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问天 作品

第二百一十一章 e区

    “走快点,别乱看!”道路两边的持枪佣兵对着厂区大路之间新入厂的工人们大声呵斥。

    被强制征入工厂充当劳力的众多青年胆战心惊的左右张望。

    道路两侧,足有十米高的围墙上站立着至少五十名武装精良的地方佣兵,配合着随处可见的铁丝电网与黑色铁栏,一股令人胆寒的恐惧油然而生,笼罩在像监狱一般的工厂之中。

    方痕走在排成了五排长龙的人群队伍当中。

    四下观察,前后左右全部都是年龄在十六七岁左右的青年小伙。

    这些人的穿着大概类似,其中大概有八成都是在边境沙漠的这几个拥有庞大人口的大户村庄里强征的本土村民,并且,这些青年小伙的脸上都纷纷充满了恐惧。

    方痕的心中充满了对这些可怜青年的怜惜。

    这些从四方边境村落与附近的城镇强征而来的新人在进厂一段时间之后,会按照批次获得十五到三十天不等的假期。

    这是这些可怜的青年小伙在步入一生劳苦之后为数不多的假期,是他们在真正体力衰败之前少有能与家人团聚的机会。

    只不过,这长达十几天的自由时光明面上是假期,实际上,却是工厂对他们进行操控的另一种手段。

    在工厂的霸权统治下,所有的本土村民身上都背负着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那就是结婚,生子。

    二十年来,夏国边境的几个沙漠村庄在工厂的控制下,生育率足足提高了百分之两千!

    每当新一批进入工厂的青年男丁放假的时候,厂区都会在几个村子之间进行强制婚配。

    不论婚配的双方是否愿意,都必须在厂区佣兵的枪口下强制结合。

    哪家生子,厂区就会在每天固定的物资供给下额外提供大量的加工肉类!

    这种奖励对于每天只能清淡速食与面包本土村民而言,是极大的诱惑与动力。

    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源源不断的给厂区扩充这些在他们眼中看来贱如蝼蚁的廉价劳动力。

    方痕微微低着头,低调的观察着左右的一切,详尽的记忆着走过的所有场景。

    从四周的地形与时常可见的高墙来看,工厂的区域划分十分严密,每隔百步的围墙交界处,都会设置一个装备了四面强光灯与望远设备的哨塔。

    每个哨塔有两名佩戴着简单军械的佣兵轮岗值守,且定时定点的向附近的岗哨传递信号。

    方痕处在他们这一段队伍的最前方,与前面的一批工厂新人队伍大约有十五米的距离。

    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工人们工作的区域都集中在一片区域,只是在不同的部门之间,都设置着十分严密的分隔措施,如果没有紧急的事情,普通的工人根本不可能离开自己工作的区域。

    方痕在密不透风的甬道中走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忽然,把守在前方的几名佣兵背着枪挡在方痕所处的队伍之前。

