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20章 Chapter20

    接下来几天, 叶舒城每天都会跑一趟周园别苑,每次来的时间都不一样,有时是下午, 有时是傍晚,有时直到小杏睡前他才来, 看得出他很努力在百忙中挤出时间了。

    某天晚上,盛卉允许他上楼来到卧室区, 在小杏房间里参观她翻跟头。

    盛卉好意提醒他——据说运动会上,爸爸们也是要翻跟头的。

    叶舒城木然地看着她。

    如果她没有一边说一边笑,还暗示他她会拿dv机记录全程的话, 他或许就不会质疑她的“好意”。

    -

    转眼来到星期六, 小班组的比赛将在下午两点拉开序幕。

    新华西路上又是一番空前豪华的堵车盛况。

    时值三月底, 最高温二十度, 盛卉给小杏穿上舒适的无帽卫衣、收腿运动裤,还有一双崭新的粉色运动鞋,头发在脑后扎成结实的蝎尾辫,整个人清爽又漂亮。

    距离运动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 叶舒城姗姗来迟。

    看到他的车驶进花园,小杏连忙拉着妈妈跑出来迎接他。

    叶舒城:“公司临时有些事, 抱歉。”

    盛卉看一眼腕表,耸耸肩:“来得比我预料得早。走吧。”

    这时才抬眼打量他, 发现他今天也穿了一件白色的无帽卫衣, 颜色、款式都像极了小杏身上那件的放大版, 仿佛父女连心, 约好了一般。

    叶舒城朝盛卉伸出手, 示意她把肩上的背包交给他。

    包里装了水果、饮料、相机和支架, 还挺沉, 盛卉照办了。

    然后,只见他微微弯腰,牵起小杏的另一只手,三人就此准备停当,并肩走出了周园别苑的大门。

    大黑、二黄和小白接连从他们身旁跑过,一边跑一边喵喵叫,俨然是一路欢送的样子。

    从提花巷转入主路,道路两旁梧桐树上的嫩芽愈发葱茏,满眼的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盛卉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给自己洗脑——他是我男朋友,男朋友,男......

    “小杏妈妈!”

    柯露一从车上下来就看见了她,转眼又瞅见她身旁的叶舒城,一时没忍住,“wow”地惊叹了声。

    今天之前,盛卉已经和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家长说过了,叶舒城是她新交的男朋友,过几天会陪小杏一起参加爸爸运动会。

    她这样就是为了提前给他们打打预防针,到时候见了面,有心理准备,相处起来就能更稳重一点。

    结果,柯露还是很激动,一边凑到她耳边夸她眼光好,男朋友真人比电视里还帅,一边兴冲冲地把她老公拉过来结交了一番。

    一行人结伴来到幼儿园正门口,好巧不巧,和江涛一家不期而遇。

    盛卉的视线扫过江涛的妻子周莉雪,那是个三十岁出头,五官精致漂亮,面相十分精明的女人。

    错眼看到江涛,仍是那副表面斯文实则油腻的眼神,盛卉与他对视半秒,肠胃都感到了一瞬的不适。

    小杏也于众人中看到那天说她没爸爸的江天卓。

    她不禁咬了咬唇,两步蹦到叶舒城面前,朝他张开双臂:“叶叔叔,抱!”

    叶舒城从善如流地抱起她,转头,低声问盛卉:

    “他们是江舟集团的董事?”

    盛卉点了点头。

    他们一家,不仅仅是小杏运动赛场上的竞争对手,还是他们盛家在商场上挥之不去的、车尾气一样讨厌的竞争者。

    偏偏他们这些年混得很不错,营销做得满天飞,一天到晚拉踩盛世,宣扬威士忌之王的宝座即将易主之类的虚假新闻,到处骗取消费者的信任。

    盛卉忍不住扯了扯叶舒城的胳膊肘,仰头对他说:

    “你俩等会输给谁都行,绝对不能输给他们。”

    难得见她露出愤慨的表情,叶舒城勾了勾唇,沉声答:“不会输的。”

    他们比江家稍快一步,率先转进幼儿园大门。

    周莉雪牵着儿子的手缀在他们身后,一脸震惊地问丈夫:“那是叶舒城?他竟然是咱们同校的家长?”

    江涛也很纳闷:“我也是现在才知道。”

    周莉雪:“和他走在一起的人是他老婆吗?他什么时候结婚的?”

    这次江涛回答得很肯定:“他没结婚,他旁边那个女人也没结婚。”

    周莉雪:“难不成是情......”

    话未出口,她便否定了这种想法。如果真是情妇和私生子,他怎么敢陪同他们参加这种公开活动?

    江涛心里更疑惑。他听很多家长说过,小二班的小杏是由妈妈独自带大的,如果真的是叶舒城的亲生女儿,叶氏作为申城数一数二的顶级财阀,怎么可能让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流落在外?

