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34章 Chapter34

    早晨六点不到, 叶舒城就醒了。

    昨晚实在太累,没来得及洗澡,他清醒后第一个想法, 就是速速冲个澡, 早点开始工作。

    撑坐起来, 目光扫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昨晚睡前, 他似乎和盛卉聊了几句?具体说了什么,他已经没印象了。

    点开聊天窗口, 看见聊天记录,叶舒城登时两眼一黑。

    果然太困的时候不能瞎回信息, 尤其是女生的信息。

    好歹洗把脸, 看清楚人家发了什么,再回。

    他长叹一口, 垂眸打了一行字。

    很快意识到她现在应该还没起, 发消息可能打扰到她睡觉。

    晚点再说吧。他非常无奈地放下手机。

    早间,周园别苑。

    深春的天气愈发温暖, 小杏终于换下毛衣,穿上一套漂亮的纯棉连衣裙,下半身是浅色的连裤袜, 出门的时候再穿一双奶油色小皮鞋, 整个人明亮又粉嫩, 像从春天花园里走出来的小精灵。

    母女俩坐在餐桌边吃早饭,盛卉的手机震了震,她瞥一眼过去, 看到是叶舒城发的消息, 于是放下筷子, 拿起手机。

    她倒要看看, 这家伙的脸皮能厚到什么程度。

    叶舒城:【不好意思,昨天没认真看你发的照片】

    一上来就道歉,倒是让盛卉的嘲讽有些无处可去。

    她想了想,相信他说的就是事实。否则,真的很难解释他昨晚发的什么疯。

    看都不看照片就回“好看”,打字也懒得打,直接发语音,这说明什么?

    盛卉:【好的,我知道你很敷衍了】

    叶舒城:【抱歉】

    叶舒城:【昨晚太累了,眼睛也很迷糊】

    盛卉:【眼睛可不背这锅】

    她心知他说的是实话,昨天傍晚他陪小杏玩换装游戏的时候,已经是一副强打精神的样子。

    但是,不怼他两句,她心里就不舒坦。

    盛卉切到橙色软件,快速下单了十几样东西。

    盛卉:【眼睛好惨。我给它买了眼部按摩仪,鱼肝油胶囊,蓝莓叶黄素含片,还有各种各样的眼药水,希望它早日康复。】

    叶舒城:......

    他的消化能力很好,不过一会儿,就能把盛卉这番话强行当做她对他的关心,然后心安理得地收下。

    叶舒城:【谢谢】

    盛卉:【不用,我做慈善的。每个人都献出一份爱心,世界就会变成更美好的春天】

    餐桌对面,小杏喝完牛奶,仰头对妈妈说:

    “妈妈,你不吃饭吗?”

    盛卉:“马上吃。”

    差点给小杏树立了不好的吃饭榜样,她立刻放下手机,认真对付起餐盘里的食物。

    小杏又问:“你刚才在笑什么呀?”

    盛卉倒不避讳:“笑你爸。挺好玩一人。”

    小孩子的脑回路比较特别,她把妈妈那番话理解为,妈妈喜欢和爸爸一起玩,和爸爸一起玩让她很开心,所以老是笑。

    小杏已经吃完饭了,她擦干净嘴,笑呵呵地说:“我也喜欢和爸爸一起玩!”

    盛卉听出女儿曲解了她那句话的意思,解释道:“我只是说你爸这人挺好玩,不代表我喜欢和他玩。”

    小杏一脸呆滞。

    算了。盛卉懒得再解释,解释了估计女儿也听不大懂。

    转念一想,其实和他玩玩,好像也可以?

