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21章 Chapter21

    场边一团哄乱, 盛卉平复了下心情,松开小杏的手,对她说:

    “去把你叶叔叔接回来吧。”

    小杏呆呆地抬头看着妈妈。现在又变成叶叔叔了?

    盛卉瞅了眼女儿的小脸蛋,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对某人的称呼发生过变化:

    “怎么了吗?”

    小杏摇摇头,说不出所以然。

    丢下一句“我去找叶叔叔了”,她转过身,朝人群最拥挤的地方跑了过去。

    那边围了一圈又一圈的家长, 密密层层的,其中有好些是女家长,挤在叶叔叔身边,不知道在和他说些什么。

    小杏大喊两声“让一下”,才有人为她让出一条窄窄的通道。

    她飞快地钻了进去,紧紧抱住了叶舒城的腿。

    叶舒城早已脱下气球衣服, 抚平上衣的褶皱之后, 仍是光风霁月、清贵出尘的模样。

    “叶总太辛苦了。”

    “是呀, 如果没被针对,怎么会输给他们。”

    ......

    小杏听到身旁好些个阿姨的柔声细语。

    她一边抱着叶舒城不松手,一边回头往后看,目光穿过人群中的缝隙, 好不容易找到妈妈。

    妈妈在摆弄她的dv机, 时而和身旁的阿姨聊笑,根本一点都不关心他们这边。

    叶舒城不知道小杏在看什么,他右手探到小杏头上,正准备摸两下, 却见她忽然抬起头, 奶声奶气地对他说:

    “叶叔叔别难过, 我们接下来继续加油!只要我们赢了, 妈妈一定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叶舒城不禁失笑:“叔叔不难过。”

    难过是什么?他已经生无可恋了,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小杏把他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拉下来,紧紧牵住,带着他挤出人群,朝妈妈所在的地方走。

    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不是很喜欢看叶叔叔被那么多漂亮阿姨围着。

    直到他俩停在盛卉面前,盛卉才撩起眼皮,认真地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

    她现在不笑了,人家为小杏做了莫大的牺牲,她再笑,会显得非常没心没肺。

    “要不要喝水?”盛卉从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又递过去一张纸巾,“擦擦汗吧。”

    叶舒城道了声谢,先接过纸巾,把脸和手擦干净,再拿矿泉水瓶喝水。

    等他喝完水,盛卉似是怕他比赛比自闭了,主动安慰道:“叶总辛苦了,别往心里去,那些爸爸们也只有在这种场合才能欺压你一下。”

    叶舒城弯腰放下水瓶,低声回复道:“不辛苦。小杏开心就好。”

    盛卉讶异地觑了他一眼,见他神色平静,眸光温和,与比赛前无异,心下更为吃惊。

    他的脾气未免也太好了吧?

    毕竟当众被人针对,堂堂世界五百强ceo却只拿了个倒数第二名,盛卉原以为,他至少该冷脸一会儿,或者尴尬地不想说话,没想到他消化得这么快。如果是盛卉自己上场,遭受到这样的对待,估计没个半小时,她的脸皮都长不回来。

    没有自闭就好。盛卉松了一口气,朝他友好地笑笑:“小杏很开心,你也很可爱。”

    她又在他出大糗之后夸他可爱了。

    叶舒城看向她的时候,她已经转脸望向别处。那一句轻飘飘的“可爱”很快消散在周遭的喧哗之中。

    上一次受到这样的“夸奖”,已经是五年多前,那时候她还名叫......

    “大卉卉!”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呼唤,来人似乎故意咬字不清,乍一听像极了“大狒狒”。

    盛卉瞧见她,没好气地迎上去:“怎么才来?错过了......”

    她的舌头及时打了个结,没在叶舒城面前把话说全。

    瞿瑶:“市场部挑的几个男模太差劲了,刚刚留在摄影棚数落了他们好久......不说这个了,小杏现在积了多少分呀?”

    “瑶瑶阿姨,我和叶叔叔现在有一分。”小杏乖乖回答。

    “才比完第一个项目呢。下一项马上开始了,是小杏的强项翻跟头。”

    盛卉及时将话题岔开,免得瞿瑶问出为什么才一分这样的问题。

    第二个比赛项目名叫“大树结果”,需要小朋友和爸爸协力完成。

    比赛开始前,小朋友和爸爸会随机分到一棵涂满某种颜色的塑料大树。小朋友从起点出发,在海绵垫上连续翻两个跟头,然后从前方的大篮子里挑出和自己的大树颜色一样的气球,一次只能挑一个,然后带着气球跑十五米左右,把球递给爸爸。

    爸爸需要带着球翻一个跟头,然后跑到终点的大树下,把气球绑在树上。固定时间内,绑了几个气球就得几分。

    气球封口处有系带,因为树和气球需要多次使用,所以老师要求爸爸必须系活结,气球破裂、颜色错误或者爸爸系了死结,都不能得分。

    瞿瑶跟过去听了一遍比赛规则,笑着对盛卉说:“世界上有人不会系蝴蝶结吗?”

