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黑 作品

第576章 沐浴业火,锻造己身

    “啊啊啊……”

    空气中,回荡起纪默的嚎叫。

    他全身被熊熊业火覆盖,鼻子嘴巴都喷涌着浓烟,似乎无比的凄惨,被烧得哇哇惨叫。

    “纪先生啊,你死得好惨。所谓好人不长命,英雄易夭折,天妒英才呐……”

    四不像眼中渗出大颗大颗的泪珠,很是痛心。

    好不容易遇着了这么一个好主人,却这么被阴死了,让它无比伤悲。

    最重要的是,纪默完蛋,它怕是也难逃这一劫了。

    “呵,当年吾参与了伏杀空虚大仙,现在又亲手单杀了一个惊才绝艳的纪默。事实证明,任你天资再卓越再优秀,若是不识时务,不知进退,终究得落个悲剧结局。”

    明光佛无比得意,大笑着盯向纪默,发出胜利者的宣言。

    亲手抹杀逆天之才,让他内心无比的舒爽。

    “啊……”

    纪默龇牙咧嘴,倒吸着冷气,发出阵阵痛呼。

    当然,并不像外人看到的,他就要玩完了,反而是状态无比的好,身体的进化度在缓慢地提升。

    他这是痛苦并快乐着。

    原来,入魔是纪默故意为之。

    打破黄金牢笼后,他也触碰到了一丝业火,骤然发现,这种火焰能淬炼身躯,促进身体进化,故而就将计就计了。

    此刻,纪默的筋、骨、肉、皮、五脏六腑以及灵魂都遭受着无尽业火的煅烧,他的外表被烧得焦黑一片,但内部却流光溢彩,五脏在共鸣,气血翻涌如大海,每一个细胞都蕴含难以想象的力量。

    这些年,他身体被系统的九霄天雷摧残、洗礼,已经无瑕无垢,金刚不灭。但如今在业火的煅烧之下,又产生质的飞跃,越来越强。

    “进化度:5%……”

    “进化度:6%……”

    “进化度:7%……”

    纪默的身体不停进化,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变得更强了。

    “不正常,这小子究竟是何种体质,这么抗烧?”

    明光佛也感觉到不对劲,觉得很不可思议。

    佛子鸠摩释修成了佛门的金刚不坏体,也仅仅是支撑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烧成飞灰了。

    这小子烧了这么久,怎么还不缺胳膊不缺腿的,甚至嚎叫声还越来越高亢了。

    四不像体内的神力开始衰减,被业火烧得皮开肉绽,也开始发出嚎叫,快熬不住了。

    它觉得纪默是不是有受虐倾向,为何都是被业火焚身,自己叫得鬼哭狼嗷,而纪默却似乎越叫越兴奋?

    太不对劲了。

    “他的肉身,比我的神兽之躯还强?!”

    四不像发现纪默虽然浑身冒烟,但汗毛都没被烧掉半根,一阵失神。

    “业火焚身,那怕是神明也难以抵挡,会被烧成齑粉,吾倒要看你能支撑多久。”

    明光佛发狠,手捏佛印,调动极乐高原沉淀了十几万年的佛韵,疯狂地注入青铜古钟,激发出更多的因果之力,打算不顾一切代价,也要烧死纪默。

    这小子比当年的空虚大仙还要难缠,不弄死他将会后患无穷。

    青铜古钟长鸣,钟体变得晶莹,绽放出层层光晕。

    光晕中,青龙咆哮,鸾凤和鸣,麒麟踏天,无数佛陀虚影在吟诵着至高经文,恐怖的因果之力如同飞瀑冲刷着纪默。

    纪默身上火光冲天,彻底变为一个火人,就连每一根头发丝都在燃烧,他的口鼻也喷涌着火舌,显然内部也烧起来了。

    “看你死不死。”

    明光佛眸光阴冷,能让他耗费这么大的力气,这小子死也足以自傲了。

    “啊,用力……不是,继续……不要停……”

    纪默露出享受的表情,满脸的愉悦,催促明光佛不要停。

    此话语一落,全场震惊。

    就连附近那些被定住的生灵,都惊得身躯直哆嗦。

    这圣佛究竟是个什么怪胎,沐浴业火,意犹未尽,宛如在泡澡,做大保健一般!

