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迷踪 作品

第58章 Chapter58

    窗外,哗哗的暴雨声充斥整个世界,对比之下,手机听筒里传来的声响轻得像蚊呐。

    叶舒城将手机贴在耳边,不太确定地问:“聊天?”

    对方慢吞吞地回了一个单音节:“嗯”

    叶舒城笑了笑:“怎么聊?”

    为了听清楚她的声音,他特地走到离窗户最远的地方,背靠衣柜,一边听电话,一边垂眼盯着虚空中一点。

    “就随便怎么聊。”

    她似乎翻了个身,听筒里传来布料窸窣摩擦的声响,“反正现在睡不着。”

    她的嗓音透着一丝哑,声调不算太平稳,听起来似乎还带有噩梦惊醒后的茫然和张皇。

    叶舒城轻轻叹一口气:“要不要过来陪你?”

    盛卉闻言,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她两手握着手机,电讯号送来男人低磁沉稳的声音,她感觉自己耳廓微微发起了热,心境奇迹般地更平和了些。

    叶舒城又问:“听得见我说话吗?”

    “听得见。”

    盛卉能感觉到,现在是自己更需要他。她不喜欢需要男人的感觉,因为在她印象里,男人总爱在女人需要他们的时候拿乔、装腔作势,但是叶舒城从来没有这些缺点。

    虽然他偶尔也会逗她玩,但是分寸总是拿捏得很好。

    盛卉才刚刚张嘴说了几个字:“那你过来”

    然后就听见一声“吱呀”轻响,卧室房门从外边缓缓地打开了。

    这未免也太快了!

    她紧忙丢掉手机,整个人缩回被窝,眼神有些警惕地盯着房门方向。

    叶舒城今晚第二次来到她的房间,却见她比他第一次来的时候裹的还紧,脑袋和脸蛋都遮住了,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紧随他的行动而移动。

    叶舒城轻车熟路地走到她身边:“小杏妈妈这是在扮演小杏最喜欢的蚕宝宝吗?”

    “才没有。”她立刻探出脑袋,长发因摩擦显得蓬松凌乱,衬托一张巴掌大的脸蛋娇小又白皙,肤色比白天时候更浅了些,一副血气不足的样子。

    在床头灯的映照下,男人身上柔顺的睡衣微微反射着暖光,布料原本是深色,现在好像镀了一层暖融融的金边,整个人都显得分外柔和。

    盛卉感觉到身旁的床榻微微下陷了一些。

    她又将被褥拉高,遮住下巴,柳叶眼睁得有些圆,一瞬不瞬盯着他。

    她现在的模样,落在叶舒城眼底,真有点像放大版的小杏。

    他们在风声雨声中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

    直到天幕又被闪电贯穿,雷声轰然,盛卉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然后,主动朝叶舒城那边挪了过去。

    她的动作不算太优雅,甚至有些艰难。

    叶舒城就这么看着她维持“春卷”的状态滚到自己身边。

    他忍住笑,忽然伸长手臂,将她连馅儿带皮搂进怀里。

    隔着一层被子,盛卉没能直接接触到他的身体。

    但她隐约听到了对方稳定而厚重的心跳声,还有一分一分缓慢渡过来的热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现在正被一个男人结结实实地抱在怀里。

    这种感觉很奇异。

    回顾相识至今,他们做|爱的次数似乎都比拥抱的次数来得多。

    她一点一点消化着心底的那丝怪异。

    比想象中的容易,除了体温上升得有点快,没有其他任何排斥的反应。

    盛卉的脑袋正好搁在他上臂位置。

    叶舒城将她抱高了些,让她枕得更舒服。

    说好了要聊天,她现在又不说话,只能由他开启话题:

    “你很害怕雷雨天?”

    盛卉点头:“嗯,雷雨天总是发生不好的事。”

    叶舒城望着她柔软的发顶,突然想起昨晚在儿童广场上,他开玩笑提了一嘴“家暴”之后她露出的僵硬表情。

    曾经有过那样的经历吗?

