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醋 作品

第三百八十七章 诚意十足

    看到吕文昌的反应,叶尘眯起了眼睛,因为叶尘知道这种实力强还不要脸的家伙,才是最危险的人,但他既然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修为,那就好对付了。

    于是叶尘淡淡说道:“要消息可以,但我可没见到你们所谓的诚意在哪儿?”

    看到叶尘的反应,吕文昌很满意的笑了笑,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威胁已经起到了作用,叶尘已经妥协了。于是他放下酒杯,轻轻的拍了拍手,顿时就有一个侍女端着一个盖着红绸的金盘走了进来。

    原本,叶尘是想偷偷先看一看这金盘之中放着的是什么,但让叶尘诧异的是那金盘上面竟然有一层防止人偷窥的结界,挡住了叶尘元神之力的窥视。

    似乎是知道了叶尘的元神吃了瘪一样,吕文昌微笑着说道:“怎么样?叶尘你看到了我们的诚意了吧?”

    一旁的姜悦立即补刀道:“瞧你那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是丢人!”

    叶尘斜眼看了姜悦一眼没好气的道:“又没丢你的人,真是瞎几把操心!你……”

    叶尘的话音忽然戛然而止,而他原本是斜眼看姜悦的眼睛陡然凝固,随即慢慢睁大,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那震惊的眼神之中,很快就多了一抹说不清的味道。

    姜悦被叶尘的眼神看的浑身都不自在,直接缩回了双手,显得有些拘谨的质问道:“叶尘,你要做什么?”

    被姜悦这话惊醒过来,叶尘嘴角一杨道:“我是该叫你姜公子呢还是应该叫你姜小姐呢?”

    “什么?”

    “叶尘休要胡说……”

    ……

    姜悦如遭雷劈一样定在原地,但她的两个侍女却是立即训斥出了声来。而叶尘耸了耸肩道:“跟你们开一个玩笑而已,干嘛这么紧张?哈哈,放心吧,你们家公子不会变成小姐的,嗯,一定不会的!”

    叶尘之所以改口,并不是那两个小侍女的威胁,而是他感觉到吕文昌的眼神之中竟然迸射出了浓浓的杀意,这家伙竟然这么在乎姜悦是男是女,其中肯定关系甚大。所以叶尘才会立即开玩笑似的改口。

    而在叶尘改口之后,吕文昌轻轻的扯了一下姜悦的衣袖,姜悦这才陡然回过神来,但眼角依旧是带着一丝慌乱。但她很快就盯着叶尘威胁道:“叶尘,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今天我就算是得不到你的消息都要将你打杀出去,你大可以试试!”

    叶尘怯了一声道:“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谁怕谁呢。嗯?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可以看看你们准备的诚意到底够不够了吧?”

    叶尘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简直让人猝不及防,姜悦的嘴唇微张,就连吕文昌都稍微停滞了一瞬间才微微颔首表示可以。

    在叶尘查看那金盘之中装的是何物的时候,铁雄和文师爷都还没反应过来,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怎么就给叶尘查看东西了呢?之前可不是这么准备的啊?

    叶尘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呢,此时他已经掀开了金盘上面的红绸,他直接将红绸揣进了兜里面,顺手也将金盘上面的储物戒指也拿到了手里。

    等看了一下之后叶尘心里就开心极了,因为那储物戒指中足足有上万源晶,另外还有一枚凝元丹,子不过这枚凝元丹只是一般的凝元丹,而且成色更是一般,所以叶尘对此就更没多少兴趣了。

    故而铁雄和文师爷原本还满脸期待的想要看到叶尘脸上露出吃惊或者是激动的神色,但过了两个呼吸之后却是看到叶尘直接撇了撇嘴,似乎对他们的出手并不满意。

    既然铁雄和文师爷都能察觉到的事情,吕文昌和姜悦自然也是感觉到了。

    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姜悦直接盯着叶尘问道:“怎么?你对我们给的价钱不满意?还是说,你压根就没有想过把巫族的消息说出来?”

    这小妞,看似在讥讽叶尘,却是直接给叶尘挖了一个坑出来,叶尘自然是没有这么容易上当,愣了一下问道:“什么巫族的消息?我听说巫族不是早已经灭亡了吗?”

    虽然叶尘已经装的已经够像了,可是盐帮这边已经得到了不少的消息,几乎是已经确定了叶尘在沙漠之中肯定是有发现的,至于是不是巫族祖地还有待考究。

    而就在叶尘的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吕文昌就冷笑道:“呵呵,叶尘,你拒绝的也太干脆太快了吧?还是说,你早已经准备好了应付我们的说辞?”

    原本叶尘对于自己的演技那是十分有自信的,可是哪里知道自己就因为回答太快就被吕文昌起了疑心,果然是越老的家伙越不好对付啊!

    心中感叹一句,随即叶尘开口道:“我和范家主的确是从沙漠之中进入过一片空间,但我们的却是不知道哪里是不是你们要找的巫族。这样吧,为了不让你们吃亏,我们将哪里的一些信息告诉你们,若是你们觉得那是巫族的地方,是你们需要的消息,那就得交钱!”

    吕文昌的眼睛陡然一亮,叶尘虽然有为自己推脱的意思但这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至于源晶,他们身后的势力还会缺少那么点源晶吗?于是吕文昌几乎是眨眼间就点头答应了。

    看到吕文昌点头答应,叶尘心中顿时就冷笑道了起来,因为他又能得到更多的源晶了,一旦吕文昌认定了叶尘他们去的地方就是巫族祖地的话,定然会有兴趣的。

    于是接下来叶尘就当了主要叙述人,将在巫族祖地之中的遭遇和事情说了一些,当然叶尘的话全都是半真半假,甚至还有些完全是虚构的。这些在场之中只有范玉峰判断的出来,但范玉峰那是肯定不会拆叶尘台的。

    随着叶尘不断的描述,原本就安静的现场变得寂静无声,吕文昌听到叶尘的叙述眼睛也是越来越亮,神色也是越来越激动。至于姜悦就有点后知后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