    盛卉:.....

    还真有。她的表弟小土豆就不会,都十四岁了,除了死结什么结都不会系,运动鞋鞋带从来都是舅妈或者保姆帮他系的,系了之后他能连续一两周不解开,毫不影响穿脱。

    比赛快开始了,叶舒城又抽到了第一组,此时已经被老师带到比赛场地上。

    同样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盛卉有点担心,叶舒城会系蝴蝶结吗?就算会,手法不麻利的话,也是很碍事的。

    这般想着,她忽然抬脚向前走去,来带赛场边沿,勾勾手,把叶舒城叫了出来。

    “会系蝴蝶结吗?普通的活结呢?”

    什么意思?

    叶舒城被她劈头盖脸问了这么个有辱智商的问题,不由得愣了愣。

    倏尔,他几不可查地牵了下唇角,淡定回答说:“不太会。”

    盛卉心下一凉。

    “我给你演示两遍,你练习一下,一定要快,不能耽误比赛时间。”

    说着,她蹲下解开自己的鞋带,先用慢动作演示一遍,然后再解开,利落地又系一遍。

    “看懂了吗?”盛卉站起来,把左脚往他面前伸了伸,“像这样就行。懂了的话,你练一遍给我看看。”

    “行。”

    男人敛了敛眸,忽然向前一步,单膝跪在了盛卉面前。

    那一刻,周遭几乎同时飘来一串低呼声。

    盛卉一惊,正想把脚收回来,才系好的鞋带却已经被他扯开了。

    你自己没鞋吗!

    盛卉心下大窘,非常怀疑他是故意这么干的。

    她低下头,只能看见男人形状漂亮的后脑勺,黑发乌黑浓密,露出的一截颈子很白,隔着一层衣物,肩背处紧实的肌肉隐约透出轮廓。

    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她鞋面简单跳跃两下,很快,他重新站起身,高大的身姿完整笼罩住她。

    “好了,你看看。”他低声说。

    盛卉垂眸扫了一眼,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把自己的脚缩回来,抬眼瞋他的时候,细密的长睫向上翻飞:

    “你这不是会吗?”

    叶舒城挑了下眉:“现学的。老师教得好。”

    盛卉:......

    比赛即将开始,叶舒城不等她回复,转身便走回赛场中央。

    盛卉深吸一口气,缓步倒退到观众席位置。

    见她退得慢腾腾的,姚嘉忍不住伸手勾住她的臂弯,将人一把拉到自己身边。

    这场比赛,她老公和叶舒城不仅待在同一组,赛道还紧紧相邻。看见两个男人并肩站在一块,姚嘉一瞬间什么比较的心思都没有了。她连自己的眼神都控制不住,动不动就往旁边那个男人脸上瞟。

    “小杏妈妈,你可太娇贵了。”姚嘉忍不住吐槽她,“鞋带松了都要人家帮你系。”

    盛卉脑门上登时冒出三个问号:“不是,我们刚才在练习系蝴蝶结呢。”

    姚嘉听到了又好像没听到,脸上那副艳羡又揶揄的表情丝毫没变。

    盛卉忍不住又瞥一眼鞋面上那个蝴蝶结,结实又漂亮,一看就不是新手所为。

    她扶了扶额,感觉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前方不远处,瞿瑶带着一脸怪笑,拿着dv机朝她走来。

    盛卉接过dv机,知道瞿瑶不会误会她,顶多就是调侃,便懒得解释了。

    随着裁判老师的一声哨响,小二班第一组比赛正式开始。

    六个小朋友从同一起点同时出发。

    盛卉将dv机镜头对准小杏。

    小杏听到哨响后立刻弯下腰,两只小手和脑袋一起撑在海绵垫上,腿一蹬,轻轻松松翻了一个跟头。

    在盛卉眼里,这个跟头平平无奇,和小杏每天晚上在卧室床上乱翻的那些毫无区别。

    然而......

    “天呐!小杏翻得好快!”

    “这是什么品种的风火轮!”

    ......

    听到耳畔家长们的惊呼,盛卉才分出一部分视线看向其他几个小朋友。

    有几个小朋友的头才刚贴到海绵垫上,连屁股都没翘起来,小杏就已经翻完两个了。

    瞿瑶没见过小杏翻跟头,此时激动得仿佛看见天神下凡,鼓掌幅度之大差点把盛卉手里的dv机给掀了。

    小杏第一个来到大篮子前面挑选气球,闺蜜俩齐声提示道:“小杏,拿黄色的!”

