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17章 Chapter17

    这貌似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盛卉怔了怔, 随着客厅内的照明再次亮起,她脸上惊恐的神色渐渐褪去,然而双颊仍残留着一抹异样的苍白。

    左手边正好有一张布艺木椅, 盛卉斜坐上去, 缓缓平复呼吸。

    很久没有这样真实地回溯到那天的场景了。

    在那天之前,她度过了十二年公主般无忧无虑的生活, 自以为家庭和睦, 父母恩爱,谁曾想,母亲总说自己畏寒, 夏季都穿着长袖长裤,却是因为身上新伤覆盖旧痕, 怕吓到年幼的女儿。

    ......

    “妈妈?”

    盛卉长吁一口气, 转眼看向小杏, 朝她温和地笑笑:

    “妈妈没事,就是有点怕黑。”

    话音落下, 小杏已经一头扎进她怀里,奶声奶气地说:“妈妈不怕,小杏长大了保护你!”

    盛卉眼眶一热, 心底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

    “好呀, 妈妈等着小杏长大保护我。”

    说完,她牵着小杏想站起来, 谁知左腿肚子莫名软了下, 她身体微微一晃, 没起成。

    正尴尬着, 身前忽然斜伸过来一条修长的手臂。

    知道她不喜欢肢体接触, 所以他没有伸手拉她, 而是把自己的臂膀递过来,如果她需要,可以拉着他的衣袖站起来。

    盛卉下意识说:“不用。”

    叶舒城于是收回手。

    那只骨节分明的右手垂在身侧。几分钟前,就是这只手阻止了她把自己撞成脑震荡。

    盛卉移开视线,清了清嗓,改口道:“谢谢。”

    她很快抓住对方手臂,借力拉起自己,站稳后,腿就一点也不软了。

    窗外的夜色愈发浓重。快到小杏洗澡睡觉的时间了。

    月明星稀的夜,园中遍地清辉。三人离开副楼,穿行在花园内的鹅卵石小径上。

    盛卉牵着小杏走在前头,叶舒城缓步跟在她们身后。

    一边走,他一边细细观察这座恍若避世的院落。

    英式洋房优雅而壮观,花园的景致也很好,周围茂密的红豆杉墙融进夜色中,仿佛一眼看不见尽头。

    据刘师傅说说,他们现在脚踩的地底下,有一个塞满豪车的大车库,还有一个更大的酒窖。

    莫名其妙给人家送一辆豪车,确实莽撞了。

    他心底对盛卉的家世已经有了判断,不过他不会胡乱臆测,一切都应该以尊重对方为前提。

    盛卉心里也装着事。

    她打了一肚子腹稿,准备应付叶舒城的问题,可他什么都没有问,好似对她的家庭和过去经历一点也不关心。

    或者,虽然关心,但礼貌地保持沉默。

    盛卉忽然觉得,和叶舒城这样的人交往还是挺舒服的。

    回到别墅,瞿瑶早已经溜之大吉。盛卉让孙阿姨带小杏去洗漱,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叶舒城,眼中含义很明显——您还待着干嘛?

    叶舒城走到她身旁,维持一定距离,垂眸温声说:

    “有件事和你商量下。我住的地方在江对面,离这里有十几公里,来来回回不是很方便。所以我想在附近买一套房子。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带小杏过去,以后还是在你家见小杏。”

    盛卉曾在新闻上听说,眼前这个男人是个出了名的工作狂,一周至少一半的时间都住在公司,可能连自己家在哪都记不牢。

    想必他也没有太多闲工夫在她面前晃。

    况且,这附近适合他住的高档公寓都在一公里以外,就算他买了房住在附近,他们也不至于抬头不见低头见。

    反正一周见两次,多了也没有。

    “我无所谓。”盛卉耸了耸肩。

    不论他抱有怎样的心思,是不是步步为营,至少他对她和小杏真的没话说,小杏也非常喜欢他。这对盛卉而言,已经是很不错的境遇了。

    破天荒地,她突然想对他说点真话。

    盛卉深吸一口气,音色是难得的柔和而轻快:

    “叶舒城,我对男性有很深的心理阴影。”

    第一句先强调自己的独身意志。

    “但我觉得我可以和你一起照顾小杏,因为你人还不错。”

