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25章 Chapter25

    上了车, 盛卉问叶舒城去哪,家还是公司,她让司机先送他。

    叶舒城一如既往的绅士:“先送你们回家吧。”

    “也行。”

    反正浪费的不是她的时间。

    回程的道路比来时畅通些, 不到半小时,轿车就开到了新华西路上。

    夜色中的小福星幼儿园像一座安静的城堡, 小杏刚才睡了一觉, 这会儿才醒来, 看到轿车经过自己的学校, 她高兴地指给妈妈看。

    又往前开了一百多米,盛卉让司机在提花巷口停车。

    这一截巷子很窄,车开不进去,需要绕半个街区,从另一个巷口开进去。盛卉想到小杏晚饭吃得太多了, 所以想带着她散步几百米,从这里走回家。

    盛卉拉开车门的时候, 看到叶舒城也准备下车。

    她停下动作:“不麻烦叶总送。”

    叶舒城:“天太晚了。”

    盛卉:“才八点。平常这个时候,叶总才刚刚开始加班吧?”

    叶舒城不想和她抬杠,遂将车门合上,重新系上安全带。

    盛卉带着小杏下了车,让她隔着车窗对叶舒城说再见。

    “叶......爸爸再见!”

    她现在称呼改得还不够顺口,不过叶舒城并不在意:“宝贝再见,爸爸过几天再来看你。”

    从热闹的街道拐进小巷, 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另一个幽静的世界。

    盛卉当时挑选住址的时候就考虑过这一层——附近居民多是老人, 作息偏早,晚上的噪音也能少点。

    三月末的夜风残存着丝丝缕缕的凉意,盛卉问小杏冷不冷,要不要抱, 小杏摇头说一点也不冷。

    小孩子的身体是个天生的小火炉,盛卉担心她自己感觉不到冷,正欲弯腰抱她的时候,正前方百米开外的地方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距离太远了,盛卉听得很不清晰。

    过了几秒,那声音重复了一遍,更尖锐了些,盛卉终于听清了。

    “抓小偷,抓小偷啊!”

    紧随其后的,还有一串速度极快的,正朝她们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盛卉心内陡然一惊,连忙拉着小杏闪到路边,将孩子牢牢护在自己身后。

    道路前方的黑影正在飞速靠近。

    盛卉自然不会想着见义勇为。

    不怪她自私,她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还带着个四五岁的娃,顶多掏出手机帮忙报个警,其他的爱莫能助。

    小偷越跑越近了,借着昏黄的路灯光照,盛卉看见他身高175左右,戴着个黑色口罩,上半身穿墨蓝色夹克,下半身是黑色牛仔裤。

    她牢牢攥着手机,拇指点开拨号盘,准备拨号报警。

    谁曾想,小偷跑到跟前,即将和她们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砸中,“哎哟”叫了一声。

    盛卉登时吓得魂不附体。

    是小杏,她从路旁的大盆栽里捡了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两手合力向前一扔,出其不意地砸到了小偷的腹部。

    小偷捂了下肚子,步伐放慢,凶恶的视线扫了过来。

    这个小石头根本对他造不成什么伤害。

    他的目光落在盛卉手里发着光的手机上,手机是时下最新款,一台一万多。

    他要是敢过来,盛卉就敢......把手机扔给他。

    什么都没有保命重要。

    就在盛卉准备破财消灾的时候,朝她大步袭来的小偷大哥突然“嗷呜”一声,仰面倒到了地上。

    身体坠地的闷响伴随着叫嚷声,只见他落地之后,又像个破麻袋似的被人强硬翻转过来,面朝下,双手反剪在身后,被一双熟悉的白色运动鞋狠狠踩住。

    “爸爸!”

    小杏激动地喊道,声音微微发着颤,差点要哭出来。

    叶舒城的视线扫过她泛红的眼眶,还有盛卉惊魂未定的苍白面容,冷声嘱咐道:

    “你们先回家,我等警察来。”

    盛卉点了点头,弯腰抱起女儿,疾走到半路,终于遇到被偷了东西的失主。

    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巷子里的男人。

    昏黄灯光将他的身影拉长,投射在地面,一如往常的清俊优雅。

    而他刚才将人拽摁在地的时候,又是截然不同的心狠手辣。

    盛卉收回目光,抱紧小杏快步走进周园别苑的大门。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门铃终于被按响。

    客厅桌上放了一杯温水,盛卉问叶舒城喝不喝,后者摇了摇头。

    他走进别墅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窝在沙发上的小杏。

    “刚才为什么乱扔石头?”

    他第一次用这么冷硬的声音对小杏说话,“你觉得你能保护好自己和妈妈吗?”

    小杏抱着沙发抱枕,两条腿蜷缩在枕头下面,身体微微打着颤,终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盛卉忙不迭挡在他俩中间,用手给女儿揩了揩眼泪:

    “她已经吓坏了,别说她了。”

    叶舒城深吸一口气,稍微放缓声调,目光温和了些,唯有下颌线仍然绷得笔直:

    “见义勇为是好事,但也要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下次不许这么做了。”

    “我知道了.......呜呜呜......”小杏身体哆嗦着,豆大的眼泪一颗一颗往下坠,“再也不敢了......”

