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71章 Chapter71

    盛卉今天下班迟,带着乔黛一起回了家,晚上两人还要加班开小会。

    乔黛跟在盛卉身后踏进周园别苑,用余光饱览花园和洋房的奢华。惊叹之余,想到自己现在成了领导的私人助理,以后肯定还有参观的机会,这才收回乱看的视线,快步赶到盛卉身侧。

    开门进入玄关,小杏听见声音,抱着球跑出来迎接。

    “妈妈回来啦。”她看见乔黛,礼貌地问好,“小乔阿姨晚上好。”

    盛卉从鞋柜里拎一双新拖鞋出来,放在乔黛面前。

    小杏看拖鞋放得有点歪,于是蹲下来,把两只鞋子摆摆整齐。

    乔黛的脚就这么停在半空中,直到盛卉走出几步远,回头不解地看她,她才把脚穿进拖鞋里,一脸幸福,都不敢用力踩。

    客厅西侧便是厨房,除了忙碌的孙阿姨之外,磨砂玻璃推拉门上还印出了另一道高大的人影。

    盛卉拉开门进去,乔黛也跟着。

    厨房很大,站四个人完全不拥挤。孙姨正在切菜,同时腌着生食的虾蟹,观察着焖锅和汤锅,分身乏术。

    至于厨房另一侧的某位男士,刚刚慢条斯理地冲干净切菜板和锅铲,仔细盯着灶台开了火,放油,然后把玻璃容器里的东西倒进去翻炒,每一个动作都非常温和缓慢,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盛卉感到新奇:“怎么突然进厨房了?”

    叶舒城一边谨慎地操控着锅铲,一边回答:“想学做几道菜。”

    盛卉笑起来,伸手拎了拎他的围裙:“孙阿姨老忙了,可没时间指导你。你自己千万小心点,别把我的厨房炸咯。”

    厨房里油烟重,但叶舒城依然闻到了盛卉身上一股浓郁的酒精味道。

    “今天去了酒厂?”

    “是呀。之后几天都要去,很忙。”她凑近了围观他在做什么,“西红柿炒蛋?”

    叶舒城:“是,从最简单的开始。”

    盛卉看他切的西红柿,一块块的工整板正,还挺像回事。

    她退出厨房,准备上楼换身衣服,见乔黛东瞧西看的,一脸新奇,便问她会不会做饭,乔黛说会,盛卉于是对她笑笑说:

    “那你可以指点他一下。”

    说完她便走了,留乔黛傻站在原地,呆愣愣地想:

    让我指点谁?叶总吗?

    我哪敢呀——

    她心里正犯着怵,眼睛往前一瞟,瞅见叶舒城拿起流理台上的一个搪瓷碗,将碗里金黄色的液体一股脑儿倒入锅中。

    “等一下!”

    乔黛大惊失色,两步赶到叶舒城身边,瞪着眼说,“西红柿和生鸡蛋不可以一起炒”

    叶舒城举着锅铲,目光下移,眼睁睁看着落入锅中的蛋液变得稀碎,和半熟的西红柿黏糊地搅和在了一起,固液态不分,毫无造型可言。

    乔黛:“”

    西红柿和鸡蛋要分别炒熟了才能一起下锅,这难道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吗?

    事已至此,叶大厨只能破罐子破摔,继续翻搅锅里那红黄相间的菜肴,由于不知道鸡蛋熟没熟,怕小朋友吃了拉肚子,他搅了很久很久,直到鸡蛋的颜色被西红柿汁水完全掩盖,只剩下一坨红通通烂糟糟的糊状物,才终于舍得关火,出锅。

    乔黛站在他身旁,吓得不敢喘气。

    叶舒城瞥她一眼,叹气道:“抱歉。”

    大约十分钟后,最后一道菜——孙阿姨煲的鲍鱼鸡汤新鲜出炉,晚饭正式拉开序幕。

    五人围坐餐桌边,四女一男。

    盛卉并没有饭前擦嘴的习惯,但她今天吃饭前,抽了一张纸巾捂在嘴巴前面,肩膀颤抖了一会儿,把嘴擦得光可鉴人,这才开始吃饭。

    秉持着节约粮食的好习惯,叶大厨的佳作也上桌了,摆在离小杏最远的地方。

    盛卉带头舀了一勺,扮进饭里,吃起来虽然过于烂糟,没有实物的感觉,但是至少还有西红柿的味儿,盐巴味精糖也能尝出来。

    她希望小杏爸爸能够再接再厉,不要畏难就半途而废,于是鼓励性质地点了点头,评价道:“能吃。”

