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56章 Chapter56

    车行的推销员看到小杏特别喜欢挖掘机,脸上略显暗淡的笑容立刻又灿烂了起来。这台儿童挖掘机因为不是主流的玩具车型,所以摆在了最不起眼的位置,但是它的价格可一点也不比刚才那些名牌的跑车便宜。

    “我们这台挖掘机不仅可以像其他玩具车一样,让小朋友坐在驾驶座操控方向盘开车,而且,它的铲斗真的具有挖掘功能哦。整个车的动力设备采用的是电力驱动,虽然不如大型挖掘机的机电液驱动来得强悍,但是,给宝宝们挖点小土小沙子绝对够够的。我们这台车的铲斗容积比市面上其他宝宝挖掘机要大的多,经测试,最多能铲起一个六岁宝宝的重量呢”

    推销员说得太兴奋,话出口了才发现失言,

    “哎呀,千万不可以用它铲人,也不能开到马路上哦。”

    叶舒城尴尬地笑了笑:“我们会监督她的。”

    说完,他转头看了眼盛卉。

    只要小杏喜欢,他什么都愿意给她买,但是主要还得听从盛卉的意见,万一她觉得给小女娃买个挖掘机太奇葩

    “买,我们买了。”

    盛老板大手一挥,“还有刚才那辆黄色的小跑车和高铁车头,这三辆,一起买了。”

    推销员一听,原本就咧到耳后根的嘴角,现在几乎翘上了天。

    小杏扑到妈妈怀里疯狂撒娇,盛卉把她抱起来,亲了一大口,然后又转塞到叶舒城怀里,让他照看宝贝,她自己跟着推销员去结算台买单。

    叶舒城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步态翩跹,潇洒自若,再瞅一眼怀里高兴得直蹬腿的娃,不知为何,莫名产生了一种他和宝贝都被富婆包养的错觉。

    -

    到了五月,天黑的越来越晚,即便太阳落山以后,远处拂来的风依然带着午后未散的热意,南方城市水汽足,空气显得尤其闷热。

    晚饭后,顾夕去阳台浇了花回来,迎面碰上儿媳裴含,后者急忙把她手里的水壶拿走,再拉她坐到沙发上:

    “妈,家里有阿姨呢,不需要您帮忙干活,坐下来看会儿电视吧。”

    顾夕朝她笑笑,安静坐下。

    叶聿洲最近几天去外地参加学术会议了,照顾孩子的任务倾斜到了裴含肩上。她调整了轮班时间,假期也有剩余,拼拼凑凑还是能空出带娃的时间。

    谁曾想,听说儿媳要请假带娃,顾夕坐不住了,到今天为止一周内已经来了三次。她来这儿,帮忙都是次要的,主要工作就是陪儿媳聊天,她们俩性格相近,聊起来总是很投缘。

    裴含捧起茶碗喝茶,似是想到什么,狡黠问道:“妈,您不仅仅是因为想帮我带娃才天天往外跑吧?”

    “被你发现了。”顾夕轻眨了下眼,“最近看家里的糟老头子不太顺眼,想离他远点。”

    裴含:“我看最近几天您手机都快被他打爆了。”

    顾夕想说,他就只有打电话的本事了。

    老头子当年没少反对长子的婚事,也曾经被他拆散成功过一回,所以后来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没事的时候绝不到儿媳妇面前晃悠,怕自己老脸没地方搁,也怕人家看见他勾起伤心事。

    这个话题翻篇,顾夕在家里到处看了一圈,没找见哲希,便问裴含孩子去哪了。

    裴含:“应该在他自己房间看书”

    “我在这呢!”

    裴含话音未落,哲希突然从沙发后边跳出来,

    “我刚才一直蹲在阳台上,奶奶从我旁边走过去都没瞧见我。”

    顾夕有些尴尬:“奶奶没太注意,你蹲阳台上干什么呢?”

