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70章 Chapter70

    “我不。”

    盛卉下意识拒绝,“知道变态还让人看?要看你自己看,我留在这里陪小杏。”

    说完,她三两步离开男人身前,跑到架子鼓后边,为女儿制造的狂野音乐拍手打节拍。

    收到妈妈的鼓励,小杏敲鼓敲得更起劲了,分贝之大令人脑壳随之震颤,盛卉怕她把自己的耳膜震坏,伸出双手轻轻捂住小杏耳朵,而她自己强忍着噪音,低头对小杏摆出口型“敲得漂亮”。

    片刻之后,她耳边忽然堵上来什么软软的东西。

    是一副头戴式耳机,小杏头上很快也挂了一副,耳罩大小与她的小脑瓜不太合适,看起来有些滑稽。

    为了让娃娃玩得尽兴,一家人都戴上了保护措施。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听不见对方说话声,对话全靠观察口型。

    盛卉:“你要不要制止一下她?”

    叶舒城:“你说什么?要不你给我发微信?”

    盛卉:“你让我制止她?我不干,坏事你来做。”

    叶舒城:“我真听不见,不如出去说?”

    小杏:“爸爸妈妈,我敲的怎么样呀?”

    盛卉:“宝宝是不是累了?”

    叶舒城:“宝宝不想玩了吗?差不多该洗澡澡了。”

    小杏:“我”

    她的两个鼓槌还握在手里,身体却突然凌空,被爸爸抱得高高的,再也敲不到她的架子鼓了。

    离开房间,三人纷纷摘下耳机,回到有声的世界。

    小杏一脸意犹未尽,盛卉和叶舒城装作看不见,正在讨论今晚在哪里就寝。

    盛家离这里太远,盛卉有些犯懒,叶舒城提议今晚就不回去了,她表示赞同。

    七点多钟,伺候小杏洗了澡,一家人坐在客厅沙发上投影看动物世界纪录片。

    小杏抬起头,往左边看一眼正在按手机回复消息的妈妈,再往右边看一眼噼里啪啦敲键盘的爸爸,她有些不满意,于是大声提出自己的要求:

    “今天晚上,我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睡觉吗?”

    盛卉想了想:“可以呀,宝宝和妈妈睡吧。”

    小杏第一次来这里,让她一个人睡一间空荡荡的房间,肯定会害怕。

    小杏摇头:“我想要和爸爸、妈妈,三个人一起睡。”

    盛卉瞥向叶舒城,听见后者应道:“当然没问题,可是爸爸妈妈还没有洗澡,宝宝要不要先睡?”

    小杏:“我等你们洗澡!”

    说完就催促他俩去洗澡。

    叶舒城进衣帽间,问盛卉需不需要睡衣。

    盛卉才不想穿男人的衣服,自己买了新的,刚刚洗过烘过。

    两人同时洗澡,盛卉在主卧浴室,洗得慢,叶舒城吹完头发出来,她那边的水声还没停。

    他是第一次和小杏躺在一张床上睡觉。

    宝宝很自然地滚到他怀里,和他咬耳朵,声音轻得像柳絮飘:

    “爸爸,你要加油。”

    叶舒城一愣:“什么?”

    小杏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搬到妈妈房间里面之后,就不要再搬出来了。”

    她虽然年纪小,懂的事情不多,但是看问题很透彻——爸爸妈妈只要睡在一个屋子里头,那就是感情好的象征。

    叶舒城弯了弯眼角,被她逗乐,又有些心疼:

    “好的,爸爸一定加油。”

    等盛卉包着头发走出浴室,小杏窝在叶舒城怀里,已经昏昏欲睡。

    她躺到孩子身旁,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叶舒城干脆把她也揽进怀里。他手臂够长,抱她们一大一小刚刚好。

    盛卉扶了扶头上的浴巾,有点囧,捱到小杏睡着,立刻爬起来吹头发。

    之后是平淡的加班时间。盛卉用书房,叶舒城用客厅,互不打扰。

    直到夜渐深,盛卉离开书房,想倒点苏打水喝,经过客厅,看到叶舒城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听电话。他戴着耳机,完全没注意到她的脚步声。

    等盛卉倒完了水,手里捏着两颗圣女果,溜达回去,他还杵在那儿一动不动,时不时说两句话,语气很随意,电话那头应该是熟悉的下属。

    叶舒城洗完澡后穿t恤配棉质长裤,宽松的衣着掩不住健壮又漂亮的肩线,落地窗外,城市浩渺的霓虹与烟火映衬在身前,就连t恤也能穿出内敛藏锋的矜贵气质。

    盛卉在他身后停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自己只洗两颗圣女果,会不会有点少。

    叶舒城挂断电话,转身回到充当书桌的吧台,抬起眼睛,正好撞上盛卉的视线。

    她手里端一盘水果拼盘,盘子底端将将碰上他的桌面,却在触及他目光的那一刻,飞快将盘子重新拿起来。

    “拿累了,歇歇手。”

