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寒寒 作品

第二百四十二章避险

    但是他的声音很快便掩没在了无数的叽叽喳喳声音中,吓得张建连忙拉着魏免往前爬,也顾不上前面的安全钉有没有钉上。

    后面追着这么一堆怪物任谁看了都得害怕,这三分之二的路程很快就被爬了过去,张建立即顺势抬起了自己手中的突击步枪。

    一颗又一颗的子弹从枪管中打了出去,后面还想着攀爬过来的雪山耗子全部被打落下去,在张建换子弹的时候,魏免的突击步枪也举了起来。

    “他奶奶的,敢在背后吓唬老子,看老子今天不突突死你们!”魏免说道,他的枪法原本就很好,现在这种移动靶子对他而言更是不在话下。

    三两枪便解决了一个,紧接着又疯狂开抢,在如此密密麻麻的火力覆盖下,那些雪山浩子原本正在攀爬都被活活的打了下去。

    可是张建并没有开心起来,因为地面上有越来越多的雪山耗子往这里爬来,他们所携带的子弹根本无法对付这么多怪物。

    “不行了,我们赶紧跑吧,这么拖下去死的只能是我们两个!”张建说道,他可不想被这些耗子给活活弄死,而且这些子弹这么珍贵。

    要是打在这些无用的怪物身上那得心疼死,为了节省子弹应对接下来的危机,两人当即就放弃了攻击,选择从另外一个方向跑出去。

    两人选择的方向是佛像的另外一边,在那个地方好像有一个可以跑下去的斜壁,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别的怪物正在那里等候。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正所谓逃命要紧,两人在打完最后一个弹夹的子弹之后便从佛像的另外一边下去。

    刚开始还一切顺利,当他们找到那个笑脸的下方时才惊奇的发现,那个脖子处竟然有一具尸体,黑乎乎的一片和下面的那些雪山耗子很像。

    突然那具尸体动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就冲向两人,魏免手急眼快打出了一枪,子弹狠狠的打在那具尸体的眉心上。

    可惜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反而激怒了他更加疯狂的冲了过来,张建二话没说又打出一枪,这一枪直接打在他的腿上。

    迫使着他不得不停下自己的步伐,这才给了两人接着跑下去的机会,这一次由魏免跑在前面,张建重新更换了一个弹夹守护在后面。

    在疯狂的火力掩护下,张建的子弹消耗的非常快,但是却保证了没有一个怪物能够靠近他们两个的身边,魏免成功爬了下去。

    张建紧随其后也从上面爬了下来,此时此刻另外一道枪声从地面上响起,那是匆匆赶来的洪洗天,他把两个正准备靠近张建的雪山耗子打倒。

    然后通过呼叫机赶紧对张建说道:“我在这下面掩护你,你和魏免赶紧爬下来,不要管后面发生的事情!”

    张建看到援兵已经到了心头一松,撒手就从山上跳了下来,然后狠狠的抓住了魏免抛出来的绳子,在半空中晃荡了一下撞在岩壁上。

    这一下几乎就要将他的内脏都给撞的移位,艰难的停住了身形之后,才看到佛像上面已经站满了雪山耗子,密密麻麻的吱吱声响起。

    “他奶奶的要不是老子走的快,刚才就被这些东西给活活咬死了!”张建吐槽道,这辈子还没有受过如此惨烈的伤。

    “得了吧,能够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我也没有太多的要求,只要那群玩意不要追上来就行。”魏免说道,惶恐之中还带着一丝窃喜。

    于是两人便开始缓缓往下爬,年轻人站在远处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尊佛像,突然他好像领悟了什么东西整个人跪了下去。

    “神灵请不要伤害我们,我们只不过是路过而已,还请神灵大发慈悲放我们离开!”年轻人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

    被洪洗天一下从地面上拉了起来扛在肩膀上:“我的好大哥呀,现在这个关键时候你就不要求这个神灵了,他不一定能保住你!”

    一群人疯了似的往前跑,因为那些雪山耗子已经从佛像上跳了下来,在雪地里面攀爬的速度不会比他们慢,快的吓人。

    正跑着洪洗天突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一个类似于硬块的东西,然后嘴里说了一句。

    “他奶奶的,真当老子好欺负了,看老子怎么炸死你们这群狗娘养!”说完便把手中的硬块狠狠扔了出去。

    紧接着从远处听到一声爆炸声,一股热浪从地面上散发开来,几个人都被这股热浪狠狠的拍打在地上。

    其中离得最近的赵虎后面的毛发基本都被烧了个光,光秃秃的后脑显得有些可怜,不过他也没有太多怨言,因为他知道这是洪洗天干的,为的就是保护他们。

    “洪洗天!别炸了赶紧跑吧,这群狗娘养的,炸不死!”魏免说道,刚才连子弹都无法限制这些东西,炸药很难大规模的杀伤。

    洪洗天又扔了两颗炸弹,之后才连忙奔跑了起来,可是就这么一会功夫他身边就爬满了雪山耗子,全部都张大嘴巴仿佛要活活咬死他一样。

    张建情急之下把背包扔给了林疯子,然后掏出黑贝到一个翻滚就把一个雪山好子狠狠砍死在刀下。

    紧接着一把拉着洪洗天继续往前奔跑,幸亏他在后背上垫了一把刀,那个雪山耗子的利爪才没有抓破他的后背。

    可是强大的力量也让张建跑了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了,幸亏这个翻滚来得及时,这才导致他躲过一劫。

    洪洗天接忙开了好几枪,子弹把准备包夹上来的雪山耗子狠狠逼退,给了张建一个喘息的机会。

    “他奶奶的,这群玩意是疯了吧,不要命的攻击我们。”

    “刚才他说了月圆之夜的时候,这些东西会发疯的攻击人,我正准备给你们发消息呢,可是你们根本没有听到。”洪洗天一边跑一边说。

    其实这也不能怪张建他们,正经谁会想到这些东西月圆之夜会攻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