    哲希:“从阳台可以看到小区对面的儿童广场,现在有人在上面开车玩了。”

    哲希也有一辆漂亮的宝宝跑车,但是他的车上周突然坏了,送去返厂维修,所以这几天他只能趴在阳台上看别人开车过眼瘾。

    裴含无奈道:“你的车还有两天才修好呢,等他们把车送回来,咱们再去广场上玩。”

    哲希跑到妈妈身边,抓住她的手:“家里太无聊了,我今天就想下去玩。”

    “也行呀。”顾夕替裴含应道,“我看广场上娱乐设施不少,我还没去过,今天正好陪哲希过去散散步。”

    祖孙俩一拍即合,裴含自然从善如流。

    儿童广场就在小区正门对面,他们决定出发之后,轻装上阵,不到十分钟就踏上了目的地。

    来到广场上,哲希带着两个大人,第一时间就冲到他们“开车”的地方。

    有个小班男生开着他火红的法拉利小跑车兜来兜去,别提多神气了。

    哲希围观了一会儿,越看心里越不得劲。

    “没意思。”他转过身,拉着妈妈和奶奶的手往旁边走,“那边是什么?去那边看看。”

    斜前方,靠近绿化带的地方围了一圈小朋友,他们有的站着,有的坐在小板凳上,聚精会神地盯着中间的东西看。

    走近些才发现,原来中间是个大鱼塘,半米高的水里游弋着数不清的小鲤鱼,只要付了钱,老板就会给小朋友发一个长柄的小网兜,让小朋友在鱼塘里捞鱼玩。

    裴含:“哲希想不想玩这个呀?”

    指的是捞鱼游戏。

    哲希走近些,看到身旁的小朋友半天捞不到鱼,他心里“哼”了一声——看起来明明很好捞,让我给你们展示一下什么叫高超的捞鱼技术!

    裴含付钱之后,哲希拿到小网勺,立刻搬了张小板凳坐到鱼塘旁边,开始捞鱼。

    过了几分钟。

    他瞄了眼自己空空如也的小桶,感到难以置信——这些小鲤鱼难不成都是练过的?

    就在这时,百米外的儿童广场入口处忽然传来一阵喧嚣。

    哲希忍不住扭头向那边眺望,视线穿过人群的缝隙,瞄见一抹极其亮眼的明黄色。

    摩托停稳后,盛卉放下一条腿,支着地,车体微微倾斜,而她仍坐在车上,抬起一只手,将头上的头盔利落地取下来。

    如瀑青丝旋即飘散而下,她单手拢了拢额上长发,露出一张明艳张扬、攻击性极强的绝美容颜。

    亮黄色机车衬托女人纤秾有致的身材,强烈的反差将张力直接拉满,路人纷纷停步驻足,甚至有男同胞忍不住想吹口哨,却在目光落到她胸前的那一刻,及时刹住了嘴。

    机车美女胸前竟还绑着一个奶娃娃,看起来三四岁的模样,坐在腰凳上手舞足蹈,嘴里大喊着“妈妈好酷”,生怕有人不知道这个英姿飒爽的女人是她妈妈似的。

    盛卉维持了一会儿单腿支地的动作,犹如摆ose的女明星,受到了万众瞩目。

    必须下车的时候,她深吸一口气,两手扶稳车头,长腿向后一跨,十分矫健地落到地上。

    这个动作看似行云流水,其实全靠她表情拿捏得好,没有露馅。

    她对自己的车技很有自信,能开得又快又稳,唯独力气有点跟不上,机车太重,她每次下车都要咬紧牙关,一不小心表情就会乱飞。

    幸好,今天表现得非常轻松,没有影响到她宝贝女儿的面子。

    她们身后,叶舒城坐在一辆大型suv车里,一路跟在她们娘俩身后保驾护航,别提有多心惊肉跳了。

    盛卉将孩子解绑放到地上的时候,叶舒城已经把小杏的宝贝挖掘机扛到她们面前。

    母女俩今天都穿一身酷飒的工装,小杏身上是一套假背带连体衣,盛卉则穿一件紧身短款上衣配工装裤和马丁靴,海藻般的长发被风吹得微微凌乱,蓬松地披在肩头,七分意气,三分性感,叫人怎么也移不开视线。