    思及此,他喉咙口微微发紧,想问又不方便问,最终极其委婉地低声问她:

    “有受伤吗?”

    盛卉怔了怔,许久才回:“我没有。”

    她没有。

    就说明别人有。

    叶舒城心下几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盛卉感觉到他在用手梳她的头发,动作很温柔,像给小动物顺毛。

    她忍不住问出一个埋藏心底很久的问题:“为什么你的脾气这么好?记得你曾经说过,你爸爸性格比较暴躁,对你也很严厉。”

    叶舒城:“可能更像妈妈一些?其实我工作的时候脾气没有很好,有些员工挺怕我的。”

    盛卉:“那就是除了工作的时候,脾气都很好。”

    叶舒城笑:“你怎么不说我只对你脾气好。”

    盛卉连忙说:“你对小杏也很好。”

    仿佛他的偏爱只落到她一个人身上会让她难以接受。

    “小杏很可爱,能有她这样的女儿让我感到非常幸福。”

    叶舒城说完这句话,又将话题往回退了一步,他能感受到盛卉有些抵触他的偏爱,但是他现在更希望她能正视他的感情,

    “在我没见到小杏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她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盛卉抿了抿唇,不回答。

    可当他再次开口,才说了一个“我”字,盛卉忙不迭打断:

    “哎呀我知道了。”

    好像生怕他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情话似的。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面皮竟然这样薄,连男人的告白,准确的说,是她女儿亲爸的告白都不敢听。

    叶舒城刚才想说什么,盛卉不会再听到。

    但是他后面这句,贴着她耳廓低低地传递过来,清晰得就像敲在她心口一样。

    他说会对她和小杏很好很好,很久很久。

    盛卉将脸埋在他胸口,过了许久才说:“可我没有办法回报你。”

    无论感情上,还是行动上。

    顿了顿,她破天荒地觉得自己说话太绝对,颇为艰涩地补充,“暂时。”

    这回轮到叶舒城不说话。

    盛卉再问:“你会介意吗?”

    叶舒城:“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他们都很聪明,叶舒城问出这个问题,盛卉就知道他的答案了。

    虽然他一直在给予和迁就,但是渐渐不再掩饰对她的野心。

    盛卉又想逃到被窝里面了:“我需要时间。”

    她把脸缩到被褥下边,谁知身旁的男人忽然撕掉稳重的外皮,伸手掀开她的被褥,干脆利落地钻了进去。

    盛卉只来得及发出“唔”的一声,双唇旋即被他吻住。

    紧贴的两具身躯愈发滚烫,而窗外大雨未歇,他们只是拥吻,都不想在这个夜晚发生什么。

    盛卉渐渐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因为她的心跳仿佛敲在了耳膜上,完全掩盖了周遭的一切。

    以后的雷雨天似乎没有那么难捱了。

    她想到这里,心头一酸,蓦地产生了流泪的冲动。

    -

    连夜的暴雨冲刷整座城池,清晨放晴时,天空和阳光仿佛也被雨水洗涤过,无处不是干净、透亮。

    小杏的脑袋已经醒来了,但眼睛还没有。

    她昨晚玩得太嗨,现在想再赖一会儿,就一会儿

    “宝宝。”

    “小杏。”

    耳边同时响起两道不同的声音,都在催她起床。

    小杏睁开眼,左边看看,右边看看,一下子精神起来。

    今天早上竟然是爸爸和妈妈一起叫她起床!

    她坐在床上穿妈妈给她准备的衣服,滴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身旁的两人,终于忍不住问:

    “爸爸妈妈今天怎么在一起呀?”

    盛卉替她拿裤子的手一抖,连忙回答:

    “刚好在你房间门口碰到而已。”

    “哦。”小杏点点头,“那真是太巧了!”

