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十三 作品

第五百二十一章:西夏诡计

    盛子玥扯了扯燕卿尘的衣袖:“你也把面具戴上。”

    对于王妃的要求,靖王殿下向来不会拒绝。燕卿尘先戴好面具,才问:“怎么了?”

    “看到了你的烂桃花,嫌麻烦。”盛子玥往旁边卖布料成衣的铺子看过去。

    嘴巴嘟的老高:“怎么在这地方都能见到你的那些莺莺燕燕!”

    只见一个女子,穿着玫粉色齐胸襦裙,外面罩着件绉纱缝制的大袖衫,即便是大冬天的,可这肩颈手臂的肌肤若影若见,很是撩人,是要风度不要温度之芸芸。

    “白姑娘,这舞衣可是正经的波斯货,您看这料子,这刺绣,还有上面缝着的银铃流苏……”掌柜的将舞衣送到白梦盈面前,“您要是穿上这件舞衣,绝对是鬼魅城头一份儿。”

    “这衣裳又没镶金嵌玉,怎么也不值八百两吧。”白梦芸皱着眉,她这大姐怕不是脑子进了水,要花八百两银子买这么几片布做的衣裳。就算买些钗环首饰,也比这破衣裳强吧。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这舞衣是驼队穿越沙漠带来的,自然是要贵些。您们觉得不值这么多银子也无妨,红楼的琪华姑娘也对这件舞衣爱不释手呢,估计一会儿就来买了去。”掌柜的笑眯眯地说,“您再看看别的,咱们这里还有波斯来的金丝倩云纱,做舞衣也是极好的!”

    白梦盈一听琪华那贱妇也要买这舞衣,直接拍板决定:“把这舞衣给本姑娘包起来,芸儿,拿银子!”

    “大……小姐,这衣裳也太贵了些……”

    “到底我是小姐,还是你是?还不快些!”白梦盈一声厉喝。

    白梦芸从怀里摸出荷包,不情不愿地取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这是她们攒了大半年的银子。虽然基本都是客人打赏给白梦盈的,但她揣在身上两日,早就觉得是自己的了,现在拿出来,就像割她的肉一般。

    白梦盈从白梦芸手中抽出银票递给掌柜的,把掌柜找回来的两张一百两的银票揣入袖袋,包好的衣裳丢到白梦芸怀里:“拿好了,要是弄脏了,看本小姐不揭了你的皮!”

    “大姐姐,今时不比往日,咱们得存些体己银子呀……”白梦芸苦口婆心地劝说。

    “你我已经入了官府的贱奴籍,有银子也无法赎身恢复良籍!”白梦盈冷哼一声,“存了银子又能如何?”

    白梦芸被说得一愣,顿时有些恍惚——是啊,父亲贪墨了开凿运河的银子,一夕之间,阖府上下通通获罪,她们这些尚书府的小姐都被冲入贱奴籍……此生除非攀上高枝儿脱离苦海,否则就算有再多银子也还是贱奴。

    白梦盈瞪了眼白梦芸,一脸不屑地往前走去。她这个二妹妹心眼倒是不少,但毕竟是姨娘养大的,眼界也就能看到眼前那么一块而已。

    盛子玥在旁边看了一出姐妹勾心斗角的大戏,脑袋里忽然蹦出一句网络流行语——这娘们儿看着不像好人呐!

    “那个芸儿是白梦盈的妹妹吗?”如果真是姐妹,白家的小姐怎么都冲入了奴籍,这眼下白梦盈一身小姐打扮,那芸儿的衣着却像是个丫鬟?难道说这白梦瑶倒台了,白家就变成这般了。”

    “本王不知道,本王跟她们又不熟。”燕卿尘把脸别到一边。

    “只是,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这鬼魅城有很多药材是用于制毒,估计是来寻药的吧!”

    盛子玥点了点头,打趣道:“还说不熟,竟这般清楚!”

    燕卿尘白眼翻出了天际,捂着胸口一脸的难受。

    “噗。”盛子玥都被逗乐了,靖王殿下还有小情绪了呢,“你桃花辣么多,我都没生气,你气什么?”

    燕卿尘垂首看着小丫头:“要不要试一下家法了,嗯?”

    盛子玥不明所以,权当吓唬人,于是也扬起高傲的小下巴“本宫没在怕的!”。

    燕卿尘刚想把人带去僻静处惩罚一番,眼角余光瞥见一人,冲暗处打了个手势,很快就有人跟了上去。

    盛子玥此时瞥见那成衣铺旁边有间卖首饰的店铺,很有异域风情——一套几只的细金套镯、金流苏耳环、镶嵌宝石的额间坠……

    这些首饰的款式都很别致,盛子玥看上了好几样,这个那个地跟掌柜的讲价钱。掌柜本还想讨价还价一番,只见跟在这位小姐身后的人,取出一方墨玉印章。

    掌柜的马上脸色一变,极为殷勤地按照盛子玥给出的价格,把她想买的所有东西打包好,然后取出账本,写明账目。

    燕卿尘接过账本,扫了一眼,扣上印章。

    “……”盛子玥还有些懵,自己还没来得及发挥呢,战斗就结束了?

    “还看上什么了?”燕卿尘看小丫头此时呆呆萌萌的,觉得十分可爱。

    “没有了。”盛子玥摇摇头。

    “那就再去前面看看。”燕卿尘一手拎着王妃买的东西,一手牵着王妃,往下一间店铺走去。

    在这条街上,盛子玥买到了不少精致有趣的小东西,可惜就是没看到蔬菜作物之类的。估计那些东西值不了几个钱,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售卖不划算。

    “娘子看起来,怎么有些失望呢?”燕卿尘认真询问。

    “没看到有番邦作物售卖的。”

    “我们先找个地方歇一会儿,等下去南市看看,说不定会有。”

    “好。”

    燕卿尘带着米盛子玥走进一座茶楼,小二马上前来招呼:“二位楼上雅间请。”

    小二将两人引进包间就退下了,盛子玥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抬眼便看到,临窗的桌上已经摆好了茶水点心,正中的荷叶盘里,盛着新鲜的荔枝和葡萄。

    盛子玥狐疑地走过去,将桌上的吃食茶饮都检查了一遍,没看出什么问题来。

    “先喝杯茶润润喉。”燕卿尘倒了一杯茶放到盛子玥手边,自己起身往墙上的一副山水画走去,手指往画上一按,发出一声脆响。

    盛子玥不知道燕卿尘在做什么,凑到他身边,也往那画上看去。

    只见那山水画中间一处画着湖泊的地方变得透明起来,居然可以看到隔壁的包厢。

    那包厢里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身穿天蓝色锦袍,头发用玉簪绾着,手中握着一把折扇。打扮得像个读书人,但那一双眼睛却满是精明算计,很有些斯文败类的样子。

    “他是谁?”盛子玥的问话刚出口,就用手捂住嘴巴,他们能看到对方,对方是不是也能看到或者听到他们呢?

    “西夏大皇子,司凤衍。”燕卿尘继续道,“一会儿,能听到对方说话时,可不能出声了。”

    “好。”盛子玥认真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