    小杏看了眼叶叔叔身后的黄色大树,十分果断地抱起一个黄色气球,迈开小短腿,噔噔噔地向前冲了出去。

    盛卉跟着小杏一路向前跑。直到她把气球交给叶舒城,她也没停下,画面的主角变成了小杏她亲爹。

    前一场比赛,叶舒城光荣“牺牲”的时候,盛卉没能拍到他倒地的精彩瞬间,镜头画幅被另外几个大球球遮得严严实实。

    所以,现在他要翻跟头了,盛卉肯定不能错过,一定要录下他的搞笑瞬间,掌握在自己手中。

    她眼睛盯着dv屏幕,只见叶舒城接过小杏递来的球之后,咻的一下,有一道白色的残影从dv画幅中飞过。

    这么快?

    当盛卉反应过来的时候,叶舒城已经跑到大树旁边,轻而易举地将气球挂了上去。

    他身旁,有个爸爸在带球翻跟头的时候,失手挤炸了气球,还有另外两个爸爸,翻之前人还在海绵垫上,翻完人就飞到了地上,屁股落地,画面惨不忍睹。

    姚嘉也抱着摄影机正在跟拍。

    “我的妈,他是怎么办到的,翻跟头也能翻得这么帅!”

    盛卉听到姚嘉的惊叹声,狐疑地凑过去:“你说的该不会是......”

    “就是你男朋友!”

    姚嘉把自己刚刚拍摄的视频定格在某一帧,“绝了,360度无死角,表情没有一点崩坏,动作简直跟空翻一样帅。”

    盛卉扫了一眼屏幕中那团矫健的身影,鼻孔出气轻“哼”了声,不做任何评价。

    “又来了又来了!”姚嘉用力拍了拍盛卉肩膀。

    盛卉刚想对她说,你能不能关心一下自己老公,然后就听到身后一串叫好声,而此时处在运动过程中的只有叶舒城。

    她不禁惊悚地发现,身旁这些个年轻的贵妇们,已经没有几个人眼里还装着自家老公了。

    离谱,太离谱了!

    盛卉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搞不到足以威胁万恒股价的视频资料之后,悻悻地离开爸爸接力区,回到宝宝区专心跟拍她的小宝宝。

    她的宝宝简直不要太给力,短短两分钟之内,已经套了其他小朋友大于等于两圈!

    小杏送出去第四个球之后,精力充沛地回到起点,这时候,她身旁的意林才刚刚送完一个球回来。

    她飞快地再翻两个跟头,来到装气球的篮子前方,睁大眼睛找了许久,却怎么也找不到黄色的气球。

    小杏急坏了,脸蛋一下子涨得通红。

    她跑到裁判老师面前,急得都口吃了:“老师,我的篮子里没......没有球了,我没有黄色的了......”

    老师分不出太多注意力搭理她:“你说什么?”

    小杏眼眶都急红了。

    就在这时,场外的意林妈妈突然朝意林喊道:

    “意林,你抱错了,咱们要拿蓝色的球,快点回去换一下!”

    意林听见妈妈的声音,停下脚步,有些不知所措,傻傻地站在场中寻找妈妈的身影。

    小杏转身看过去,发现意林怀里正抱着一个黄色气球。

    裁判老师正欲问清楚小杏找她有什么事,眼前的小豆丁突然就跑远了。

    小杏来到自己的篮子前面,从里面抱出一个蓝色气球,然后飞快跑向意林,和她手里那个对换了一下。

    “小杏真是好样的!”

    场边,姚嘉激动地抱住了盛卉,盛卉也很激动,激动地把她推开了点,免得影响到她记录下孩子们互帮互助的友爱瞬间。

    小杏和意林同时把自己手里的气球交给大人们。

    比赛时间所剩无几,她们不用再跑回起点了,只需要留在原地给大人们加油。

    小杏的目光紧紧跟随着叶叔叔,仿佛一眨眼的瞬间,叶叔叔就翻完跟头了,动作快得她都看不清。

    “叶叔叔好厉害,叶叔叔加油!”她站在原地,一边蹦一边喊。

    “爸爸加油!”

    “爸爸冲鸭!”

    “爸爸爸爸爸爸啊啊啊.......”

    身旁的小朋友们全都在声嘶力竭地大声嚷嚷,小杏被她们嚷得有点错乱,迷迷糊糊地跟着大喊了声:

    “爸爸加油!”

    叶舒城此时已经跑到树下,抬手系气球带子的时候,冷不防听身后小杏喊了他一声“爸爸”。

    不知怎的,他的手倏地一滑,黄澄澄的气球摇摇晃晃地落了下去。

    盛卉的心也跟着气球坠了下。

    不足半秒,他眼疾手快地捞起气球,两手捏住系带,利落地缠绕、打结、系紧,终场哨响的那一刻,小杏组的第五个气球稳稳当当地挂在了树梢上。

    他们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盛卉身旁,瞿瑶一边鼓掌,一边用略微嘶哑的声音对闺蜜说道:

    “你找的是什么品种的染色体?”

    盛卉眨了眨眼,一脸莫名。

    瞿瑶继续道:“把爸爸运动会当成奥运会一样认真对待的男人,你要说他没点别的心思,我是真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