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11章 Chapter11

    “抱歉,她可能有点怕生。”

    盛卉连忙从傅时则手中抱走小杏,“我先带她回房间换身衣服。”

    傅时则点头:“希望没有吓到她,我刚才也有点心急了。”

    盛卉再次致谢,然后抱着女儿快步离去。

    回房间的路上,小杏渐渐止了泪。

    盛卉心疼地看着她。其实小杏的胆子并不小,只是,她的生活中几乎接触不到陌生的成年男性,所以刚才有点被吓到。盛卉隐约想到了这一层,不过她暂时没太放在心上。

    -

    申城今年的冬天很短暂,提花巷口的梧桐树早早发了新芽,点点嫩黄藏匿在干枯树枝间,肉眼不容易分辨。

    早晨八点一刻,盛卉带着小杏出发去上学。

    走到花园铁艺大门前,门外有一道黑影鬼鬼祟祟闪过,大黑蹲在围栏上,警惕地“喵”了一声。

    盛卉将女儿拉到身后,紧接着就听到门外有人喊她:“主管!是我呀~”

    乔黛从一片茂密的紫藤叶底下钻出来,盛卉看到是她,莫名松了一口气。

    “让你九点到,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乔黛:“我有点路痴,怕找不到地方,就提前来了。”

    话音落下,她小心翼翼地瞭一眼花园深处的洋房,轻声问:“主管,这......是你的房子吗?”

    盛卉既然把地址给了她,就没必要打马虎眼:“嗯。最近展会多,等忙完这一阵,我再请你来家里做客。”

    乔黛高兴得手都不知道放哪。

    其实她八点就到了,还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绕着花园走了两圈,最后才不得不确认,盛主管给的地址,就是这座名为“周园别苑”的英式花园洋房。

    刚才,她上网查了查“周园别苑”这个名字,除了零星几个路人的标记,没找到任何关于房产和房主的信息。

    按照同地段同类型的房价估计,这样一套花园洋房,少说也要几个亿......

    乔黛深刻认识到了什么叫“大隐隐于市”,不敢往下想了。

    视线下移,她才发现盛主管身旁还站着一个穿着鹅黄色牛角扣大衣的小豆丁。

    她睁着一双茶棕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乔黛看。

    乔黛倏地脸红了,整颗心被萌得砰砰直跳:“好......好可爱啊!”

    要不是她想在领导面前表现得淡定稳重一点,这一秒,乔黛已经大喊阿伟死了一百遍了。

    盛卉向小杏介绍乔黛,小杏弯了弯眼,脆声说:“小乔阿姨,早上好!”

    乔黛脊梁骨一软,幸福得魂都飞了。

    她陪着盛卉送小杏上学,三人一路上有说有笑。

    乔黛抬眸看见幼儿园近在眼前,马上就要和小杏说再见了,不由得有些失落。

    来到幼儿园大门口,乔黛忽然停住脚步,轻轻扯了下盛卉的衣袖。

    “主管,你看那边。”她的表情变得严肃,“那个人是不是江舟集团的江涛?”

    盛卉循势望去,目光不由得一怔。

    很快,她恢复淡定,夸奖道:“没想到你对竞争对手的公司也有所研究,值得表扬。”

    乔黛心知自己的简历和能力都不出众,所以她只能比别人更加刻苦,入职之后的这段时间,她把行业通识手册背得滚瓜烂熟,申城其他几家叫得上名号的酒业公司,能查到的信息她都了解了个遍。

    这些竞争者中,江舟集团发展得最快,也是唯一有可能与盛世集团抗衡的企业。

    如果是良性竞争也就罢了,可是江舟集团火爆的几款旗舰品,几乎每一款都能看到盛世的影子。

    所以,盛卉和乔黛看向江涛的目光,绝对算不上友好。

    江涛是江舟集团的ceo,此时他正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信步朝幼儿园大门走来。

    乔黛低声问:“主管,他儿子和小杏一个幼儿园啊?”

    盛卉:“我完全没印象。也可能他儿子最近刚转过来。”

    说话间,隔着十几米的距离,江涛的视线恰好落在盛卉脸上。

    好美的女人。

    他感到一股莫名的熟悉,但是又想不起熟悉的源头。

    盛卉察觉到那道粘稠的视线,顿时周身不适,拉着小杏快步走进幼儿园。

    -

    一般幼儿园举办亲子活动,老师会提前一周通知孩子和家长。

    偶尔也有例外,比如今天。

    小二班小朋友排排坐成半圆形,颜老师站在半圆形的中点,手里捏着一沓宣传单,给小朋友们挨个发了一张。

    这项亲子活动提前一周通知可不够,很可能预约不到孩子们家里那尊“佛”的时间,所以老师们提前两周就开始做宣导,甚至制作了纸质宣传单,让孩子们带回家给家长看。

    小班小朋友识字的不多,但还是有人磕磕绊绊地念出了宣传单的标题:“爸、爸、运、动、会。”

    孩子教育过程中父亲角色的缺失是个很普遍的问题,所以园方特意设计了这样一个亲子活动,增加父亲在孩子教育过程中的参与度,出发点是很好的。

    小杏身旁,两个小男生正在兴高采烈地讨论自己的爸爸有多厉害。

    她默默地将宣传单折成整齐的小方块,塞进口袋里,然后又将口袋的暗扣扣上,好像这样,这张宣传单就能从她口袋的黑洞里消失一样。

    午饭时间到了,小朋友们排队跟着保育阿姨去食堂吃饭。

    今天正好是三月一日,年级长老师会公布各个班级上个月的午餐光盘之星。

    “......小二班,盛小杏小朋友。好厉害呀,你是第三次拿这个奖了吧?”