    盛卉:

    一定是她想多了,小班的小朋友那么单纯,不可能话里有话。

    伺候小杏洗漱的任务交给叶舒城,盛卉率先下楼帮孙阿姨准备早饭。

    小杏自己会刷牙,叶舒城只需要把她抱到凳子上,拧毛巾给她擦擦脸,再抱下来即可。

    拾掇完这些,叶舒城没把她放到地上,而是爱不释手地一路抱下了楼。

    父女俩走在楼梯上,小杏忽然想起什么,贴在叶舒城耳边小声说:

    “爸爸,我问过妈妈了,你房间的衣柜今天就能装好,你今晚就可以搬下来和我们一起住二楼啦。”

    叶舒城淡定地点头:“好的。”

    他不仅想住二楼,还想一步到位搬进主卧。

    昨晚好歹住了一夜,封印已破,接下来能不能长住,就看这两天的表现了。

    一家人围坐桌边吃早饭,盛卉和叶舒城面对面,两人都拿着手机,边吃边看,且互相都以为对方在跟进工作。

    直到他们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眼。

    “看家长群了吗?”叶舒城先问。

    盛卉放下手机,故作豪爽:“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就在刚才,小二班家长群里。

    昨晚叶舒城承包了一整个鱼塘,里面的鱼实在太多,光哲希和小杏,甚至加上车队的小男生们都带不走,所以,到最后,他们开启了全广场免费派送小鲤鱼的活动,几乎所有昨晚来到儿童广场的小朋友们,都拎走了小杏爸爸赠送的几只小鲤鱼。

    其中有三四个小朋友是小杏的同班同学,他们的家长今早在群里向叶舒城表示感谢。

    可惜小杏爸爸什么都不缺,无以为报

    人家也不想要咱们的报答233

    只能劳烦小杏妈妈代为报答了?

    有道理

    有道理+1

    有道理+10086

    他们的聊天内容虽然无厘头,但是盛卉考虑到昨天叶舒城劳苦功高,或许是应该犒劳一下。

    叶舒城抬眼望向她。

    盛卉又想起凌晨时分那些暧昧的对话,忍不住清了清嗓:“咳咳,不能太离谱,不能超出我的能力范围。”

    她的能力范围很窄,窄到最好只用钱解决。

    可惜姓叶的和她一样,最不缺的就是钱。

    叶舒城眨两下眼,认真地思考起来。

    盛卉有预感,他可能会提出要搬到主卧之类的得寸进尺的要求。

    那她一定要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能力范围

    “我想好了。”

    叶舒城拿起手机,点开某个群聊对话框,展示给盛卉,

    “你考虑一下。”

    群聊的名字就叫群聊,里面一共有八个人,最新的聊天记录在昨晚。

    蒋至:我带女明星来

    顾西辞:???那我也带女明星

    顾西辞:叶舒城,把你那个收了我两个保温杯的女明星带来啊

    蒋至:他那位肯定不是女明星,他爸不让

    顾西辞:女明星也看不上母胎solo三十年的

    他们聊天的时候,叶舒城正坐在盛卉舅舅家门外的车上等她。

    窗外夜色如墨,暴雨前的空气潮湿凝滞,他心情也有些闷,一时脑抽回了句:比女明星还女明星

    然后他的兄弟们更癫狂了,扬言让他一定要把比女明星还女明星的女人带来参加酒会,否则就要背炸|药包去炸他公司。

    盛卉浏览到他发的那句话,差点喷饭:

    “你说的一定不是我吧!”

    叶舒城静看着她,眼神递去两个字——不然?

    盛卉:“我没空,我很忙。”

    叶舒城:“可他们要炸我公司。”

    盛卉:“那就炸吧。”

    叶舒城听罢,忽地勾了勾唇,冷棕色的眼睛微弯,音色低沉带笑:

    “和你开玩笑而已。不用搭理他们。”

    “哦。”盛卉撇撇嘴,“我猜也是。”

    话题就此结束,他们继续吃饭。

    过了许久。

    盛卉吃饱了,甚至有点撑。

    她抽一张餐巾纸擦嘴,感觉自己身体的血液都被运输到肚子参与消化,所以脑子变得不太好使,莫名其妙问了句:

    “万一真的炸你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