    “这不可能,你怎会不惧怕业火?”

    明光佛彻底不淡定了,这超乎了他的理解。

    “我明白了!”

    四不像兴奋地大叫:“纪先生,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算计。故意扣了一块小雷音寺的黄金,诱明光佛这蠢货暗算你,然后借助这业火修炼无上圣体!纪先生,你……你简直是太牛逼了,明光佛被你耍得团团转,这秃驴在你面前,就是个臭弟弟!”

    聪明的四不像脑补了一切,坚定地认为纪默运筹帷幄,设计了这一切。

    从扣下那坨黄金开始,明光佛就落入了他的算计之中。

    纪默无辜地眨巴着眼睛,自己那有什么算计,真的只是想占点小/便宜,那有这么重的心思。

    顿时。

    明光佛一张脸都绿了,感觉自己还真的像四不像所言,被纪默玩弄于鼓掌,耍得团团转。

    最重要的是,他由始至终都表现出洋洋得意,掌控了一切的姿态,原以为胜券在握,不曾想小丑竟是他自己。

    想必,纪默心里一直都在暗中笑话自己,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弱/智,太特么丢人了。

    “卑鄙无耻,你们虚空剑宗没一个好东西。当年空虚大仙就是个阴胚,想不到你比他还要阴险奸诈,你个老阴胚……”

    明光佛肺都气炸了,张嘴破口大骂,口吐芬芳。

    周围的生灵都傻眼了,原来佛也会骂街呀!

    “我儒雅随和,为人纯善,绝非阴胚,你少诬赖我,含血喷人。”

    纪默反驳,维护自己名声,可不愿承认自己是阴险之人。

    然而,说话的时候他的身体绽放出荧光,肌肤表面的黑皮开始脱落,露出里面晶莹璀璨的躯体。

    无瑕无垢,无漏无缺!

    “这是,传说中的混沌道体,还是九劫不灭躯?”

    明光佛瞳孔放大,死死盯着纪默露出的肌肤,呼吸都停止了。

    他能感受到纪默肉身散发出的可怕压迫感,心脏都止不住收/缩,满脸惊悚。

    自己果然是中了这狗贼的算计,助其练就出无上神体!

    明光佛心中一琢磨,心中那个气啊,急忙收功,停止了青铜古钟的催动,可不想再傻乎乎为纪默徒做嫁衣。

    虚空中的因果之力消失,漫天的业火也随之消散。

    四不像大难不死,重重舒了一口气,差些可真的被烤成驴肉火烧了。

    纪默意犹未尽,不过业火锻体的效果已经微乎其微,再烧下去也没什么作用了。

    他望向远处的青铜古钟,两眼发光,这可是一件宝贝,必须抢过来。

    “哼,吾小雷音寺的佛门圣物,岂是外人能触碰的。”

    明光佛冷哼,弹出一指。

    青铜古钟迅速变大,如同一座山岭,破碎虚空,呼啸着砸向纪默。

    呛!

    纪默抬手,轻易接住了青铜古钟。

    “阿弥陀佛!”

    他口宣佛号,身上的魔气瞬间变消散得无影无踪,而恶魔形态也完全消失,恢复人身。

    佛环萦绕在头顶,脚底金莲绽放,身体佛光万丈。

    一念成佛,对纪默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惜一身焦黑,破坏了庄严圣洁的形象,但身上流淌的烟火气息,却是有一种别样的道韵。

    “喜欢玩火是吧,那就让你亲自体验一番。”

    纪默举起青铜古钟,对准了明光佛,一束猛烈的因果之力,射向天际。