    “妈妈,你又笑了。”

    小杏牌监视器自动播报道。

    这回,盛卉干脆不吃饭了。

    “小孩子眼睛太尖会被妈妈抓走亲死的~”

    话音落下,她擦了擦嘴,两手将女儿抱到自己膝上,低头不停地啄亲她的眼睛。

    小杏咯咯笑个不停,直到笑太过,打起了饱嗝,盛卉才放过她,一边给孩子抚背顺气,一边含笑对她说:

    “看到你眼睛这么尖,我就放心了,至少没遗传到你爸的毛病。”

    吃完早餐,七点半,盛卉准时送小杏上学。

    回家休息半个多小时,等她驾车从家里出发,经过小福星幼儿园门前的新华西路时,送娃大军早已撤退得一干二净,路上畅通无阻。

    除却早上和下午接送孩子的时间段,这条藏匿于老城区之中的林荫路,甚至算得上冷清。

    盛卉对交通事故有很深的阴影,所以她开车非常谨慎,尤其是经过学校门口这样的特殊路段,她行驶速度很慢,一边开一边左顾右盼,时刻注意着人行道上的动向。

    来到小福星幼儿园正门口,大门旁边的小门开着,有个小男孩突然追着他的电动跑车玩具冲了出来。

    男孩不过四五岁大,身边暂时没看到家长。

    他跑得很快,眼看就要冲到马路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急切的呼唤:“哲希!别过去!”

    盛卉生怕撞到他,吓得猛踩了一下刹车,轿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尖锐的嘶鸣声,瞬间急停下来。

    她立刻从车上下来,看到轿车和孩子还隔着一定的距离,终于松了一口气。

    盛卉走到男孩面前,捡起他的电动玩具车,仍有些心惊肉跳。

    转头看到身旁几米开外的地方,不知何时,有个男人摔倒在了地上,挣扎着起不来。

    “爸爸!”小男孩冲到他身边,似乎想把他扶起来。

    盛卉连忙赶过去。

    男人挣扎的动作有点奇怪,直到他的裤腿不小心向上翻起一截,阳光下反射着金属的光泽,盛卉才明白过来,他是个残疾人,右下肢佩戴着假肢,假肢刚刚损坏了,所以他才站不起来。

    盛卉并不了解假肢这种工具,但她隐约能看出来,男人佩戴的假肢很高档,照理说材质应该很好才对。

    那么,刚才他看到孩子冲向路边,该有多惊慌,使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把完好的假肢一脚踩坏?

    盛卉站定在原地,纠结了很久,仍然无法朝他伸出援手。

    她不喜欢接触男人,更别提陌生人了。

    男人似乎也没想过寻求她的帮助。

    途径的路人走过来帮忙,也被他婉拒了。

    看到孩子完好地回到身边,他平静了很多。经过几次尝试,终于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单脚撑地,站直了身子。

    忽略残疾的那条腿,他是个非常高大俊朗的男人,三十出头的模样,小麦色肌肤,一张脸生得尤为帅气。

    残疾毫不影响他的气质,他的站姿比普通人笔挺得多,英气十足,犹如军旅出身。

    “实在太抱歉了。”他站直后,第一句话就是向盛卉道歉,“孩子太淘气了,我回家一定好好教训他。刚才吓到你了吧?”

    不等盛卉回答,小男孩立刻反驳道:

    “我才不淘气!我知道不能跑到马路上,我刚才根本没跑上去!”

    他眼眶还红着,单手拉着爸爸的衣袖,一脸不服气。

    “哲希!就算在人行道上,也不能乱跑。你刚才差一点点就跑到马路上,爸爸吓到了,这个阿姨在路上开车也被你吓到,你说你有没有错?”

    男人低声教训道,“快向阿姨道歉。”

    小男孩咬了咬唇,明明没服气,却听从了父亲的指示,仰头含着泪,对盛卉说:

    “阿姨,我错了,对不起,以后再也不敢乱跑了。”

    盛卉弯腰摸了摸他的头发:

    “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以后要记住了,生命安全永远放在第一位。”

    气氛缓和下来,盛卉主动问男人:

    “孩子看起来上中班了,你们是来办转学的吗?”

    “还不确定。今早约了招生的老师,带他来学校逛逛。”

    顿了顿,男人又问,“您是这所幼儿园的家长吗?怎么称呼呢?”