    盛卉嘴硬道,“可以分你两块。”

    男人脸上戴了银丝眼镜,眸光敛在镜片后面,神态沉稳,斯文至极。

    盘子里只放了一柄叉子,盛卉故作自如地叉起一块猕猴桃送入口中,叉子刚放下,就被身前走过来的男人拿起,也叉一块猕猴桃,张嘴吃掉。

    盛卉想到一个词:衣冠禽兽。

    叶舒城静静扫描她眼睛,勾唇:“你肯定又在心里骂我变态。”

    “差不多。”

    她退开一些,想到前几天问他有没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他说没有,那时候她就不信。

    是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更何况,她今天在他家溜达了几圈,还有所发现:“书房旁边那个房间里面是不是锁了你的小秘密?”

    所有房间门都大敞着,就一间门紧闭,还打不开,想不好奇都难。

    叶舒城笑:“其实你还是想看。”

    更变态的事情。

    “也没有很变态。”他补充道,“普普通通,一般变态。”

    盛卉被他逗得有点乐,心跳也有点快。

    男人转身向书房方向走去,她站在原地,深吸了几口气,猫步跟上。

    紧闭的房门安有指纹锁,叶舒城把手放上去,轻而易举打开了门。

    房间内的灯光应声亮起。

    “这里原来是影音室。”叶舒城率先走进去,“我不怎么看电影电视,就把原来的设备拆了,放点别的东西。”

    盛卉慢吞吞地探头进去,忽然对上一张极其熟悉的脸,吓得心口猛蹦一下,瞳孔紧缩。

    是她自己的脸。

    远山眉,柳叶眼,鼻梁高挺,唇珠丰满,即便是静态的画像,依然可窥见明艳与生动。

    一晃眼过去,全是她的画像,挂满整面墙,还有画架上的,摆满了整个屋子,少说也有三十来张。

    盛卉心跳快得将要跃出胸口。

    和数不清的自己打照面,其中某些“她们”的眼神甚至异常灵动,这让她感到荒谬,甚至有些恐惧。

    不等她问,身旁的男人便低声娓娓道来:

    “刚开始的时候,既想找你,又怕忘了你的样子,就去找了几个画像师,通过描述,把你的样子画下来。后来收到了几幅画,感觉只有皮相相似,神态还差得很远,所以我就自己去学,每天除了上班,剩下的时间就在画画。”

    “准确的说,是画你。”

    盛卉忍不住缩了缩脖颈,颈后汗毛直立。她不知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只能讪讪道:

    “哪些是你画的?”

    叶舒城指了指画架上的,还有墙上的:“大部分都是。”

    “你”她的语言系统似乎混乱了,被无数个二十二岁的自己围观着,她感到窒息,半天才抿出几个字,“太变态了”

    叶舒城:“抱歉,没想到会吓到你。”

    盛卉咬紧了唇,脸色缓慢恢复过来,突然想到什么,猛然间抬起双手捂住胸口:

    “没画别的吧?”

    她知道他记忆力超群,能把人脸画得那么传神,其他地方肯定也

    叶舒城失笑:“当然没有。”

    盛卉想了想,姓叶的虽然变态,但是道德约束感很高,应该做不出伤风败俗的事。

    望见她渐渐平静下来的眼神,叶舒城忽地叹一口气:

    “如果真的画了其他地方,那这五年肯定睡不了一个整觉。”

    顿了几秒,盛卉才听明白他在说什么,双颊霎时飞红:

    “不说骚话会死嘛!”

    “大概会。”

    她见他单手取下眼镜,随意丢在一旁,就知道他说完了骚话,准备不让她说话了。

    盛卉“唔”了几声,接吻越久,身体抖得越厉害,逼着他想要离开这个房间。

    “那去哪里?”

    “卧室”

    “小杏在睡觉。”

    “其他卧室,或者客厅。”

    “客厅不错。”男人哼笑,“卉卉好像很喜欢在落地窗前面做。”

    盛卉气得咬他:“哪也不去!”