    小杏点了点头,昂首挺胸上台领奖。

    小一班的座位紧邻着小二班,靠过道的位置坐着一个瘦瘦白白的小男生,名叫江天卓。

    今天是江天卓转来小福星幼儿园的第三天,他已经听同学提起过很多次隔壁班的盛小杏了。

    他在家经常因为挑食被爸爸教训,这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女生,真的能每次吃饭都光盘吗?

    况且,她还没有爸爸呢。

    午饭后,小朋友们消食一会儿,又被老师领着上楼午睡。

    江天卓路过小二班午睡室,瞥见张贴在门口的“午睡乖宝宝评比表”,其中有个小朋友竟然每天都有小红花。江天卓认识很多字,他定睛一看,那个小朋友名字后面两个字是“小杏”。

    在妈妈的悉心照顾下,小杏的睡眠质量特别好,一躺下就能入睡。

    妈妈还教她睡觉不能贪懒,所以每次老师喊小朋友起床,她又是最快爬起来的那个。

    今天中午,小杏起床后,等了意林他们一会儿,好朋友们结伴回教室。

    路上,意林和小柯叽叽喳喳地聊着天,这导致小杏没有听见身旁不远处有人在喊她。

    江天卓站在原地喊了小杏两声,没有收到回应,他不由得有些恼。

    “盛小杏!”他抬高音量,终于看见小杏回了头,视线看向他。

    小杏走近些,友好地问:“你是谁呀?”

    江天卓用鼻子轻哼了声,冷不防冒出一句:“你就是那个没有爸爸的盛小杏?”

    此言一出,小杏瞬间呆住了。

    上幼儿园之前,妈妈对她灌输过很多次——小孩子不一定需要爸爸,只有妈妈的小朋友照样也可以快乐地成长。

    小杏相信妈妈说的每一句话,所以当她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只有她没有,她可能会有一点难过,但是只要一转眼,这点难过很快就会消失无踪,因为她已经足够快乐了。

    直到今天上午,老师宣布幼儿园要举办爸爸运动会,几乎全班的小朋友都在聊自己的爸爸。

    小杏心里那点难过久久消散不了,现在又听见江天卓提了这么句,她那双向来温柔和气的大眼睛,此时都难以置信地瞪了起来。

    意林,小柯和子轩站在小杏身边,一个比一个茫然无措。

    小柯最先反应过来。

    去年刚入学的时候,他也犯过同样的错误,对小杏说过一句类似的话。虽然他并没有恶意,但是还是被颜老师叫到办公室,告诉他那样子说话是非常不友好的行为。

    “关你什么事?不许胡说八道!”小柯凶巴巴地挡在了小杏面前。

    意林和子轩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但是他俩很会跟风,看见小柯冲上去,他们也挤了过去,没头没脑地学小柯说话,不允许别人欺负他们的好朋友。

    江天卓愣站在原地。他哪见过这种架势,眼眶立刻被吓红了,不过几秒,就“哇”得大哭了起来。

    他一哭,对面的凶巴巴四人组霎时蔫了。

    还是小柯反应最快,拉着其他三人赶紧跑路。

    小杏跑走的时候,回头看了江天卓一眼。目光凉凉的,不带什么温度。

    这似乎是她第一次,看见别的小朋友哭得可怜兮兮,心里既没有同情也没有愧疚,只觉得他活该。

    -

    下午放学,今天来接小杏的是妈妈。

    母女俩走到幼儿园大门口,忽然被一串熟悉的爽朗笑声吸引。

    是小柯,他妈妈去外地了,所以这两天都是爸爸来接他放学。

    小柯爸爸长得人高马大,和儿子一样活泼开朗。父子俩走着走着,小柯爸爸忽然把小柯抱起来,轻而易举地在空中接抛了几回,逗得儿子咯咯大笑。

    盛卉看着那边,心里思考着自己能给小杏接抛多少下。

    顶多一下,还不一定能保证宝贝的安全......

    唉,等忙完这一阵,她必须挤点时间去上健身课了。

    初春的微风沁凉沁凉的,小杏说自己有点冷,张开双臂要妈妈抱。

    她牢牢圈着妈妈的脖子,眼睛一眨不眨,还停留在小柯和他爸爸身上。

    直到拐进提花巷,小杏才收回目光。

    孙阿姨在家里煮了小杏最喜欢的杏仁牛奶,可她今天兴致缺缺,没有第一时间飞奔进厨房,而是跟屁虫一样黏在妈妈身边,妈妈去哪她就去哪。

    “宝贝有事?”盛卉蹲在她面前,“想和妈妈说什么?”

    小杏咬了咬唇,脸颊微微泛红,慢腾腾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成小长方形的宣传单。

    盛卉接过,打开一看,目光蓦地滞住了。

    小杏还记得,妈妈说过,只要她真心想要的东西,妈妈都能满足她。

    她有些难以启齿,一字一顿地说:“妈妈,学校要办爸爸运动会了,那个,我想要......想要一个爸爸。”

    盛卉听罢,心脏倏地揪了起来。

    可她没有犹豫,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斩钉截铁地拒绝女儿的需求。

    “不行哦。”她直白地表示无可奈何,“妈妈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