    叶舒城瞥一眼她上衣和裤头之间露出的那截腰身,盈盈一握,白得刺眼,他忍不住脱下自己的外套,还没碰到她肩头,就被她挥开:

    “很热哎。”

    行吧。

    他默默缩回手。

    今天之前,小杏已经开着挖掘机在家里花园碾了几百个来回,铲秃了好几块草地,负责园艺的黄阿姨有多肉痛,她的挖掘技术就进步得有多快。

    广场上,男孩子们的车队正排成一列绕着广场中部的花园一圈圈地开,其中最大的孩子不过六岁,就已经透出一股富二代公子哥耍帅飙车的架势。

    这群公子哥们目中无人地霸占着最宽敞的道路,陈子轩在其中抢了个前排的位置,风驰电掣间,前面的一辆蓝色小赛车突然减慢速度,子轩不得不踩住刹车,免得造成追尾。

    他正准备抗议前面的男生开得太慢,眼尾余光忽然瞥见岔路上开过来的一辆高大的黄色工程车,他踩在刹车上的脚一时没控制好力度,跑车就这么倏地停了下来。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子轩身后的小朋友刹车不及,车头猛地撞上了他的车尾。紧接着又是两道相似的撞击声,他们的车队遭遇了史上最大滑铁卢——四车追尾,还有一辆扎进了侧旁的绿化带里。

    幸好他们的车速都不快,人还稳稳地坐在车上,除了一脸懵逼之外,身上倒是毫发无损。

    家长们很快涌了上来,而小朋友们从车上爬下来之后,似乎完全忘了追尾的惨烈,家长的叨叨声音也听不见,目光不约而同直愣愣地盯着同一个地方。

    盛卉和叶舒城一开始还担心小杏开一辆这么奇葩的工程车到广场上,会不会融不进集体,甚至被其他小朋友嘲笑。

    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多虑了。

    “哇——”

    “这也太酷了吧!”

    “这个铲子好大,感觉能铲起很重的东西!”

    “妈妈妈妈我也想买这个车车!”

    小杏和她的挖掘机被车队里的男孩子们团团围住了。

    她熟练地驾驶着挖掘机,向前缓慢地开进了主路。

    车停稳之后,她朝路上的小朋友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让开一点。

    然后,小杏操控控制盘上的方向杆,挖掘机的铲斗缓缓向下移动,落到路旁的绿化带里。

    等铲斗再抬起来的时候,铲斗里面已经挖出了一大抔的土。

    广场上的小男生们瞬间沸腾了!

    挖掘机的车座比普通玩具车高一些,那群小男生们站在路边,激动又呆傻地抬头看着小杏,眼中闪烁着震惊和崇拜。这之后,小杏开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好像一群狂热的跟屁虫。

    大部分小男生都被挖掘机的魅力迷倒了,但是,仍有小部分小男生不甘示弱,躲在角落里不服气地说:

    “切,女孩子开什么挖掘机,一点也不酷。”

    “你可小点声!别被她听到了。”

    旁边有个大班的男生提醒他。

    “为什么?我才不怕她呢。”

    “那是你不认识她。”

    梁超凡想起自己被小杏的足球支配的恐惧,忍不住缩起脖子,贴在他那大言不惭的朋友耳边说,

    “她是我们幼儿园最厉害的女生”

    他把自己的遭遇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把小杏形容成了力大无穷且踢球百发百中的校园一霸,听得那小男生脸色一白,大约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歧视小姑娘了。

    除了绿化带里的土,广场上没有其他东西好挖了,小杏玩了一会儿,见那群小男生们仍然死死围着自己,尤其是子轩,羡慕得眼睛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

    她很快打开车门,矫健地从车上跳下来,脸上扬起甜笑:

    “子轩,你上来试试吧,可好玩了呢~”

    身旁的小男生们又把羡慕的目光投向子轩,子轩激动地点了点头,爬到车上坐稳之后,他才想起前不久自己不让小杏开他的跑车的事,不由得涨红了脸,心里特别不好意思。

    几米开外,叶舒城望着小杏主动把挖掘机让给子轩玩,和其他小男生相处得也很融洽,他不无感慨地说:

    “小杏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

    盛卉弯了弯眼睛,笑答:“也不看看是谁生的。”

    叶舒城看她一眼,目光不受控地滑到她腰间,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将她往自己身侧楼了搂。

    盛卉笑着推他:“放手!”