    画室里只有一张灰蓝色的雪茄椅。

    灯光熄灭,封闭的房间没有窗,伸手不见五指。

    恍惚中,盛卉似乎能看到好几张自己的脸在眼前摇晃。

    她面朝男人坐着,双腿不太自然地屈起,一次次被抛入云端,心底深处有一块地方,却在缓慢向下塌陷。

    这份感情对她而言有些太沉重了。

    无法回应,甚至想要逃避。

    也许某一天突然就适应了。她这样劝慰自己。

    -

    晨间,盛卉在陌生的床上醒来,身上套着陌生的,属于男性的衣服。

    她想起自己只临时买了一套睡裙,昨晚上弄得一塌糊涂。

    最后是她主动向他要了一件衣服穿,总不能不穿,孩子还在床上呢。

    可恶啊。一世英名毁于纵|欲过度。

    盛卉洗漱完出来,热腾腾的早餐已经摆在桌面,都是她和小杏爱吃的。

    她来不及夸男人贤惠,就看见丢在垃圾桶里的几个包装袋。

    “早饭都要点外卖啊?”

    盛卉吐槽道,“小杏爸爸,你该不会一点菜都不会做?”

    叶舒城背对着她热豆浆的身影微微一僵。

    他从微波炉里把豆浆拿出来,试了试温度。

    那动作仿佛在向她展示——我会用微波炉。

    盛卉扯了扯唇,接过豆浆,喝一口,温度倒是刚刚好。

    吃过早饭,因为去幼儿园路程远,不到七点,他们就一起出发了。

    叶舒城开车,先送盛卉到公司,她估计是全楼层第一个上班的。

    再送小杏去幼儿园,七点半到校,刚刚好。

    在小二班教室门口和女儿挥手告别,叶舒城信步往外走,在楼道里遇上了他老哥叶聿洲。

    距离他们上班的时间还早,兄弟俩边走边聊,步伐十分缓慢。

    叶舒城有喜事和哥哥分享:“昨天我问盛卉,小杏过生日,可不可以邀请你和爸妈参加,盛卉同意了。”

    叶聿洲:“我早知道了。”

    叶舒城:?

    叶舒城:“怎么会?”

    叶聿洲:“妈和我说的。她最近经常和盛卉聊天,估计早就问过了。”

    叶舒城:

    所以,也没有人告诉他。

    白高兴了,被当成傻子耍。

    叶聿洲看弟弟的脸色沉了沉,似是有些郁闷,连忙转移话题:

    “你说我给小杏准备什么礼物好?”

    “都行。她什么都喜欢。”顿了顿,补充道,“别送虫子。”

    叶聿洲:“好吧。那你呢,你准备什么了?”

    叶舒城被他问得有些懵,以为他指的是给小杏的礼物:

    “买了一些她喜欢的小动物,还有各式各样的玩具。”

    他给小杏买的东西太多,几乎每一天都在送,若论哪个是生日礼物,确实没有太突出的。

    叶聿洲:“不是,我问你作为主人家,给客人准备了什么没有?”

    叶舒城更懵了。

    叶聿洲:“你作为小杏的亲爸,到时候总得烧两个菜吧?哲希过生日的时候,八成的菜都是我做的。”

    看见老弟那茫然的目光,叶聿洲大为震惊:

    “你出国读了那么多年书,不至于连饭都不会做吧?”

    世上竟有男人不会做饭?

    叶舒城从老哥眼里读懂了一句□□裸的嘲讽。

    他正准备清一清嗓掩饰尴尬,身旁,小柯妈妈柯露忽然凑过来,和他俩打了声招呼。

    叶聿洲正好问她:“小柯妈妈,你老公会做饭吗?小柯过生日的时候他有什么表现没有?”

    柯露笑起来:“他呀,不太会做饭。但他给孩子们烘焙了小饼干,还当场表演咖啡拉花呢。”

    柯露身边还有姚嘉,她也兴冲冲地回答了叶聿洲的问题:

    “我老公工作忙,孩子生日差点没赶上,但我们聚餐那天吃的龙虾,是他去国外钓来,又去后厨亲手焗的。”

    叶舒城:?

    经常听其他家长说,姚嘉老公只顾着赚钱,不太体贴作为家庭主妇的老婆,没想到,这样的男人,竟也掌握了一门贤惠才艺?

    四人分散后,叶家兄弟俩又并肩走了几步路。

    叶舒城全程沉吟思索,不知道在想啥。

    叶聿洲不愧是当老师的,找到机会就要指点老弟:

    “小杏过生日,名义上是孩子们的聚会,实际上,也是爸爸妈妈展示的舞台。”

    “小卉提供了聚会场地,展示了财力;到时候还要做饭做蛋糕,展示厨艺,你呢?你作为孩子爸爸,不能什么也不干,到时候尽丢我们叶家男人的脸呀。”

    叶舒城:

    “哥,我已经在努力想办法了。”

    他嘴上这么回应,心里又腹诽了一句——

    你想说我是软饭男就直说,没必要这样阴阳怪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