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28章 Cha2pter28

    盛卉的睫毛轻颤了下, 目光从睫羽投下的阴影中穿过,倾斜向下,看到眼前的男人双臂交叠, 长指捏住衣角, 利落地将衣服往上掀, 白皙健壮的身体登时展露在她面前。

    最引人注目的是腹部那几道漂亮的沟壑,对盛卉而言,倒也不算陌生。

    剪个吊牌罢了,都要把衣服脱下来, 现在的男生都这么舍近求远么?

    她忍不住眨了两下眼,记忆一下子拉回五年前的第一个夜晚。

    他们并肩坐在小别墅的布艺沙发上,她主动凑到他身边, 手心覆上他的手背,很快又难受地移开。

    太痛苦了,她从心底感到抗拒和恶寒。

    抬眼看见叶舒城全程端坐着,十足的正人君子模样, 她又被他逗乐了, 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这个晚上, 最终什么也没发生。她把他扑倒两次,每一次都铩羽而归,连嘴都没亲上,就被心魔逼退了。

    当时, 盛卉心里大喊完蛋。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接受他,有可能永远都接受不了。

    转机在第二天降临。

    他们租的别墅花园里有个干净的小泳池, 正是七八月间,酷暑季节,叶舒城问她会不会游泳, 要不要下去趟趟水。

    盛卉的泳技稀巴烂,但她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换好泳衣,她披上浴巾走到泳池边,坐在岸上,脚伸到池子里踩水。

    叶舒城比她慢一步。

    他从别墅里缓步走出来,盛卉扭头看他,日光斜照在他身上,镀出一层白金色的光晕。

    好像飞机穿出云海的那一刻,舷窗外的阳光亮得直透人心,盛卉微微眯起眼,于耀眼的夏日阳光中对上他那双清冷的棕色眼睛。

    她一直知道他长得很好看。

    现在发现,原来他不穿衣服的时候比穿衣服还好看。

    叶舒城很快走到泳池边,在盛卉身旁坐下。

    然后,他做了从他们相识到现在的唯一一件失礼的事。

    趁她盯着他发呆的时候,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她一下。

    盛卉的心脏狠跳了下。她依然感到抗拒,但那情绪已经十分细微,完全可以压制住。

    然后,他们落到泳池中,冰凉的池水包裹之下,她碰到他的手,手臂,肩膀,还有前胸和腹部起伏的坚|硬。

    似乎就这样慢慢地适应了。

    再然后,两个毫无经验的新手,泳池站姿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有点高难度。

    盛卉被抱到卧室的大床上,干燥的被褥很快被他们的身体洇湿。

    ......

    耳边传来“嗒”的一声轻响,来自可怜的卫衣吊牌,被男人不费吹灰之力扯断了。

    盛卉回过神,美艳的双眼一时间显得有些呆萌。

    “剪刀在哪?”叶舒城拎着衣服问她。

    盛卉:“标签也要剪?将就着穿呗。”

    叶大少爷可真是身娇肉贵呢。

    她这般想着,目光不自觉又在他身上逡巡两周。

    唉,长成这样,难怪娇贵,可以理解。

    叶舒城不再回话,只垂眸看着她,目光平静,仿佛对自己没穿衣服毫无知觉。

    距离实在有些近,若有似无的热气渡过来,盛卉隐约闻到一阵极淡的男士香水味道。

    她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根子。

    还挺烫。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退后,总觉得这样下去要发生点什么......

    吱呀——

    别墅大门忽然由外打开,黄阿姨牵着小杏的手走了进来,边走边念:“这孩子怎么一个人站在外边......”

    绕过玄关,看见屋内的情景,她倏地闭上了嘴。

    小杏跟在黄阿姨身后,奶声奶气地说:“我在罚站呢,我已经罚站五个小时了!”

    其实,从叶舒城被喷水器打湿到现在,还没有过去十分钟。

    小杏很快也看见了客厅里的爸爸和妈妈。

    她睁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嘴巴张成标准的“o”字。

    盛卉反应过来,连忙倒退两步,直到后背撞上吧台,她抬手扶住吧台台面,尴尬地招呼叶舒城:

    “还......还不快把衣服穿上!”

    黄阿姨自知非礼勿视,把小杏送进家门她就撤了。

    剩小杏一个人呆呆站在客厅,看着爸爸飞快穿上衣服,妈妈原地转了一圈,然后走过去拎走爸爸湿掉的衣服,丢进洗烘一体机,后又走回来,伸手捏捏她的脸:

    “小朋友,发什么呆呢?”

    小杏:“爸爸妈妈,你们刚才在干嘛?”

    盛卉差点噎到:“没干嘛。”

    “我都看到了。”小杏仰起稚嫩的小脸,脆声说,“爸爸光溜溜,妈妈笑嘻嘻,你们在玩什么游戏不告诉我?”

    盛卉/叶舒城:......