    更准确点,在她所认识的男性范畴里,已经算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了。

    她掀起眼帘,平静地看着他。

    客厅角落亮着一盏落地灯,暖橘色光亮漫散过来,在男人英俊的脸上投下浅浅阴影。

    不得不说,他长了一张会令所有女孩心动的面孔。

    只要是美商正常的人,多盯着这张脸看几秒,心情都会变好,盛卉也不例外。

    这一回,他没有再说什么盛小姐不必担心我会对你动心这样的话。

    他回答说“谢谢”。

    仿佛盛卉夸他“人还不错”这样有点敷衍的评价,是一句多么让人感激的赞赏。

    -

    翌日,市场部全员晨会。

    企划部的下一季度广告方案在全员会上进行了展示,主讲人是桑晓。

    她汇报做得很棒,受到了总监夸奖,说他们的广告方案有获奖潜质。

    陈瑜月坐在会议室后排,抓着笔记本写写画画。

    她心里有点郁闷。

    今年末的升职考核,她肯定比不过这个桑晓了。但她无论如何要比那个乔黛强。后者看起来呆呆的,一天到晚跟屁虫一样跟在盛卉身后,怕是永远开不了窍。

    会议进程十分冗长,约莫上午十点的时候,总监宣布休会十五分钟。

    万瀚的座位紧邻盛卉。休会时间,他躺靠进椅子里,敲着桌沿对盛卉说:

    “你们部门员工水平都很高,我真羡慕盛主管,工作可以很轻松。”

    盛卉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是呀,他们效率高,我就能腾出时间做别的事。我最近就在研究怎么提高展会上的销售额,总不能比万主管直播带货卖得少。”

    万瀚:......

    他回头得再优化一遍直播方案,绝不能被企划部比了下去。

    盛卉一眼就能看出对方心中所想。她可太喜欢逗万瀚玩了。

    这家伙工作能力很强,就是性格特别小肚鸡肠,输不起。

    所以盛卉最近动不动就在他面前拱火,让他不断反刍自己的工作,苦其心志,劳其体肤,然后多赚点钱充实她的腰包。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万瀚同志已经连续一个月加班到深夜了,简直是我辈楷模。

    休会时间快结束的时候,盛卉的手机突然震响,她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叶舒城的电话。

    上午十点出头,他怎么在这个时间打电话?一点也不符合他工作狂的身份。

    盛卉走到会议室外接听。

    叶舒城开门见山:“刚才小杏给我打了个电话。”

    盛卉:?

    叶舒城:“她叫了我一声‘叶叔叔’,然后电话就挂断了。我怕她有什么事,所以打电话问问你。”

    盛卉听罢,十分淡定地反问:“她的声音是不是很开心?周围是不是有很多小孩子在乱叫?”

    叶舒城:“......是。”

    盛卉:“那就对了。你别担心,她昨晚刚背牢了你的电话号码,估计今天有点兴奋,所以拿其他小朋友的电话手表给你打着玩。”

    叶舒城:......

    盛卉随意地半倚在墙边,斜后方有一株壁挂盆栽遮掩住了手机,后面走过来的人看不见她在打电话。

    来人是销售中心的同事,和盛卉很熟,性格非常外向,人未至声已至:

    “盛主管,你昨天发在朋友圈的时尚带娃大片也太美了吧,我这边看到起码十个大客户......”

    盛卉听见声音,连忙探出头,指了指自己的手机。

    很可惜,那人的嗓音穿透力实在太强,无一遗漏地落入了叶舒城耳中。

    昨天。

    朋友圈。

    时尚带娃大片。

    起码十个大客户......

    昨晚回家后,叶舒城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

    他微信里有少数几个世交家族的名媛,最多一天能发十条朋友圈,干什么都要全网报备一下。

    她会发朋友圈吗?昨日午后阳光下的她,分明比戛纳红毯上走秀的巨星还要美艳无数倍。

    当然也可能不发,朋友圈里的关系鱼龙混杂,她也不是天性高调的人,没必要拍个美照就分享出去给众人观赏。

    就在今天早晨,他还查看过她的朋友圈。

    上一条图文还是一个多月前的企业活动照片。

    原来不是不发,连客户都能看到。

    只是把他屏蔽了。

    挺好。

    “叶舒城?”盛卉在电话里喊他,声音无比从容,“先不和你说啦,我要开会了。”

    “嗯。”

    隔了几秒。

    盛卉:“差点忘了,今早意林妈妈给我转发家委会的消息,说爸爸运动会上,好像还有宝宝骑爸爸的环节。”

    叶舒城:......

    盛卉心想,如果是骑背上还好,骑肩膀上就有点危险了。别的小朋友和爸爸肯定配合默契,小杏和她爹半生不熟的,不多练练,且不说比不比得过人家,安全都是个问题。

    盛卉:“你最近几天要是有空,可以多来几次,陪小杏练习练习。”

    说这话的时候,盛卉心里有些没底。毕竟一周两次不许多来是她定的规矩,对方不能违规,她现在却对人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而且,叶舒城有多忙,她也是知道的,大概率就是没空......

    没空也得来啊!有什么事是比给小杏当马骑更重要的?

    思及此,盛卉的语速不由得加快了些: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家不是你想来想来就能来......”

    “来。”叶舒城似是轻叹了口气,“只要你提,都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