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55章 Chapter55

    坐在车上喝了小半瓶水,顾夕又将车窗敞开小半,吹了会儿风,脑海中那可怕的生物竖起胡须和她打招呼的画面终于被她强行压了下去。

    驾驶座上,叶舒城单手把控着方向盘,衬衫袖口之下,一截白皙劲瘦的腕骨时隐时现。

    今天,顾夕原本只想一个人来,可她的好儿子说什么也放心不下,偏要从堆积如山的工作中抽身出来给她当司机。

    “您一直看着我干什么?”叶舒城边开车边问。

    顾夕答:“我在想,你究竟是担心你老妈被扫地出门,还是你媳妇被你老妈欺负得不开心了。”

    叶舒城:......

    “都没有,我就是想给你当司机。”

    “油嘴滑舌。”顾夕笑了笑,看向窗外,神色淡了些,“其实小卉没有你说的那么防备。她还是比较通情理的,待人也温和。”

    叶舒城点头:“她对同性似乎都会和气些。”

    “是吗?”

    顾夕想到刚才闲聊时,盛卉神情表露出异样。她纠结了一会,终于还是问出口,

    “可能和她的原生家庭有关,她父亲怎么样了?”

    叶舒城闻言,犹豫了许久:“据我说知,她的父母应该都不在了。”

    “啊......”顾夕的瞳孔微微放大,“这......”

    轿车缓慢前行着,车厢内的空气凝涩不通,顾夕又把车窗降下来一些。

    “妈妈能不能冒昧打听一下她的家世?”顾夕小声问。

    叶舒城喉结向下滚了滚,答出言简意赅的三个字:“她姓盛。”

    顾夕当下没听明白。

    仅片刻,她骤然睁大眼:“她是盛司年的女儿?”

    叶舒城没有答是或不是,只默默地操纵方向盘,目光直视向前。

    顾夕:“我记得新闻说他们全家都......”

    “谣言罢了,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

    其实,甚至有可能是她自己传的谣言。

    对于申城的企业家而言,尽管过去了这么多年,盛司年这个名字在他们心里依然难以磨灭。

    顾夕喃喃道:“那真是......传奇一般的人物,就连你爸这样不爱喝洋酒的人,也曾经对盛司年的品味赞不绝口。我记得,很多年前,盛世的柏年系列还没有上市,他们公司的体量远不如现在这么大,你爸因为喜欢盛家调的酒,想过投资盛司年的公司......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合作突然中止。再后来,盛世凭借新推出的威士忌爆红全球,自然也不需要叶家投什么钱了。”

    叶舒城感到惊讶:“您说的事情,我是第一次听说。”

    顾夕耸了耸肩:“那时候你还小呢。”

    说曹操曹操到,顾夕的手机在这时震响,来电人正好是她的老公叶正钦。

    “老婆,你又去哪了?”

    叶正钦在电话中抱怨道,“你最近怎么老出门,也不和我说一声。”

    顾夕:“我来找舒城一起吃晚饭。”

    叶正钦:“怎么不带上我?”

    顾夕:“你不是要和朋友喝茶吗?带你干嘛?”

    叶正钦:“我早喝完了。”

    顾夕摊牌:“就是不想带上你,行了吧,每次和舒城一起吃饭都要聊半天的工作,看你就烦。”

    叶正钦:......

    他忍不住清了清嗓,摆出一家之主的架势:“当着孩子的面,怎么和老公说话的?”

    顾夕:“怎么,真话还不让人说啊?”

    叶舒城听父母打电话斗嘴,心里正觉得好笑,却听母亲忽然话了个话题,和父亲说话的语气寡淡了许多: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小含再生一个孩子,而且是女娃,我想着,可不可以让孩子跟小含姓?你觉得怎么样?”

    话筒那头沉寂了秒余。

    “不行。”回复的语气斩钉截铁。

    顾夕:“......当我没说。不和你聊了。”

    叶正钦:“等等!小含该不会又怀孕了吧?她的身体......”

    “没有。”顾夕打断道,“就算小含想生,聿洲也不会让她再生了。刚才那些话只是我突然奇想。不说了啊,拜拜。”

    不知道话筒那头的人话说完没有,顾夕直接将电话挂了,手机丢在座椅旁边,对叶舒城说:

    “唉,暂时别管你爸。”

    叶舒城点头,不动声色。

    顾夕直接将窗户开到最大,脑袋微微靠过去,迎接扑面而来的凉风。

    或许是被风呛到,顾夕突然咳嗽了几声,叶舒城连忙将车窗升起,锁住,不让她再开了。

    “你妈没事。”她抽一张纸巾,贴到脸上揉了揉眼睛,“就是想到,我年轻的时候很想有个女娃,可是有的小女孩年纪小小就没有父母了......”