    盛卉:“是的。我姓盛。”

    盛卉自小排斥异性,如非工作需要,几乎不会和陌生异性产生任何交集。但她似乎并不讨厌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她不愿意和他发生肢体接触,但莫名觉得他应该是好人。

    本来在幼儿园就很难见到男家长,这个男人很关心孩子,行为对话也充满绅士风度,这些就很难得了。

    两人又聊了些幼儿园的事。男人对附近几所幼儿园都做了深度考察,盛卉听完,越发惊讶。她作为单亲母亲,承担所有带娃责任,当年挑选幼儿园的时候,远不如人家做的系统、认真。

    如果有时间,她还真想和他多聊两句,交换交换心得。

    但她现在要去上班了。

    临别时,盛卉发现,男人自从站起来之后就没挪动过位置。他没带手杖,显然是行动不便了。

    男人注意到她的视线,微笑说:“我能跳几步,已经打车了。”

    他自己开了车过来,但是现在肯定不能再开了,喊司机过来接太浪费时间,所以选择打车。

    盛卉看了眼他,又看了眼小豆丁。

    如果只有他自己倒也罢了,还带着个淘气的小娃娃,盛卉莫名有些担心。

    鬼使神差地,她问:“你们家在哪?”

    男人:“挺远的,不麻烦盛小姐了。”

    “爸爸胡说!”小男孩立刻戳穿他,“我们家离这里有两千一百米,爸爸开车过来大约花费五分钟,一点也不远。”

    男人闻言,皱眉瞪了一眼儿子。

    盛卉想了想,做出决定:“别打车了,我送你们。”

    五分钟的车程,不影响她上班,更何况,她也不是那种无脑的圣母,面对一个陌生男人......即使是残疾人,伸出援手的时候,她肯定率先考虑自己的安全。

    所以,她自己不开车,喊司机过来送。

    盛家的司机虽然是女性,但是身材魁梧,相当于半个保镖,她就住在周园别苑的副楼里,随时待命。

    几分钟后,在司机的搀扶下,男人千恩万谢地坐上盛卉的车后座。

    盛卉坐在副驾驶位置。

    短短几分钟路程,他们仍在聊孩子的教育问题。

    男人:“别看我懂得多,很多都是纸上谈兵,放到哲希这个小魔头身上......”

    盛卉突然打断,笑着说:“刚才就想说,我女儿小时候和你儿子同名,所以我觉得我们挺有缘的。”

    男人有些惊讶:“小时候?”

    盛卉补充:“一岁以前。我外公外婆给她起的名字,盛喆希,两个吉的喆,希望的希。”

    “后来怎么改了?”

    “因为她自己实在不喜欢这个名字。”

    盛卉又把小杏周岁宴上的故事说了一遍,话音落下,男人大笑起来。

    “太可爱了。小杏这个名字也很好听,一听就是非常讨人喜欢的女孩子。”

    “是呀。”

    轿车很快开到男人小区楼下。

    透过车窗,盛卉看到,那是这附近最高档的小区,房价一平六位数,普通人绝对住不起。

    两人聊得投缘,下车前,男人对盛卉说,他看到小福星幼儿园里有很漂亮的植物园和小动物园,各种娱乐设施也比其他幼儿园丰富得多,不出意外的话,周内就会让哲希转进去念中班。

    “不知道您方不方便交换联系方式?我可能还有问题想要咨询您。”

    盛卉大方地加了他的微信好友。

    “我叫叶聿洲。”男人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名字打出来发过去。

    盛卉看到他的姓,目光怔了一下。

    从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产生了莫名其妙的熟悉感,现在再细想,这个男人似乎和叶舒城长得也有点像。

    她思忖片刻,斟酌措辞,又问:

    “您的头像和我一个从事互联网工作的朋友很像。这个头像是不是特别适合互联网工作者的气质?”

    她用这种委婉的方式,询问对方的职业。

    叶聿洲:“有吗?可惜我对互联网一窍不通,我是申城大学地质学的老师。”

    盛卉赞叹了句,心中疑惑渐消。

    如果真是叶家人,怎么可能不从事互联网工作?地质学和互联网相比,简直天差地别。

    “我是盛世的员工,负责市场。”盛卉也报出了自己的职业,“叶先生如果想买酒,尽可以联系我,我帮你找渠道。”

    叶聿洲:“我爸很喜欢喝酒,不过他喝洋酒不多。有机会一定联系盛小姐。”