    叶舒城的手机又响了,今晚不知道第多少次,各个秘书轮番汇报工作,或者催他做决策。

    他走到盛卉身边,低声说:“我得先走了。刚才话说得重了些,你安慰一下她吧。”

    盛卉愣愣的点两下头。

    直到叶舒城走后,她抱着呜咽中的小杏,想到刚才他教训小杏的画面,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男性果然都比较心狠吗?

    盛卉原以为自己已经够坚定了,可是在痛哭流涕的宝贝女儿面前,她根本说不出什么重话。

    但她知道,刚才确实是教育孩子最佳的时刻,只有让小杏哭着记住教训,下次才不会继续犯错。

    深夜,盛卉洗漱完毕,躺在小杏房间陪她睡觉。

    房间里亮着一盏暖橘色床头灯,盛卉抚了抚女儿白生生的小脸,捡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忍不住给叶舒城发了条消息。

    【今晚谢谢了】

    他这会儿兴许还在忙,隔了十几分钟才回复:【小杏睡了吗?】

    盛卉:【刚睡着不久】

    盛卉:【被你吓得都不敢睡觉,还要我陪】

    明明是小偷最吓人,她却把这个锅甩给了他。

    叶舒城:【我的错】

    叶舒城:【刚才确实有点生气】

    盛卉盯着那行字看了半宿,打字回复:【可以理解......】

    可以理解。

    叶舒城忍不住勾了勾唇。难得盛大小姐能理解他一回。

    小杏已经睡熟了,盛卉掀开被子,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时候,手中的手机蓦地震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她眼皮一跳,直接就给挂了。

    好端端的聊着微信,突然打什么电话?

    回到自己房间,很快又收到对方的消息。

    叶舒城:【有事想和你聊聊】

    盛卉盯着那行字,怎么看怎么觉得古怪。

    她才不要在大半夜陪一个二十来岁的看起来就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聊天。

    盛卉:【没空聊,我要睡觉】

    盛卉:【拜拜】

    发完这两行字,她直接将手机关机,倒头睡下了。

    -

    转眼到了周一,早上八点不到,盛卉送小杏上学之后,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

    她慢悠悠地在巷子里闲逛,路过离她家最近的居民小区,小区楼下站了几个叔叔阿姨,好像在围观某个工程队施工。

    盛卉闲着没事干,凑过去问:“这里在干嘛呢?”

    有个和她相熟的六十来岁的阿姨说:“五楼住户在装修呢,据说有人把五楼的两套房一起买了下来,现在要把墙打通,合成一大户。”

    盛卉听罢,惊讶道:“这幢房子有几十年历史了吧?邻居都同意吗?”

    阿姨笑着说:“新业主在物业和街道那儿都办了手续,还挨家挨户告知了,我老伴看了他们的装修图纸,说没什么问题......就是没想到装修得这么快,上周才走完手续,这周工程队就上了。”

    盛卉心想,能把事儿办得这么利落的,多半是有钱又有闲的厉害人物。

    那样的人住哪里不好,为什么要挑这么个老掉牙的小区?房价高得离谱不说,冬天冷夏天热,公共设施老化,消防也有隐患......两套房子合起来,面积估计也只有一百四五十平,图啥呢?

    她站在楼下围观了一会儿,隔壁楼道下来一个年轻一点的阿姨,五十岁上下,手里拎着个小喷壶,又来给她在绿化带里种的辣椒浇水了。

    看到盛卉,阿姨眼睛一亮,快步走到她身边。

    “小盛啊,这几天都没看见你,一直想问来着。”

    她拉住盛卉胳膊,一脸好奇,“你朋友没事在我们小区买房干嘛?”

    盛卉呆住了:“我什么朋友?”

    阿姨指了指楼上正在装修的楼层:“就上回陪你和小杏一起回家的小伙,长得贼漂亮那个。那两套房就是他买的。”

    盛卉:???

    “阿姨,您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呀,那么漂亮的小伙,肯定不会认错。”

    盛卉脸上的笑容彻底僵了,脑壳里头一阵又一阵地发懵。

    那个冤大头竟然是叶舒城......

    她忍不住倒退好几步,一路退出小区大门,直到停在巷子正中央的位置。

    她原以为,叶舒城这样养尊处优的大老板,说要在她家附近买房子,多半会买在一公里以外的那些高档豪宅,那样才符合他尊贵的身份,同时,开车过来看小杏也挺方便的。

    没想到他竟然做得这么绝......

    盛卉望了眼自家花园围栏和隔壁小区围墙,中间只夹着一条小巷,相隔不到......五米。

    这个距离,还没有盛卉脑袋里那一串问号来得长。

    姓叶的要是去练一练跳远,不怕死的话,说不定能从他家窗户直接蹦到她园子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