    叶舒城低声说:“她比您想象中强大的多。”

    顿了顿,又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您就是身体太差了,才会动不动伤春悲秋。”

    顾夕:“胡说。我最近身体好多了,在家里待不住。听说聿洲和小含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很忙,我还想去他们家帮忙带娃呢。”

    叶舒城笑:“您别给哥哥家里的阿姨增加负担就好。”

    顾夕:......

    “开你的车吧,少说两句你妈就能多活几年。”

    -

    当天晚上,叶舒城送母亲回家之后,饭都顾不上吃。立刻调准车头开去公司,在堆山码海的文件里泡到深夜,直接在公司就寝。

    直到第二天傍晚,他才挤出一些时间回提花巷,司机替他拎着箱子,一道去他的老破小收拾东西,搬到盛家的宫殿里。

    盛卉说一不二,真给他换了个大衣柜,只是柜子装修需要一些时间,这几天他只能暂住在三楼的客房。

    能和她们母女俩住在同一个屋檐底下,对他而言已经是莫大的成就了。

    叶舒城简单收拾了房间,大约六点的时候,孙阿姨喊他下楼吃饭。

    晚间,他关在书房里加班,将近八点的时候,客厅里才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盛卉和小杏参加完子轩的生日派对回来了。

    看到叶舒城从书房里走出来,盛卉并不太意外。

    他已经洗过澡,脱下一板一眼的西装,换了身宽松的t恤,搭配深色棉质长裤,显出几分慵懒和邻家的气质来。

    盛卉貌似是第一次撞见他居家打扮的样子。

    五官和身形轮廓的凌厉都被弱化,看起来似乎还有点乖。

    “这么晚才回来,快到小杏睡觉时间了。”

    叶舒城看了眼时钟,“玩得挺开心吧?”

    盛卉盯着他,蓦地抿了抿唇,没说话。

    直到这时,叶舒城才注意到,小杏今天回家看到他,竟然没有像平常那样开心地扑过来。况且她今天还去同学家过生日了,难道不应该兴致勃勃地对他说起今天的见闻吗?

    “宝贝怎么了?”

    他看一眼盛卉,又看一眼小杏,然后缓缓蹲下来,和小杏平视,

    “啧啧,嘴巴都要撅到天上了,快告诉爸爸谁欺负你了?”

    小杏摇了摇头,白嫩嫩的小脸微鼓着,过了半天才说:

    “子轩,子轩有一辆红色的跑车,比辣椒还要红......我也想要那么厉害的跑车。”

    叶舒城怔了怔。就这?

    倏尔,他抬起一只手,用食指刮了刮女儿的小鼻梁:

    “小孩子不能攀比哦。”

    小杏抓着爸爸的手臂扭了扭腰,难得表现出了固执的样子:

    “我就是想要嘛......”

    身旁,盛卉用拖鞋踢了他一下,示意他站起来说话。

    她手里握着水杯,一边啜饮,一边轻声对叶舒城说

    “事情是这样的......子轩家里有一辆儿童跑车,就是那种,小朋友可以坐在上面开的大型玩具车。他们吃完蛋糕在楼下院子里玩,子轩就把他的车开了出来,可神气了。小杏想上去坐一坐,那车刚好有两个座位,子轩就让她坐到自己旁边。”

    叶舒城眨了眨眼:“有什么问题吗?”

    在他印象里,子轩和小杏关系很好,团结又友爱,子轩不像是会欺负女孩子的坏男生。

    盛卉:“重点来了......小杏坐了会儿副驾驶,感觉不太得劲,就问子轩可不可以给她开一下试试。”

    “然后?”

    “子轩不同意。”

    盛卉耸了耸肩,“其实到这里还好,不同意就不同意吧,本来就是人家的东西。但是子轩后面又说了句,驾驶座只能男孩子坐,女孩子没事开什么车。然后小杏就不太高兴了。”

    叶舒城:......

