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风水师 作品

第1275章节 猴毛(二)

    我的内心保持警惕,回道:“不清楚,小二只知道,奉天之会是五国皇室年轻一辈的聚会。”

    “呵呵,奉天之会在某种意义上是国力的比拼,名为聚会,实则比拼!嬴者,接受四国朝贡,每年献上数千道先圣气机。可与往年每届不同的是,在四国交战的前夕,这次的奉天之会更是从比拼上升到战前热身的层次!”

    陈诩不冷不热的笑道。

    嬴的国家,接受另外四国的朝贡,每个国度送上数千道先圣气机!合在一起就是上万道的先圣气机!

    先圣气机可以说是比金钱古器还要珍贵的硬通货!

    “殿下的意思是,五国皇室成员,将会在这奉天之会上比武斗法?”

    我问道。

    这可不难猜,如果这样的话,也就很好理解为什么每个国家的太子都来了。

    否则让五国皇室成员远道而来这五国城的意义就没了。

    而至于为何这一届的奉天之会更加特别,我也琢磨到了一点……

    眼下,正值三国对夏古国发动战争的时候,在这种关头,民心、军心可是尤为重要,国战比的不仅仅是硬实力,更是心性!

    而如若夏古国嬴了,那么对士兵将士来说那就是鼓舞!意味着夏古国能向这次奉天之会一般,一挑众国,傲视群雄!有此信心的加持,那对战力的加持不可谓不大!意义远高于先圣气机的朝贡。

    而若是夏古国输了,那么对夏古国士兵将士的打击也是剧烈的,总的而言,这一次奉天之会,可以说是战争的缩影,意义深长!

    “不、不是皇室成员的比武斗法,是五国异兽的斗法!”

    陈诩出声。

    “异兽斗法!”我一惊。

    这就相当于斗兽嘛,只不过斗的兽几乎都是神话中才存在的恐怖生物。

    听到这里,我心头讶异,这比拼的方式,还真独特,也很符合上流社会的行为。

    “以往每届,基本上是夏古国拔得头筹,而这一次,罗古、明古皆是有备而来,定要将夏古国斩落马下,他们带来的异兽,都有未成熟的巅峰级别!”

    陈诩又继续道。

    所谓未成熟的巅峰级别,就是有巅峰异兽之姿,但其实力还并未修至大成,实力相当于人类一千道先圣气机至万道先圣气机中间不等。

    比如当初?婧那头四眼猫,虞破格尔的葬天利齿虎,都是未成熟的巅峰异兽。

    同样的,之前在城门外,那头拉着夏古国太子龙辇的麒麟异兽,也是未成熟的巅峰异兽,只不过他那只异兽不论在天赋上,还是在境界上,都远超四眼猫以及葬天利齿虎。

    异兽中天赋的差别可比人要大,成就人子的显圣中境,最多有四个级别的差距,可异兽里,就算都是巅峰异兽,每一头之间,都因为种族的不同,战力也有着巨大的不同。

    “那看来这一回夏古国拔得头筹的机会要变低了。”

    我随口应承了一句陈诩。

    当然,我语气随意,可内心却高度紧绷。

    陈诩一直厌恶我的长相,拿我当下人,他没事可不会跟我说这么一大堆。

    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给我去做。

    果然,当陈诩介绍完了奉天之会后,他流露出了意图:“小二,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我马上恭敬的道:“殿下,您当说无妨,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小二也会尽力的去为殿下做事。”

    “好,果然没看错你。”

    陈诩满意的点头。

    说完,陈诩拿出了一样东西,一根黄色的毛发。

    看见此物后,我顿时一愣。

    这平平无奇的黄色毛发,不就是当初那头猴精送给他的猴毛么。

    “殿下您这是……”

    我心中渐渐预感不好了起来。

    陈诩将毛发递到我的面前,道:“给你个任务,无论用什么办法,将此毛发送道金云麒麟的嘴里。”

    我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金云麒麟,那八成说的就是夏古国太子陈天运的那头拉车麒麟了。

    我一时僵在原地,也没有立刻接来猴精的毛发。

    “小二,你不愿意?”

    这时,我身边的陈媚阴恻恻的道。

    她双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撑在嘴边,用那修长的指甲不断挑弄着她自己的红唇,模样妩媚中带着一股森然邪气。

    我干咽了一下,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们突然让我干这种事,准没安什么好心思啊!一定是想对那夏古国使坏,对夏古国的异兽提前动手脚。

    先不说我不想跟夏古国的皇室为敌,那头麒麟也是不好惹的,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能将一根猴毛塞到那瑞兽的嘴中?

    关键的是,麒麟的主人可是那位太子陈天运!

    陈诩此时交代的任务可是危险重重啊。

    “你可别忘了是谁带你来五国城见世面的,这件事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想尽办法,也要把山祖毛发送到金云麒麟的嘴里!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包括性命!”

    陈媚的语气不好了起来,冰冷的对我道。

    紧接着,陈诩也道:“要么完成任务,要么死在我们手中!”

    可以听的出来,他们两人也知道这件事九死一生。

    我又迟疑了一会后,道:“好!小二必定完成殿下吩咐!”

    他们都这么说了,我哪还能拒绝,我更不可能在这里与他们撕破脸。

    另外,其实,我一开始就没想过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