    盛卉目送叶聿洲下车,他不让司机帮忙,单脚跳了几步,小区门口立刻有人迎上来搀扶住他。

    轿车再度发动,窗外,小哲希似乎在爸爸的命令下,朝着盛卉这个方向招手与她告别。

    盛卉隔着车窗挥了挥手。

    车窗是单向透视,外面的人看不到。

    路上,盛卉不禁陷入沉思。

    如果世界上多几个像叶舒城和叶聿洲这样的爸爸,一定有很多孩子的童年能挽救回来。

    别看叶聿洲还挺会教导孩子的,小哲希被他养得那么皮,说明平常生活中没少宠他。

    真好啊。

    盛卉深吸一口气,躺进车座揉了揉脸,不再多想了。

    -

    三天后,星期四。

    叶聿洲的行动力很强,和老婆讨论过,确定选择小福星幼儿园,他在两天之内走了该走的关系,办完了所有手续,第三天,就带着叶哲希入学了。

    中班的小孩子,不是第一次上学,叶哲希表现得很从容,爸爸妈妈还在拉着他不断嘱咐,他却一脸无所谓,反而劝他们快点回去上班。

    他一点也不害怕新环境,不管在哪里,他相信自己都会混得很好,然后拥有一群新的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跟班。

    他的班级是中三班,教室在幼儿园主楼二楼。

    幼儿园二楼有个漂亮的圆形中庭回廊,设计成照片展示区,回廊墙面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活动照片。

    正好是课间休息时间,老师让班里的小朋友多找新同学玩。

    中三班的小朋友找了半天,才在教室外面的回廊上找到新同学叶哲希。

    “你在干嘛呢?老师说过,休息时间也不能乱跑。”

    叶哲希:“我在闲逛。”

    这所幼儿园比他原来的幼儿园大得多,他必须早点掌握这里的地形结构——成为大哥大的第一步,就是识路。

    走到最大的一面展示墙旁边,叶哲希一边走,一边认真观察墙上贴的照片。

    好像是某场体育比赛的照片?

    哟,有个扎小辫的女生拿了第一名,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

    他往前走,看到另一张照片。

    又是这个扎小辫的女生,站在一颗树下面,树上挂满了黄色的气球。她的气球是最多的,估计又拿了第一名。

    他继续往前走,脚步一顿,皱眉。

    怎么还是这个扎小辫的?

    这回是大领奖台,台上站了许多家长孩子。她站在中间位置,脖子上挂着金色奖牌,笑得像一朵花。

    新幼儿园里的男孩子这么菜吗?什么比赛的第一名都让女孩子拿?

    叶哲希有些不服气,指着照片上的女孩子问旁边的同学:

    “她是谁?”

    中三班的小朋友面面相觑:“不知道。”

    照片上没有名字,有眼尖又认字的小朋友看懂了旁边的配文,对叶哲希说:

    “好像是小班的女生,这里写着,小二班。”

    叶哲希循势望去,目光抬高了些,忽然看到那张集体领奖照中,站在小辫女生旁边,还拉着她的手的年轻男人,非常非常的眼熟。

    可不就是他的亲叔叔!

    叶哲希震惊了。

    为什么叔叔会出现在她旁边?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必须要搞清楚了。

    每天早上九点半左右,小福星幼儿园全体小朋友会被带到操场上做早操,或者跳一些简单的舞蹈。

    今天早晨,老师让小朋友跟着音乐转圈圈跳舞。

    叶哲希第一次参加,不会跳,老师让他站在旁边看动作,慢慢跟着一起跳。

    叶哲希站着一动不动,目光在人群中转来转去。

    他在找小二班在哪。

    十分钟后,舞蹈时间结束了。

    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不能自行解散,跳完舞,她们要聚到老师身边,排排站,在老师的带领下回到教室。

    小杏特别喜欢今天穿的皮鞋,奶油色,在阳光下亮晶晶的,尤其是走路的时候,皮鞋随着动作反射阳光,鞋子表面仿佛覆盖了一层小星星,漂亮极了。

    她已经连着穿了好几天,每天都看不够。

    一边走一边盯着自己的皮鞋,小杏走得很慢,落到队伍后排。

    老师带着小朋友们离开操场,小杏乖乖跟在队伍中,时不时就要低头看一眼自己漂亮的皮鞋。

    没走几步,她眼前突然拦过来一只手臂。

    是个陌生的男孩子,眼睛大大的,长得很帅,像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一样。

    “你是谁?”他问小杏。

    小杏愣住了。

    什么意思?他自己过来找我,又问我是谁?