    他皱了皱眉,一时间不知道该评论什么。

    盛卉解释道:“其实子轩也没有太大的恶意。他就是受她妈妈卢珊的影响,卢珊这人贵妇做惯了,从不自己开车,可能无形中给孩子灌输过女人就不应该开车的思想。”

    “这样不对。”

    “肯定不对啊。我也不好当面指责小朋友,就找卢珊聊了聊,结果卢珊说我大惊小怪。后来他们几个小男生讨论要去儿童广场一起开车玩,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经常在人工湖旁边的那个广场上面开车,还组了个车队,但是从来不带女孩子玩。”

    叶舒城听完,觉得小杏生气生的有道理。

    他带着盛卉走到小杏身边,指着盛卉对她说:“宝宝,你看妈妈也是女孩子,她就天天开车,开得比很多男司机都要好。”

    “对。”盛卉顺着叶舒城的话往下说,“妈妈还有很厉害的摩托车,亮黄色的,就停在地下车库里面,改天妈妈载着你出去炸街,吓大家一跳好不好?”

    小杏仰头看着他俩,眨巴眨巴眼睛,闷闷地说道:

    “可是我想自己开。”

    叶舒城:“那就......买新车吧?”

    说话的时候看向盛卉。

    盛卉点头拍板:“买!马都买了,车算什么?”

    约定好周末一起出门给小杏买车,小杏的情绪总算阴转多云,脸上露出期待的笑意。

    过了两天就到周末,平常他们三个人出行,都是司机或者叶舒城开车,今天换成盛卉坐驾驶座,叶舒城留在后边陪小杏。

    他们今天的目的地——位于城南的宝宝向前冲车行,是叶舒城安排了三个助理,经过两天的调查和分析后挑选出来的品牌最高端、产品质量和安全性能最好的儿童车行,和4s店比起来也不逊色,其中某些玩具车的价格,甚至比一辆普通的轿车还要贵。

    来到车行门口,店内的推销员早早迎了上来。

    他们车行主要服务的就是有钱又宠孩子的父母,推销员打量了一番新客的衣着打扮,笑得满脸是牙,连忙将他们带到了店内最为奢华的展示厅内。

    盛卉走在叶舒城身旁,颇有些惊奇地四下顾盼。

    这一区主要展示的都是儿童跑车,有奔驰的,法拉利的,各种名牌目不暇接。

    走到一个展览台前,她忽然停下脚步,扯了扯身旁男人的衣袖:

    “这辆不错诶,和我的摩托车一个色系,开出去一定能让小杏成为最亮眼的崽。”

    叶舒城赞同地点了点头。

    盛卉:“到时候我给小杏买一身赛车手的衣服,然后开我的摩托载小杏去儿童广场,你在后面开一辆suv,装着她的小跑车一起过去。”

    叶舒城:“行。”

    风头都让你们娘俩出,我就负责在后面吃车尾气。

    随后,两人同时低头望向未来的跑车车主盛小杏。

    这厮睁着一双小鹿似的大眼睛,脑袋转向斜前方,眼神茫然,不知道在盯什么看,似乎对身旁这辆黄澄澄的酷炫跑车并不感兴趣。

    车主本人没兴趣,他们构想再多也白搭。

    于是,一家三口在推销员的引导下继续往前走。

    最昂贵的厅子走过一遍,客人似乎没有太强的购买欲望,推销员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只好带他们走进隔壁的展示厅,继续参观。

    这个展示厅比上一个面积大多了,其中摆放的车辆更多,车型也千奇百怪,逛起来更加有趣。

    叶舒城停在一辆蓝白相间的,车体封闭的玩具车面前,愣了会儿,忍不住笑起来:

    “这该不会是高铁吧?”

    “哈哈哈。”盛卉在他身旁大笑,“可不就是高铁车头吗?”

    两人拿起手机对着那辆搞笑的玩具车一顿拍,正想问问小杏感不感兴趣,叶舒城手往下一捞,神色忽地一滞——

    女儿人呢?

    大厅里宽敞明亮,他和盛卉到处张望一遍,很快就找到了乱跑的小杏。

    她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展示厅最远端的角落里。

    面前停着一辆高大的玩具车,车身刚好也是明黄色。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她转过头,脸上带着极灿烂的微笑,指着面前的车子,对爸爸妈妈大声说:

    “这个车好酷啊,还带着一条手臂,简直太厉害了!”

    盛卉/叶舒城:......

    盛卉走上前去拉起女儿手,极力压抑内心的波动,温柔对小杏说:

    “宝宝,正常的车车都是没有手臂的,我们再去看点别的?”

    小杏摇头:“可是我喜欢这个,我觉得它酷毙了。”

    叶舒城站在一旁,忍不住抬手按住突突跳动的太阳穴,低声道:

    “宝宝,那是挖掘机。”

    ......

    “挖掘机!好酷的名字!”

    小杏似乎更兴奋了,三两步窜到爹妈身前,抱一会儿这个的大腿,又抱一会儿那个大腿,撒娇道,

    “我喜欢挖掘机~爸爸妈妈给我买挖掘机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