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一水 作品

第二百四十六章 嘴型

    曹管事隐约听到了一点声响,但如以往一样,骰子的点数还是要猜。

    而把整个摇骰子的过程都听得清清楚楚的秦二牛,已经知道骰子的点数,却不知该用什么方法告诉洛深。

    柳荷官单手握住骰盅,看向曹管事和洛深。“二位请下注。”

    曹管事思索了片刻,随即招了招手,旁边的吴海立即弯下腰,将头凑到他的耳边。

    他低声说了几句话,吴海点了点头,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将准备好的银子放到大的那个区域。

    曹管事以前从来没有输过,众人都认定曹管事下的注肯定是对的。只有秦二牛眼里闪过一丝无语,看来这个曹管事也不过如此。

    秦二牛正在想该如何告诉洛深正确答案时,却看到她突然站了起来,并且将银子放在了小的那片区域,他眼里当即掠过一丝诧异。她这是猜的,或是只为了和那个管事成对立面,亦或是和他一样听出来。

    三个可能,秦二牛立马否决掉最后一个。她一个没有修习过武功的普通女子,又怎么可能听得到。

    而看到洛深把银子放到小的区域,看戏的众人当即开始肆意嘲讽。

    “竟然和曹管事选择不一样的,这不摆明要输吗?”

    “她这回输定了。”

    “肯定是曹管事赢。”

    而被众人议论的洛深和曹管事都笑得从容和自信,似乎都相信自己会赢。但,赢的人从来只有一个。等骰盅揭开的那一刻,笑的人便只会剩下一个人,另一个人是笑不出来了。

    而众人早已认定,洛深便是笑不出来的那个。

    见众人一直说个不停,柳荷官只好大声道:“请安静!是谁赢,等我揭开不就知道了。”

    众人很快便安静下来,虽然结果早已注定,但他们还是想亲眼看一看,再好好的笑话一下那个不自量力的女人。

    柳荷官握着骰筒的手缓缓地往上抬,当三颗骰子暴露在空气中的瞬间,他惊讶的瞪大眼睛,手保持着拿着骰筒停在半空的动作。而围观的众人集体目瞪口呆,曹管事等人亦是惊讶不已,唯有洛深和秦二牛面不改色。

    瞟一眼那个淡笑如风的女子,柳荷官深吸一口气,才缓缓的一字一顿的依次报出三颗骰子的点数。“一三四,此局为小。”

    随着柳荷官的声音落下,处于震惊中像是被点穴的众人才缓过神来,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嘲讽洛深,而是感叹她竟然赢了。

    “我还以为是我眼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

    “她竟然赢了曹管事,真是不简单啊!”

    “我觉得她能赢曹管事,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在咱们这些人里面,有几个没有和曹管事赌过,但哪怕是靠运气也没有赢过,她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

    虽然众人大多数都认为洛深只是运气好,但还是开始觉得这场注定了结果的赌局变得有意思起来,甚至有的赌瘾上来了,竟然还用这两人的输赢来下注。

    如果是一开始可能没有人会买洛深会赢,但经过方才这一局的较量,已经有少部分人认为她能凭运气一直赢曹管事,但大部分人还是觉得曹管事才是会一直赢的那个,毕竟他可是赌坊里面的常赢将军。

    听着众人的讨论,之前惊讶的曹管事已经恢复常态,脸上的轻笑似乎表示他并不在意这一局的输赢。事实上,他也的确不怎么在乎这一局输了的结果。

    虽然出现了败绩,会让他做为赌坊里不败神话的这块金字招牌没了,但一直赢也没有什么意思,偶尔输一次才更有挑战性。

    不过,他还是对洛深这个女人的态度有了一些改变。一开始,他根本不屑跟她赌,如今知道她是一个运气好的人,那还是认真一点。

    输一次算是娱乐,但要是一直输,他的颜面何存!

    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休息了片刻后,第二局再度开始。

    柳荷官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赢了曹管事,所以这第二局他要加大难度。

    将三颗骰子放进骰盅里,柳荷官把骰盅拿在手中快速摇晃了十来次,不会武功的众人和洛深只能看得到他手握着骰盅摇晃的残影,那些打手看到的要稍微好一点,但还是有残影,吴海比打手们好一些,能够勉强看清。全场只有一个人,柳荷官摇骰盅的动作落在他眼里非常的清楚,并且是极慢的动作,那人就是站在洛深身后的秦二牛。

    不过,骰子在里面碰撞的声响却极轻。这回除了有内力加持秦二牛和天生耳力极好的洛深能够听得清楚,连曹管事都听不到一点声音。

    摇完最后一下,柳荷官将骰盅轻轻地放到桌子上,里面的骰子停止跳动。他看向面容淡定的女子和面色有些凝重的男人,平淡的道:“请二位下注。”

    曹管事抿了抿唇,这回没有听到一点声音,他只能盲猜,也就是纯靠运气,胜算很难把握。但同样,对面的女子一样只能赌运气,再怎么说,他在赌坊混迹了十余年,所积累的运气不会输给她。

    又看了一眼柳荷官面前的黑色骰盅,曹管事的眉头慢慢的蹙紧,里面骰子到底是大还是小……

    上一局是小,这一局应该会是大,但有时候又会出现好事成双,两局都会是一样的结果。

    在脑子里仔细琢磨了一阵,曹管事凭借着这些年在赌坊积累的经验,还是成功的选择出自己认为是对的答案。他招了招手,身侧的吴海立即低下头,将耳朵凑到他的脸边。

    为了不让对方看到嘴型,从而猜到自己说的话,然后彻底暴露了自己的选择。曹管事非常谨慎的用手挡着自己的嘴,低低的对吴海耳语了几句。

    吴海点了点头,然后稍微抬高了上半身,双手去拿曹管事面前的银锭。

    与此同时,洛深也将自己面前的银锭拿了一些起来,似乎已经想好要放在哪一个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