深巷里之中竟然隐藏着这样一幢豪宅。

    然后,他就听到一串压抑的稚嫩笑声,混杂着奇怪的机器声音,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快速袭来。

    ......

    只听“嘶”的一声响,临到门前,一辆通体澄黄的小型工程车倏地刹停在他们面前。

    叶正钦瞪大了眼,他身旁的顾夕也被吓得猛然松开挽着老公的手。

    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好端端的别墅花园里会开出来一辆挖掘机?

    准确的说,是挖人机?

    “那个......咳咳。”

    叶正钦话都说不利索了,“装在挖掘机铲斗里的,该不会是我的乖孙......”

    话音未落,哲希扒着铲斗边沿冒出头,激动地朝爷爷奶奶招手:

    “爷爷奶奶!我被挖掘机铲起来啦,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