    等他们走进幼儿园,来到运动会赛场上,听见更多家长的议论声,终于获取了准确消息——叶舒城竟然才追到盛卉?还甘心给一个未婚带女的家庭当后爸?

    这消息也太爆炸了,许多人都开始讨论盛卉是何方神圣。虽然她长得美若天仙,但是能把一个金字塔顶端的、素来不近女色的男人拉下神坛,肯定不能只靠脸。

    各种关于盛卉是隐形x二代x三代的臆测四起,姚嘉竖起耳朵听到许多,忍不住发笑——这些都是她们很久以前就瞎猜过的,直到现在都没有论断。

    她已经懒得再猜了。人家有实力藏得严严实实,自然不会让你发现,等她哪天想说了,大家自然就知道了。

    眼下,姚嘉面临着一件更头疼的事。

    运动会第一个项目马上要开始了——爸爸碰碰球——这个项目只有爸爸参加,场面比较滑稽搞笑,所以作为热场项目,放在第一个进行。

    小二班一共三十位爸爸,五人一组,穿上巨大蓬松的碰碰球衣服上场对抗,撞翻一个人得一分,只要倒地就算出局,如果能奇迹般地苟到最后,直接得三分。

    颜老师开始组织家长抽签了。姚嘉非常不希望自己的老公和叶舒城分在同一组,只要没有叶舒城,无论她老公在哪一组,颜值都能碾压其他爸爸们......

    结果很快出来了。姚嘉凑到老公身边,看到他抽到b组。

    “我们是a组!”

    听到小杏兴奋的声音,姚嘉松了口气,舒坦多了。

    另一边,叶舒城抽完签,牵着小杏回到场边。

    盛卉过来看一眼签,转头又走了。她在找视野开阔光线好的地方摆她的dv机。

    “宝宝喜欢什么颜色的大气球?”叶舒城问小杏。

    小杏答:“粉红色!”

    叶舒城记下了。粉红色挺好的,反正他决定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想过还能带着全乎的脸面离开。

    倏尔,小杏忽然抬起小手,扯了扯叶舒城的袖口,轻声问他:

    “叶叔叔,大家都说,你是妈妈的男朋友。男朋友是什么呀?”

    叶舒城想了想,慢慢蹲在小杏面前,温和地回答:

    “男朋友就是,未来会一直照顾小杏......还有小杏妈妈的人。”

    小杏讶异地眨了眨眼:“那不就是爸爸吗?”

    叶舒城笑:“只要小杏愿意,随时都可以喊我爸爸。”

    小杏听罢,不自觉回头在人群中找寻妈妈的身影。

    她很喜欢叶叔叔,也希望叶叔叔以后能一直照顾她,但是她知道妈妈不喜欢男人,似乎也不喜欢爸爸这个存在,所以,没有妈妈的允许,她不敢乱喊别人爸爸。

    叶舒城看出她眼底的犹疑,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不着急,慢慢来。”

    他还有很多时间,不急于这一时。

    裁判吹哨让a组的爸爸上场了。

    叶舒城走在最前头,眼疾手快地挑走粉红色的气球衣服。

    气球衣服又大又厚实,需要先穿到身上,然后再用机器吹气,让它充满气鼓起来。

    盛卉把小杏带到她安放dv机的地方。

    这里排了一整排的摄影摄像机器,犹如新闻发布会现场。

    女性家长们热衷于为孩子和丈夫留影,尤其是丈夫,为的是日后展示在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从而获得满足与优越感。盛卉的想法和她们正相反,她顶多晒晒娃,孩他爸的部分才不会展示出去,她要存着,万一日后叶舒城和她翻脸,她手里捏着他的这些搞笑视频,指不定能威胁到他们公司的股价呢。

    她这边摆弄好机器,前方赛场上,爸爸们的气球衣服一个一个都吹好了。

    那气球可不是一般的大,男性家长穿在其中,只能露出脑袋、小半截手和小半截腿,个子要是矮一点的,腿关节卡在气球里,走路都成问题。

    幸好叶舒城并没有这个烦恼。

    他穿上小杏挑选的亮粉色大气球,身高又鹤立鸡群,何等耀眼吸睛。

    盛卉只扫了他一眼,就快笑厥过去了。

    叶舒城身旁最近的地方,站着个黄澄澄的大气球,那里面装的是子轩爸爸。

    子轩爸爸艰难地转过身,看到旁边的人是叶舒城,眼睛一亮,主动朝他问好。

    “叶总您好,我是陈子轩的爸爸,申明日化的陈启明,我们和万恒的电商平台深度合作了很多年。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看到您。”

    叶舒城旋即转身面对他:“原来是子轩爸爸。小杏和子轩关系很好,以后我们也可以多交流交流。”

    说罢,他们同时朝对方伸出手,打算礼节性地交握一下。

    谁曾想,穿戴着这个大气球,面对面的时候肚子几乎顶着肚子,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手臂都伸不出来,更不可能碰到对方。

    想要成功握到手,好像只能两个人一起侧过来,肩并肩形成手拉手的姿势。

    ......

