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问穷通 作品

第一百九十六章 背后的利剑

    “烟凝小姐果然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医生。”

    清脆的掌声在寂静的室内回荡。

    秦如生鼓着掌走到烟凝床边,拿起了她的医书,随手翻了翻,笑道:“只是,大家可能还不太清楚,烟凝小姐除了是一位优秀的医生之外,还是一位出色的演员,她扮演的戏剧,就连大乾最负盛名的戏班子来看了,都要甘拜下风。”

    他莫非真看出了什么?

    烟凝惊疑不定,却不敢在神色上露出什么马脚,只能勉强笑了笑,道:“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我从小修习家传医术,怎么会有时间锻炼什么演技呢?道友只怕是在说笑话了。”

    “真是在说笑吗?”

    秦如生伸手入怀,再探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个小型的球状物。

    “烟凝小姐,我想,您应该对这个小东西不陌生吧?”

    “耀银珠?”

    烟凝脸色一变,失声喊道:“你把李半秋怎么样了?”

    秦如生倒是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剧烈,微微一愣,答道:“你问李总管?他没事,我取出耀银珠后,帮他稳定了失去耀银珠产生的不适,现在应该还在自己的房里休息。”

    “那就好,那就好。”

    烟凝定了定神,脸上的惊慌之色稍稍缓解。

    付青平在一旁听了,忍不住冷笑道:“烟凝小姐为何如此关心一位下人?莫非......这医馆寂寞,烟凝小姐耐受不住,与他有了什么私情?”

    他眼中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欲望:“其实何必如此麻烦,烟凝小姐只要说句话,在下可是十分愿意代劳一二的。”

    “你胡说什么?”

    烟凝大怒,大片大片绯红的艳霞从脸颊上升起,胸口不断起伏,显然已经气愤到了极处。

    过了许久,她才平复下心情,缓缓道:“在我年幼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踏入修行之门,那时候有一次遇险,是半秋路过救了我。”

    “有了救命之恩,我自然对他另眼相看,他遇到危险了我会担心,也是很正常的事。”

    说到这里,她一双妙目横了一眼耶熊那一群人,笑道:“毕竟,我可不像某些人那样,会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恨之入骨,成天喊打喊杀的。”

    “烟凝,你少在这里颠倒黑白。”

    耶熊怒道:“若不是你在药汤之中下毒,兄弟们哪个对你不是恭恭敬敬,感激无比的,又有谁会对你有丝毫不敬?”

    “你说什么,那便是什么吧。”

    烟凝无所谓地笑了笑,看向秦如生,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李半秋脱离了你的控制的,不过我想,时间一定不会很早。”

    “是的,不然的话,你现在就不会是安然无恙的状态了。”

    秦如生叹了口气。

    他虽然发现了李总管的异常,但就像烟凝说的,稍稍晚了那么一些。

    以至于动手的通知都已经发给了唐文路。

    “既然如此,我有个提议。”

    秦如生看着烟凝,平静道:“我们联手,先拿下这位转轮宗的高足如何?”

    “什么?”

    烟凝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个提议来。

    不过,紧接着,她迅速明白了秦如生的意思。

    她没有中毒,实力仍在,而转轮宗的那人明显对她所图甚大,如果能联手对抗,应该有不小的胜算。

    烟凝也是有决断的人,当即道:“好,我答应你,我们先一起将转轮宗的杂碎打发了再说。”

    秦如生向她点了点头,一个简单的同盟就此成立。

    当然,这种同盟无比的脆弱,烟凝绝不可能放心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这批人,甚至在对付转轮宗付青平的时候,还要留下至少五分力气。

    对付完付青平,她和耶熊等人必然还有一战。

    耶熊和索命鬼尹巧倩对视一眼,同样默认了秦如生的这个提案。

    转轮宗横插一脚,对这烟凝显然是志在必得之势,自己这方本就处于弱势,若是还对秦如生的提议提出异议,到时候秦如生再退出,自己这边就彻底失去谈判的资格了。

    先对付完转轮宗,之后再慢慢对付烟凝也不迟。

    各自心怀鬼胎之下,倒也没人反对这个同盟。

    秦如生暗自舒了一口气,刚发现李半秋脱离自己控制的时候,他真是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里。

    直到现在,这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一点来。

    只是,还没到尘埃落定的时候。

    “哈,你们倒是聊的火热。”

    付青平嘴角带着淡淡的讥讽笑容,看着秦如生与烟凝谈好同盟,就像是在看两个小丑。

    “只是,几位难道觉得靠你们联手,就能拿下我付青平了吗?”

    “难道不行吗?”

    烟凝收拾了一番,从床上站了起来:“你们转轮宗再厉害,你也不过只是个凝神后期的弟子,我的实力与你相当,又有两位凝神初期道友辅佐,诸位道友牵制。”

    “拿下你,易如反掌!”

    她对付青平刚才的轻薄言论很是不满,此时话语中也带着浓厚的杀气。

    “真是个只知道行医卖药的蠢货。”

    付青平冷笑了一声:“实力相当?我可是转轮宗嫡传弟子,从小在宗门内接受最优秀的修炼指导。”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实力相当?”

    秦如生战术后仰。

    这年轻人狂妄的架势,和当时的赵予笙有的一拼。

    在转轮宗里肯定没少被人打。

    也不知道赵予笙后来怎么样了,是否安然从琅嬛福地内逃了出去。

    秦如生少许出神的功夫,烟凝已经被付青平气得肝火上冒。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你这么根正苗红的转轮宗弟子,怎么还要动用邪祟暗算我一个弱女子呢?”

    秦如生补充道:“跟可笑的是,暗算还失败了。”

    付青平“哼”了一声,道:“邪祟之事......你真觉得是我失算了?”

    烟凝微笑道:“难道不是吗?你想用它来控制我,但不知为什么,这邪祟并没有对我下手。”

    “果然是个蠢货。”

    付青平摇头道:“你那不大的大脑和特别小的小脑就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我真要对付你,为什么要用一次玄级初阶的邪祟?”

    “或者说,为什么我会认为,玄级初阶的邪祟就能够对付的了你这个凝神后期的修炼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