    叶舒城装没听见,反而搂得更紧。

    “放手啦!”

    大庭广众的,盛卉看他这无赖的样子就来气,她右手捏成拳头,在他胸口不轻不重地捶了几下,“真不要脸。”

    叶舒城被她捶胸,忽然起了玩心,捂着胸口退开一步,轻咳两声:

    “救命,这里有人家暴。”

    他话音落下,就见盛卉笑眼弯弯的脸倏地僵了一下。

    她停顿几秒,忽然上前一步,凑到他跟前,抿了抿唇,问:

    “痛不痛?”

    叶舒城:“什么?”

    盛卉重复一遍:“刚才那两下,会痛吗?”

    叶舒城不禁愣住了,似是看不懂她的反应:“当然不痛,和你开玩笑呢,你怎么了?”

    “没事。”盛卉的神情很快恢复如常,耸了耸肩,“怕你细皮嫩肉的不禁打。”

    广场东南一侧,与盛卉他们相隔几十米的地方,裴含望着不远处的二人,唇边笑意浓厚:

    “他俩怎么像小学生谈恋爱一样。”

    顾夕也望着那处,目光怎么也拔不出来:“多好呀。”

    裴含:“妈,我们真的不过去和他们打声招呼吗?”

    顾夕摇摇头:“算了。我们走了哲希怎么办?”

    话语间,她们的视线落向坐在鱼塘边的叶哲希。

    哲希的视力非常好,刚才,他看见了那群小傻男生连环追尾,也看见了盛小杏如同车神降临,开着她的黄色挖掘机大杀四方。

    他曾经好几度差点忍不住,想冲过去让小杏把挖掘机借他玩一玩。

    可是,盛小杏被那群男孩子团团围住,她的挖掘机也没有一刻闲下来。

    叶哲希不禁思考,凭他和盛小杏那差到爆的关系,对方极有可能鸟都不鸟他,更别提把她心爱的挖掘机借他玩了。

    哲希越想越悲催,越想越生气。

    那些小傻男生不过是她的同学罢了,他可是她的亲堂哥呢!

    哲希心里装满心事,手上捞鱼的动作也不得其法。

    他已经坐在这里捞了十几分钟了,小红桶里竟然只有三条小鲤鱼,还是最小最弱的那种,没什么生命力,而他身旁的小女生,来得比他晚,小红桶里都已经有五条肥嘟嘟的鱼了。

    叶哲希深吸一口气,嘴巴微鼓着,眼睛瞄准鱼塘里最灵活的鲤鱼,暗暗发誓一定要要将它捞上来。

    五分钟后。

    “可恶!”

    哲希将小网勺扔到地上,转头对着鱼塘老板投诉道,

    “老板,你的勺肯定有问题!”

    老板走过来检查了一遍他的小网勺,笑眯眯地回答他:“没问题呀,小朋友,你看别的小朋友用得都好好的。”

    哲希:“那就是鱼有问题,否则我不可能这么久都捞不到”

    他话才说一半,只听前方涌过来一阵海潮般的喧闹声,他茫然地向那边看去,微微仰起头,眼睛倏地睁大。

    他心心念念的挖掘机,此时已经缓缓开到他面前,比他想象中还要高大酷炫一百倍。

    挖掘机停稳后,小杏从车里探出头,激动地朝他挥了挥手:

    “哥哥,你看我!”

    哲希像那群他最嗤之以鼻的小傻男生一样呆呆地望过去。

    小杏捏起小拳头,大声对他说:

    “你想要什么鱼,我全部给你铲起来!”

    只听挖掘机发出嘶嘶的运作声,眼看那结实的塑料铲斗即将铲入鱼塘,鱼塘老板大惊失色,正欲大声制止这毁天灭地的行为,身旁忽然踏出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男人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矜贵无匹的脸上牵起一丝微笑,对他温和说道:

    “老板,这一整个鱼塘,我全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