    “我哪有笑嘻嘻。”盛卉把自己嘴角扯下来,对着女儿扮了个鬼脸,“净胡说。”

    话音落下,叶舒城似是实在压抑不住,唇边溢出一声笑。盛卉回头瞪他,他马上收了笑,表情淡定得不行。

    盛卉窘了一会儿,很快又自我纾解了。

    笑嘻嘻就笑嘻嘻,帅哥用他漂亮的身体取悦我,我不笑嘻嘻,难道还哭丧着脸不成?

    盛卉弯腰摸了摸女儿的脑袋,低声“夸”她:“我的宝贝女儿眼睛最尖了。”

    小杏笑起来,片刻后又摆出严肃表情,走到叶舒城身边对他道歉。

    叶舒城根本没生气,但他接受了小杏的道歉,告诉她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

    小孩子忘性大,没一会儿就忘了这茬,兴奋地拉着叶舒城的手往茶几那边走。

    盛卉跟在他们身后,直到停在茶几旁边,看见小杏抱起桌上一个透明的塑料盒子。

    盒子里面铺满了苍绿色的叶片,有许多白色的、条状的物体在叶片上缓慢蠕动着。

    视线落到那儿,盛卉的头皮一阵发麻,大惊失色:“这是什么!”

    “妈妈,这是蚕宝宝......”

    下一瞬,原本和叶舒城并肩站的女人突然闪到了他的身后。

    她用两只手攥着他的上臂衣袖,叶舒城稍稍侧过头,能看见她粉色的指尖陷在他的衣料中,她的脑袋从他肩侧探出来,脸蛋白生生的,瞳孔里头藏着几分惊恐。

    小杏不明所以,抱着盒子站起来,叶舒城连忙伸出手臂,挡在盛卉身前:

    “宝贝别过来,妈妈害怕蚕宝宝。”

    小杏听罢,乖乖后退了一步,试探性地说:“妈妈,它们很可爱的,身上也很干净,以后还会吐丝给我们做衣服呢!”

    “好好好,妈妈知道了。”

    盛卉仍躲在叶舒城身后。

    她从小就怕虫子,特别怕,可是小杏看起来很喜欢手里的新朋友,她必须想办法克服一下心理障碍,不能扫了孩子的兴......

    叶舒城没料到她会这么怕。

    之前听瞿瑶提起过,他虽然记下了,但是以为只是女孩子嫌弃飞虫,蚕宝宝这样经常被当做宠物养的虫子,可能不会引起她的反感。

    “小杏,你把蚕宝宝给爸爸,以后爸爸帮你养。”

    叶舒城突然对小杏说。

    小杏懵懂地眨了眨眼,渐渐意识到,爸爸这是要把蚕宝宝带走了。

    她非常不舍地抱住塑料盒子。

    叶舒城:“妈妈不喜欢......”

    “我没关系。”盛卉打断他,“不就是虫......虫子吗,它们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叶舒城转脸看她:“你明明就很怕。”

    盛卉:“我尽力克服。”

    两人莫名其妙较起了劲,最后,叶舒城退一步:

    “宝宝,以后爸爸每次来看你的时候,都把蚕宝宝带来陪你玩。”

    小杏抱着盒子挣扎了好一会儿。

    最后,肯定是爱妈妈占了上风,比起不能每天和虫子玩,她更不希望妈妈害怕。

    她把盒子郑重地交给叶舒城:“爸爸,你一定要照顾好它们。”

    叶舒城笑起来:“我会的。”

    盛卉站在他俩身后,看着他们拉钩上吊互相约定,她的眼神莫名沉了下来,若有所思的样子。

    从中午到现在,叶舒城已经在周园别苑待了很久,公司事务繁忙,盛卉也回来了,他是时候走了。

    送他离开的时候,走到室外,远处成片阴沉的天幕中,有金光破开云翳,神诏一般,从高空倾泻而下。

    盛卉跟在叶舒城身后,从家门口一直送到停车位附近。

    叶舒城停在轿车旁,长身玉立,回眸望了她一眼。

    她今天穿了一套浅碧色的连衣裙,脱下外套之后,窈窕纤细的身形展露无余。

    她冲他笑了一下,五官妩媚又灵动,微弯的眼睛堪比世上最绚烂的宝石。

    那笑容十分友好,唇角上扬的弧度很自然,毫不倨傲,也不像从前那样总含着阴阳怪气。

    “还有事吗?”他问道。

    盛卉点头,心平气和地喊他的名字:“叶舒城。”

    “嗯?”

    “叶舒城,你是小杏的爸爸,照顾小杏的情绪就足够了。”

    她顿了顿,轻缓地说,“不要那么在乎我的感受。”

    更不要把我凌驾在你的宝贝女儿之上。

    话音落下,耳边只剩一阵阵阴冷的微风。

    即使到了四月,也有这样的日子,昨天还春暖花开,今天又乍暖还寒,四下的景致仿若寒冬。

    司机还坐在驾驶座上,犹豫着眼前这个情况,要不要下来给老板开车门。

    叶舒城径自拉开轿车后座门。

    他将目光从盛卉眼底抽离,什么也没有回答,不像从前一样,她说什么他就认什么。

    “早点回去吧,外面很凉。”

    上车离去之前,他只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