    男生换了种问法:“你名叫什么?”

    小杏老实答:“我叫盛小杏。”

    盛小杏?

    不知道为什么,叶哲希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仿佛前段时间在哪里听过。

    “盛小杏。”他昂着头,趾高气扬地问,“我叔叔和你是什么关系?”

    听完这个问题,小杏更懵了。

    她张了张嘴,葡萄似的眼睛眨巴眨巴:“你叔叔是谁?”

    哲希:“我叔叔是......”

    完了。

    他好像不知道叔叔名叫什么?!

    哲希深吸一口气:“我叔叔就是我叔叔!他和你一起上台领奖,还拍照片了。你最好实话实说,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小杏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她的眼睛从哲希脸上移开,看到前方十几米外,颜老师已经带着小朋友们拐到大树后面,渐渐走远了。

    “我要走了。”小杏有点着急,“老师让我们回教室。”

    哲希:“你自己不会走?”

    小杏抿了抿唇。她觉得这个男生好奇怪,说话的语气很冲,她不喜欢。

    哲希:“你都在这里读了这么久,该不会还不知道教室在哪吧?我才刚转学过来,已经会自己找教室了。”

    小杏反驳道:“我也会!”

    哲希:“那不就得了。”

    小杏:“可是老师让我们跟着她走,我们要听老师的话。”

    哲希哼笑一声:“果然是小班的小朋友,就会当老师的跟屁虫。”

    小杏不开心了:“你胡说!”

    哲希:“我哪里胡说了?你不是老师的跟屁虫吗?或者,你不是小班的?你长得这么矮,肯定是小班的。”

    小杏有点生气了。

    她明明一点都不矮,妈妈经常给她量身高,然后夸她长得很快,颜老师也说过,她是女孩子里面比较高的,像她这么爱吃饭的小朋友,不可能长得矮。

    小杏呼吸的声音变粗了一些,不过,她不会骂人,也不喜欢和人发脾气。

    她可以忍住的。

    两人对峙间,只听砰砰几声轻响,有个黑白相间的小足球在地面弹了几下,骨碌碌地滚了过来,正好停在小杏脚边。

    是大班小朋友踢过来的球。

    中班和大班的小朋友有专门的体育选修课,他们身旁那群男生,就是某个大班足球队的队员,他们现在正在操场上练习踢足球。

    那个把球踢到小杏脚边的男生,站在几米开外,朝小杏喊道:

    “嘿,小班的,快把球踢过来。”

    小杏听到又有人喊她“小班的”,莫名攥起了拳头。

    中班和大班就了不起吗?她越想越气。

    那个男生明明离得不远,就是不愿意自己跑来捡,还在那嚷嚷:

    “小班的,你耳朵不好吗?”

    “你才耳朵不好!”

    小杏终于控制不住了。

    偏偏这时候,她身前那个讨厌的男孩子还用嘲弄的声音对她说:

    “你会踢球么?”

    不会。第一次。

    小杏在脑子里回答他。

    她用力咬了咬牙,低头瞄一眼足球,倒退半步,穿着奶油色小皮鞋的腿向后抬起,非常用力地一脚踹到了球面上。

    她触球的位置偏下,小足球被她从地上踢了起来,球速又快又狠,在空中划出一道刁钻的弧线,直朝着大班男生的脑袋飞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小足球精准砸上了男生的额角。

    ......

    被球砸中的男生呆站在原地,几秒后,突然一屁股坐到地上,眼眶倏地红了。

    叶哲希吓得倒退了一步。

    他用余光瞥一眼捏着拳头站定在原地的盛小杏,仿佛感受到她周身散发的可怕气场,小心脏突然狠狠一颤。

    他忍不住又倒退一步,两步,最后转过身,拔腿就跑。

    暴力女!

    好......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