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暖年 作品

第51章 扯不下的纱

    挂了电话,沈文进站在原地许久,才缓过神来。

    他闭上眼,强撑住情绪,可手上的青筋却是已经凸起,指甲也几乎要掐进肉里面去了。

    他现在大脑一片混乱,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回忆,不管怎么说,现在找到温瞳是当务之急最重要的事情。

    当初他和温瞳结婚,温瞳是有给父母写信的,不过,都是温瞳一手操办,自己只看了岳父母的回信,并没有将地址记下。

    原本他想的是等自己稳定下来,亲自带温瞳去见一次她的父母的。

    他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放弃,突然回忆起来,在看到那份信的时候,他扫了一眼信封封面。

    “蒙市,哈旗……边疆牧场。”

    他睁开眼,拿起电话,就将电话拨到了边疆牧场。

    “喂。”

    “你好,请问你们牧场有没有一对姓温的夫妻呢?男方叫温盛泽。”

    “哦,你说温师傅啊,有,有这么一对夫妻。”

    “请问他们人呢?”

    “哦,温师傅生病了,她女儿来把父亲接旗卫生院去了。”

    在听到这,沈文进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安全抵达了,她是安全的。

    等挂了电话,沈文进才发现自己手竟然颤抖着,他可是端着几十斤的机枪保持不动几个小时都不会手抖的啊。

    他抬手,狠狠地在桌面上捶了一下,痛感立刻替代了双手的颤抖。

    通讯员都惊呆了。

    “沈工,你这是怎么了?”

    沈文进却已经转过身,大步走了出去。

    人直接冲到五楼的总工程部,敲门进去。

    “进来。”

    驰瑞抬头,见进来的是沈文进,尤其是他那张脸,冷得像个冰块。

    “报告,驰工,我想请假。”

    驰瑞蹙眉。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沈文进抿着唇没有说话,驰瑞看向一旁汇报工作的蒋怡。

    “小蒋啊,你先出去吧。”

    蒋怡眼神却是流连在沈文进身上不愿意挪开。

    听到驰瑞的话,就算不乐意,也还是转身离开。

    只是经过沈文进的时候,还偷偷朝着他眨眼,活泼灵动。

    但是她的小动作,全都做给了瞎子看。

    驰瑞蹙眉。

    “说吧,什么事?”

    沈文进蹙眉。

    “我得去一趟边疆牧场,岳父重病,温瞳一个人去蒙省,我不放心。”

    驰瑞蹙了蹙眉,表情也冷了一些。

    “几天能处理完?”

    “五天!”

    “胡说,你就是过去都要三天。”

    “驰工放心,说到做到。”沈文进昂首挺胸,声音也是铿锵有力的保证道。

    “你小子想怎么办?”

    沈文进沉默了。

    驰瑞哼了一声,拿出一把车钥匙,朝着沈文进扔过去。

    “这是分配给我用的车,好在工程还在走图纸阶段,也和你没太大的关系,就给你五天时间,能回来吗?”

    “五天时间,保证归位!”

    沈文进说着,还行了一个军礼。

    转身要走得时候,被驰瑞喊住。

    “唉,等等。”

    沈文进又停了下来。

    “要带是去见岳父母,带点东西,还有,我觉得吧……你和瞳瞳之间有些问题,具体什么问题啊,我不知道,也说不清,这毕竟是你俩的事,但,瞳瞳那可是个好孩子,懂事聪明又孝顺,不会无缘无故和你闹脾气的,就是有问题也一定是你这边做得不够,你多和她谈谈,夫妻哪有解不开的结。”

    沈文进抿着唇,眉头都要打结了,最后,只是应声。

    “知道了。”

    说完,又转身走了。

    驰瑞无奈地看着沈文进的背影。

    “傻小子,你知道个屁啊知道,老子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媳妇还没追到手呢。”

    可实际上,沈文进最大的难点便是,他不知道他和温瞳的问题在哪。

    他总是感觉温瞳对自己若即若离。

    可就算是这样,在自己遇到问题的时候,她还是坚定不移地站在自己这边,而在他受伤的时候,她也会流泪害怕,甚至不惜自己出来为他去挡。

    但,他摸不到她的心,不管怎么做,那层隔着两人的纱就是没有办法扯下来。

    沈文进下了楼,直接找到驰瑞的那辆越野车,确定车况良好,一个掉头,就朝着外面开去。

    蒋怡原本等在外面,想要借此机会和沈文进说说话的。

    见沈文进从她身边大跨步走过去愣了一下,转头追上去,就见沈文进上了车就走。

    她因为跟得太近,想躲开已经来不及,只能吸了满满一口的车尾气。

    ——

    从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到蒙市,各种辗转的确是需要五天。

    可沈文进一路将车开到九十迈,吃喝在路边随便买了两个馒头,用水壶接了一壶水扔在副驾驶座。

    饿了啃一口馒头,渴了喝两口水,硬生生缩短了三分之二的时间。

    等他赶到蒙市的时候,只用了两天的时间。

    而这两天,温父已经从急救室送到了普通病房,虽然还时不时地咳嗽,但是整个人气色已经过来了。

    温瞳到现在还记得,在温父病房外,妈妈对她悄悄说的那一句话。

    “瞳瞳,已经驻牧场的医生,已经确诊你爸得的是肺痨。”

    肺痨,也被称为肺结核七十年代的肺结核,有很强的传染性,并且现在还没有很好的抗生素来针对此类病症,死亡率十分高。

    这也是最常见的病症之一,一般医生是不会看错的。

    而且,温瞳也确定过,父亲的病症已经发展到咯血喘不过气这样的情况。

    可是现在,检查出来,竟然真的只是一些炎症。

    她感觉有些不真实。

    而在父亲被牧场医生看过到现在,只有自己空间里的那碗水。

    再联合长期饮用那水的身体变化。

    以及,她曾经将那水用在驰瑞和沈文进伤口上的变化。

    那水……或许真的是一汪药泉。

    温瞳因为考虑这件事情,整个人显得有的呆愣。

    直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在她的脸上,温瞳才惊醒过来。

    “嘶——”

    温瞳抬起头,就见是柳向。

    “柳大哥,你来了。”

    柳向将手里的玻璃瓶汽水递给温瞳,然后坐在她身边。

    “恩,今天和战友换了个班,蹭了车过来的,刚才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温瞳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想我爸什么时候能出院。”

    柳向也笑了起来。

    “快了,大夫都说了,温叔恢复得很快,没想到,他这个年纪,竟然还有这么强的康复力,已经很厉害了。”

    温瞳却是心里有数,最大的功臣可是自己的空间药泉呢。

    “恩,那就好。”

    汽水已经被打开了,温瞳喝了一小口。

    柳向看着温瞳的侧颜,看呆了。

    这个女孩,是他午夜梦回都记得的人,现在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是老天也看不过眼他如此的自我折磨,给他的机会吗?

    可是,他不敢。

    他现在在这个地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呢,温叔他们都舍不得温瞳留在这里吃苦,他又怎么忍心。

    可,那颗心灼烧的发疼。

    于是,在温瞳放下瓶子的时候,柳向突然开口。

    “瞳瞳,做我女朋友吧。”

    噗——

    温瞳一口汽水喷了出来,眼里满是错愕和惊讶。

    而这一幕,正好被一个站在拐角处,风尘仆仆,格外狼狈眼里带着寒意的男人听了个正着。

    那猩红的眼,好像是匹被惹怒的野兽,下一秒就要冲出去将那个想要抢走他宝贝的混蛋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