    乔黛和孙阿姨也跟着吃了几口。

    乔黛点评:“西红柿就是下饭。”

    孙阿姨点评:“软乎乎的适合小朋友吞咽。”

    在座唯一一个小朋友听见有适合小朋友吃的东西,眼睛一亮,从宝宝座位上站起来,跨越极远的距离,用自己的小勺挖了一勺那坨红通通的东西,喃了句这是什么,然后把勺子塞进嘴巴里。

    在座所有人的视线都集结到了她脸上。

    小杏的腮帮子动了动,正在咀嚼。

    小杏的眉毛皱起来。

    小杏张开嘴,伸出舌头,从喉咙口挤出含糊的音节:“咦惹——”

    她把那坨东西吞了下去,但是露出了想吐的表情。

    盛卉赶忙往她嘴里喂了几口清润鲜香的鲍鱼鸡汤,压下那股反胃劲儿。

    小杏坐回座位上,眼珠子滴溜溜转一圈,看起来想点评什么,但最终没说出口。

    饭后,盛卉找到叶舒城,安慰了他几句。

    他的状态看起来还算正常,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成年人,做出来的菜让女儿想吐罢了,不是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以后加把劲,努力增进厨艺就行。

    盛卉还有要事忙,和乔黛关进书房开会,叶舒城却有些无心工作,抱着本菜谱坐在沙发上陪小杏看电视。

    孙阿姨在餐厅和厨房来来回回做卫生,小杏时不时趴到沙发背上偷看她。

    叶舒城有些好奇:“宝宝在看什么呢?”

    小杏凑到他耳边,小声说:

    “孙阿姨今天好奇怪。”

    叶舒城:“为什么?”

    小杏:“她今天晚上做出了一碗像粑粑一样的东西,你们都没有发现吗?”

    叶舒城:

    小杏惊奇道:“是不是只有小朋友吃起来才像粑粑?”

    叶舒城:

    他原本以为自己心如磐石,不惧批评,谁曾想,磐石一般的心脏竟然在小朋友的童音摧残之下感受到了一丝疼痛。

    盛卉开完会,送乔黛出门,回来经过客厅,就看到小杏一个人待在她的小动物园里玩,素来忠于职守的宝爸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抱着笔记本,快速记录着什么。

    盛卉走过去,瞥见电视节目的标题——七天厨艺速成班,忍不住噗嗤一笑:

    “想学做饭,岂是一朝一夕之功,你急什么?”

    叶舒城实话说:“小杏过生日,我想帮忙做几道菜。”

    盛卉眨眨眼:“存心添乱?”

    听见她的话,男人薄唇一抿,眼神也暗淡了些,盛卉察觉到他今晚的小心灵似乎特别脆弱,连忙改口:

    “小杏爸爸想要变得贤惠,是好事,让我想想还有什么任务可以分配给你。”

    她掰着手指头算:“当天的蛋糕和饭菜有我和孙姨负责,两匹小马到时候让甜豆和土豆看管,其他小动物小杏自己可以介绍展示,拍照的工作也交给乔黛了”

    她歪了歪脑袋:“除了你的老本行——苦力之外,好像没有其他对了,咱们问问小寿星,看看她有什么特殊安排没有。”

    说罢,盛卉把女儿牵了过来,让她坐在自己和叶舒城中间,发表她的生日会展望。

    小杏兴冲冲道:“生日聚会的主题就是动物园~到时候棒棒冰差不多开始蜕皮了,我要带着大家一起看棒棒冰蜕皮,还有蚕宝宝的幼虫”

    “停停停。”盛卉不想听这些,连声打断,“有没有什么特殊任务要交给你爸的?”

    小杏闻言,愣愣地抬头看了爸爸一眼。

    叶舒城不抱太大希望地朝女儿笑了笑。

    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软饭男就软饭男吧,他本来就约等于入赘,吃女人的住女人的用女人的,多少男人做梦都想当一个软饭男——脑海中飘过各种思绪,走神间,就听见宝宝发出“嗬”的一声,眼睛亮了亮,兴致勃勃道:

    “当然有!”

    爸爸的特殊任务!当然有!

    “是什么?”叶舒城的眸光也被点燃。

    “那就是——闪耀!”

    小杏激动地握起小拳头,“闪耀爸爸!我的爸爸最帅了,一定要在所有人面前穿最炫的衣服闪耀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