    两位精英男士同时想象到那个画面,尴尬地对视一眼,就此作罢。

    不多时,比赛即将开始,裁判走过来对五位爸爸们重复一遍比赛规则、时长和注意事项。

    裁判离场的时候,好几个爸爸主动走到叶舒城面前,对他说了句“很荣幸和您一起比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叶舒城回以淡然微笑。

    这句话不说还好,特意跑来提一嘴,真实意思就要反着听了。

    比赛第一,友谊第二。他们都要为了自家孩子与他战斗。

    叶舒城做好了心理准备。

    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他的心理准备碎裂了。

    什么意思......四打一?

    四个气球,哦不,四个爸爸,每个都睁着发红的眼睛冲向了他。

    和叶氏合作是一件很渺茫的事,同时,他们也不认为亲子运动会上的一些对抗会影响到未来的商业合作。那样也太不成熟了。

    但是,如果在这个赛场上把叶舒城撞翻,他们回家之后可以对着老婆孩子亲朋好友吹一年,说不定还能吹十年!

    叶舒城感觉他们好像都疯了。

    但他可以理解,谁不是为了宝宝的面子在战斗?

    他也不能给小杏丢脸,绝不能第一个出局。

    但他铁定打不过他们四个。

    于是,他开始疯狂逃命。

    盛卉和小杏在场边都看呆了。

    一个粉红色的大球球在前头疯狂逃窜,后面缀着四个红黄蓝绿的大球球,他们的目标是如此统一,眼里只有叶舒城,没有别人。

    盛卉心底升起一股难言的紧张,一时间口无遮拦道:

    “杏啊,你爸好像被针对了!”

    小杏先是用力点了点头,然后更加震惊地抬起头,看向妈妈。

    我爸?

    妈妈已经认可叶叔叔做我爸爸了吗?

    叶舒城逃窜了两圈之后,回头看到身后追逐他的队伍莫名其妙少了一人。

    他转头四处顾盼,看见有个爸爸停在了场地中间,嘴里念念有词,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劳力士!我的劳力士丢了!”

    只见他半蹲下来,视线十分艰难地探出大气球边沿,在地上苦苦搜寻着。

    “兄弟,如果不小心踩坏了,我赔你一个新的。十个都行。”

    弄丢手表的爸爸隐约听到有人在后头飞快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下一瞬,他的人就被撞翻了。

    动作十分不优雅,四仰八叉地趴下来,气球顶在地面,四肢则悬浮在半空中。

    是叶舒城趁其不备溜到他身后,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下。

    “小杏组得一分!”裁判老师宣布。

    盛卉和小杏在一旁疯狂鼓掌。

    盛卉高兴坏了,再次口无遮拦道:“小杏,你爸好阴啊!”

    小杏听不懂什么叫“阴”,傻傻地附和:“是呀是呀!”

    一人退场,场上的四人继续你追我赶。

    叶舒城已经逃了三四圈了。他是所有人中腿最长的一个,只要他们不围攻,他就能一直苟下去。

    然而,其他爸爸也不傻,发现实在追不上他之后,他们果然采取了围攻动作。

    叶舒城被三人逼到角落。

    “各位,有话好好说。”他有点想擦汗。

    带着气球跑,阻力非常大,他额上起了层薄汗,可惜手只能抬到肩膀位置,根本碰不到脸。

    其他三位爸爸跑了这么久,是真没力气和他废话了。

    行吧。

    叶舒城深吸一口气。

    他不逃了,那样就算苟到最后也没面子。小杏和小杏妈都在看着呢。

    他要试试一干三。

    他读书的时候好歹是学校的田径队选手,参加过市里省里的运动会,那时候还能同时和两个人掰手腕,之后这么多年,他每天坚持举铁锻炼,体脂率很低,重心也很稳,就算一干三,他也......

    会被撞翻。

    大气球可不和他客气。

    隔着一层厚厚的气体和弹性极强的外衣,就像隔山打牛,体力什么的根本使不上,三个人一起撞他,重心也完全找不准,只有被弹飞的份。

    一串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气声中,盛卉和小杏眼睁睁看着他们帅气的伙伴被无情地撞翻在地,仰面朝天,腿再长也够不着地,还得其他家长搀扶才能站起来。

    裁判老师冷酷宣判道:“小杏组,out。”

    场边。

    “杏宝,你爸不行啊。”

    盛卉摇了摇头,感到痛心疾首,转身用力地抓住了女儿的手,“接下来还得靠你!”

    小杏感到身负重任,十分用力地点两下头:“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