    “你们,往左边去。”领头佣兵厉声道,与队伍保持着大约五米的安全距离。

    一旦有人发起动乱,他就能在第一时间向后撤退,配合高墙上的几十名佣兵将眼前这一批人全部射杀。

    众多工厂新人畏畏缩缩的按照佣兵的指令涌入左侧的岔道路口。

    一盏盏显眼的路牌映入眼帘。

    方痕身后的人群逐渐变得稀少,纷纷按照身上工牌所标注的信息走进自己所在的厂区当中。

    渐渐地,沆长的灰石砖路上只剩下不到五十人。

    方痕放慢脚步,有意识的渐渐靠近着一直在他身后不远处行走的陈行。

    二人并肩,彼此晦涩的使了一个眼色。

    经过短暂的观察,方痕与陈行已经摸清了厂区入口的大致守卫情况与基础地形。

    现如今他们正在玉工部的厂房片区中,整个玉工部由a至e共划分有五大工作及生活区域。

    而在各厂房片区的正门入口前,各有六名左右的持枪佣兵进行看守。

    如果想要在进入生活区后外出,就需要极其严苛的审核证明,并且要接受至少十个小时的审讯,以确保工人不会有任何对外泄密的可能。

    时间又过去了整整二十分钟,方痕与陈行仍旧行走在两侧林列着各大厂房车间的灰石砖路上。

    因为之前那名佣兵的缘故,方痕与陈行被安排到了同一个片区的同一个小组当中。

    原本充斥着脚步声的厂区大路变得越发安静。

    e区的位置在玉工部厂区的最深处,单单是从玉工部入口到e区大门的脚程就足足有不到五公里的距离。

    方痕的脚步逐渐变得缓慢,为了确保能够顺利的执行营救秦明海的计划,他必须将眼睛所见的一切都分毫不差的记在脑海当中。

    “你现在觉得有几成把握?”陈行嘴唇微动,用极低的声音向身旁的方痕问道。

    现如今他们正走在没有佣兵看守的空荡位置,因此,他们能够彼此进行短暂的交流。

    方痕不语,眼中的神情愈发变得凝重。

    尽管在个人战力上方痕不输于工厂当中所有的佣兵以及格斗武者,但对方人多势众,在厂区中央地带的制高点又有狙击手进行全盘监视,跨区勘察地形就成为了极其艰难的任务。

    “先摸清厂区所有的布防情况,总有方法能找到他的位置。”方痕低声道,嘴唇没有一丝一毫的张动。

    哪怕是在近处,也丝毫察觉不出两人正在对话的痕迹。

    陈行眉头紧锁,心中的担忧越发凝重。

    “我觉得,我们应该从长计议。这片厂区里的实际情况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手中所掌握的情报,如果继续行动,恐怕会给我们带来无法预料的后果。”

    陈行低着头,在脑海中回忆着路途中所见的所有守卫情况。

    “如果是正常进入工厂,我们或许还有抽身的余地。但之前我们为了掩护身份暴露了与穆力之间的关系,一旦我们凭空消失,矛头将会在第一时间指到穆力身上。”

    “如果穆力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我们接下来的一切计划都会全盘崩坏,甚至就连晟磐对夏国边境的布局都会受到影响,这对我们而言是最坏的结局。”

    方痕语气严肃道。

    忽然,正彼此对话的方痕二人紧闭口舌,猛地挺直腰板,伪装出一副朴实憨厚的村民形象。

    二人身前,负责进行路段看守的持枪佣兵对他们投来极具轻蔑的目光。

    方痕面不改色,像无事发生一样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忽然,剩余不多的e厂区新人身后传来一阵汽车的引擎声。

    敞篷的陆地吉普车缓缓行驶到众人身旁,先前勒索了穆力与方痕的壮年佣兵表情凶狠,将步枪指向灰石砖路上的方痕众人。

    “你们,走快点!”佣兵厉声呵斥道。

    闻言,原本想借此机会稍事休息的众多工厂新人像见了鬼一样加快脚步,生怕坐在车上的几个佣兵真的开枪将自己打死在这片比监狱还要可怕的炼狱当中。

    壮年佣兵用异样的眼神扫了一眼走在人群首位的方痕,冷笑一声,坐车扬长而去。

    方痕目光凌厉,用余光观察着道路两侧的十几名守卫,将他们的体态特征与装备情况牢牢的记在心中。

    方痕众人终于来到e区的入口处。

    厂房门前,负责看守的持枪护卫用充满警惕的眼神打量着快步靠近过来的一众青年。

    “排队站好,接受检查。”守卫喊道,将队形凌乱的e区新人强行赶成一条队伍。

    方痕停步在e区的厂房门前,一旁,护卫用金属检测器反复检查着方痕浑身上下的每一处位置。

    方痕被门口的健壮佣兵推搡进e区的厂房当中。

    可能是因为佣兵数量的限制,厂区内并没有大量的持枪守卫对厂内的工人进行看守。

    其中的布控大致由几人组成的巡逻哨以及制高点的枪手对厂房车间内工作的工人进行监视。

    方痕用极快的速度扫了一眼面前几个高处角落的监视摄像头,在脑海中计算着厂房内监控设备的各处死角。

    “你们,到这儿来。”不远处,勒索了穆力全部积蓄的壮年佣兵伸手招呼着已经顺利通过了安检的方痕与陈行。

    “大哥,这么巧又见面了。”方痕笑着向跟前的壮年佣兵打着招呼。

    尽管他的长相看起来是个成熟的壮年人,但现如今他和陈行的身份却是一个刚刚十八岁的青年。

    他不知道自己与陈行这伪装的身份证明能够坚持多长一段时间,但至少目前而言,眼前这个目中无人的畜生还没有对他们有所怀疑。

    所以,作为一个少不经事青年人应该有的卑微,方痕必须将其表现的淋漓尽致。

    壮年佣兵没有理会方痕的寒暄,作为这些“贱民”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他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对方痕表现出任何不一样的态度。

    毕竟,在这片厂区当中,背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默默的盯着自己。

    “你们几个,跟我过来。”壮年佣兵一脸不屑的对面前的几个工厂新人命令道。

    闻言,方痕与身后的其他几个村民跟随佣兵走进一片略显阴森的小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